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改变

    黎光目送鹤晴带着人上车离开,并没有阻拦。只是脸上笑的愈发得意。

    两个月前范家、卫家先后出事,引发了天岳都的动乱。最后正在研制的小型灵甲失窃,让柳七峰都为之震怒。

    这两个月来,天岳都各个部门组成的专案组,一直都在全力追查这件事。作案的人肯定是早就跑了,但至少要把案件始末搞清楚。

    所以,专案组一直都没解散。

    黎光不是专案组成员,他只是黎家的成员。为什么对这件案子有兴趣,是因为黎家和范家、卫家都是商业合作伙伴。大家都是一个派系的。

    范家和卫家先后出事,这让黎家非常警觉。生怕对方下一个目标就是他们。

    这两个月的时间,黎家也是动员所有力量,积极搜索凶手。

    黎光和黎辉关系不错,知道这小子玩的有点野。从治安总局那拿到的档案他发现了鹤晴,黎辉他们出事的当天,和鹤晴有过密切接触。

    在治安总局的档案里,鹤晴原本被列为了嫌疑目标。并且,也进行了相关查访。

    事实证明,鹤晴只是个意外。她七级的实力,也没资格做这些事。

    鹤晴身上的嫌疑,很快就被排除了。但是,黎光对这个鹤晴却很不爽。他觉得黎辉的死就是因为打赌输给鹤晴,才造成了那样悲剧。

    黎光知道鹤晴家里举行家宴,就找了点关系,很轻松就把人引到了唱吧。

    至于隔壁的魔族混血,其实是他们黎家的地下成员。这一次配合着演一把戏。

    黎光原本想的很简单,趁着这个机会把鹤晴和她家亲戚都干掉,出一口恶气。那个什么赵公子许公子,参与了他的密谋,当然要灭口。

    但让黎光意外的是,九级的牛胜居然被轻易挡了回来。鹤晴虽然只用了一招,但在这个手段上,却显示出了远远超乎牛胜的实力。

    这就太可疑了!

    因为资料上显示,鹤晴只有七级的实力。她现在至少是九级,甚至有可能是十级。

    鹤晴有这么强的力量,却隐藏起来,这就更不合理了。

    黎光到不觉得她和范家、卫家一系列大案有关,但她应该和黎辉、范云鹏等人的死有极大关系。

    黎光也不着急,只要发现了鹤晴的可疑之处,她就跑不掉。

    鹤晴上有父母,下有弟弟,亲戚朋友一大堆。她又才是十七岁的年纪,怎么跑?

    人族的地盘,都用天网密切控制起来。鹤晴就算是跑了,又能跑到哪里去?

    黎光对此到是很有自信,但这么一个有能力又漂亮的女孩,到底该怎么处置呢?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向专案组举报。只是鹤晴修为高明这个疑点,就足以让专案组发疯的去咬鹤晴。

    但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黎光和黎辉的感情是不错,两人差了三十岁,却是一个爹的兄弟。但死了的黎辉,可远没有一个活着的九级甚至十级美女有价值。

    抓住这个把柄,这个美女还不得乖乖的听他的。

    尤其是鹤晴才十七岁,心理脆弱。略施手段,应该就能控制住。实在不行,再弄死她也来得及。

    黎光就是因为想的很多,这才放鹤晴离开。要是把鹤晴带回特别行动局,情况就复杂了。

    当然,黎光也不会冒然行事。要是鹤晴是个疯子,他就危险了。

    这件事他还要筹划一下,准备一个局,把鹤晴牢牢套死。

    黎光也不觉得鹤晴和灵甲失窃这些大案有关。如果鹤晴有那个本事,有那么缜密的心机,今天晚上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对于这一点,黎光还是很有把握的。

    此刻,坐在悬浮出租车的鹤晴,也正在后悔。

    今天这件事,她处理的实在是有太多问题。

    两个月的旅游,也让她完全放松了自己,适应了安逸的节奏。遇到突变,应变完全不对。

    这一次她本就不应该来,她就是想的太多了,结果才出了这种问题。刚才既然的出手,也没有控制好力量,一下暴露出了许多问题。

    更大的问题是,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阴谋。直到黎光出来,才发现了不对。

    反应居然如此的迟钝,这让鹤晴心里满是悔恨。她现在脑子有点乱,已经想不到什么妥善的处理办法。

    杀掉黎光容易,但今天才出了这种事情,黎辉就死了,傻子也知道黎光的死和她有关。

    完成了一系列大事,又顺利脱身,这让鹤晴自信满满。

    今天却是当头一棒,让她意识到了有太多变化是她无法控制的。

    整个世界都被严密秩序笼罩,权势阶层站在秩序的顶点,可以最大限度使用秩序力量。作为一个十级修者,根本没资格和秩序正面对抗。

    别说十级,就算达到十三级,面对人族所有力量汇聚起的强大秩序,她也没多少反抗余地。

    鹤晴不禁想到了老师高正阳,他一直在说秩序是束缚。她并不很认同,因为秩序才是人族基石。

    特别的在末日世界里,无序的混乱让大多数人变成了野兽。在那里生活的越久,就越知道秩序的宝贵。

    鹤晴心神不定的的回到家里,高正阳还是没出现。这更让她不安。

    “老高,高师,高爸爸,快出来啊……”

    鹤晴其实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看到高正阳了,但她修炼进入了正轨,又天天休闲旅游,看不到高正阳到也没什么。

    出了事情,鹤晴发现她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找老师。有这么一根大粗腿还不牢牢抱紧,那才有问题。

    “你叫的这么好听,一定是出事了。”

    高正阳虽然是十四阶巅峰,可也不是全知全能。

    就算是十六阶,距离全知全能也差的远呢。

    高正阳这段时间也有自己的事情,他也不是保姆,没必要整天跟着鹤晴。

    都到了十级了,鹤晴如果还不能保护自己,那也太废物了。

    高正阳教授鹤晴本事,是想让她扛起重任。可不是养着个美女玩。

    直到听到鹤晴的心灵呼唤,高正阳才赶过来。

    “老师,这次真的很糟糕。”

    鹤晴把事情说了一遍,最后一脸求助的问:“老师,怎么办啊?”

    高正阳反问:“你觉得该怎么办?”

    还是那句话,鹤晴都走到这一步了,就要学会自己处理各种问题。要是她遇到十三级强者,他可以伸手帮忙。

    鹤晴也明白高正阳的意思,她说:“到了这一步,就只有一个办法能解扣了。我去灭了黎家,然后暂时失踪。”

    正面对抗秩序是做不到的,但铲掉威胁源头,再跟着进入其他世界,就能脱身。又不至于连累家里。

    “不错,总算有点强者的样子了。”

    高正阳说:“你既然无法照顾家里人,就自己离开,免得拖累。”

    鹤晴其实想恳求高正阳照顾家里人,但她想了一下终究没说出口。以高正阳的身份和能力,想要照顾就会照顾,不想照顾她说了也没用。

    这条路终究都是她自己选的。包括偷灵甲,都是为了洗清自己身上嫌疑。一切都是源于她的那次自以为是的冲动。

    结果,就像打开了深渊大门,她一只脚踩在里面越陷越深。

    “如果给你重来的机会,让你回到杀范云鹏前一秒,你会怎么做呢?”高正阳问。

    “我还是要杀了他们!”

    鹤晴回想起来这一切,并不觉得后悔。

    范云鹏这些垃圾,就该杀。她掌握了强大力量,要是连自己尊严都无法维护,力量有什么意义。

    高正阳到是很欣赏鹤晴的果决和独立,出了这种事情,并没有想着找他擦屁股,也并没怪他不帮忙。

    这个徒弟还是挺不错的,能搞清楚情况。

    这种心意情绪上的微妙变化,是瞒不过高正阳的。

    “去吧,我会在背后挺你。”

    “这一点都不好笑。”

    话是这么,鹤晴还是忍不住笑了。不管如何,有高正阳在后面支持,她的心就了支点。

    高正阳伸手在鹤晴眉心轻轻点了一下,“这是我最近的研究成果,先给你试用。”

    鹤晴眉心一热,识海中就多了两具人形灵甲。

    这两具灵甲正是鹤晴从研究所偷出来的,但其内部构件核心法阵都被重新调整过。已经和原本的灵甲有了本质不同。

    天岳都的研究也持续了几千年,在灵甲的细节方面做的非常完善。从驱动法阵到星甲各部分传动,法器配置,星甲外甲等等,都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

    这也是人族的传承没有断绝,法术理论不断完善。灵甲就是人族各种技术大成作品。

    高正阳虽然厉害,也很难在短时间内独自做出先进的灵甲。

    几千年的传承,不但有亿万智者的智慧,还经历了亿万万次的实验实战。这些宝贵的经验智慧,是十四阶力量都无法取代的。

    为什么神主喜欢创造神国,因为神国自成一个世界,能够养育智慧生灵。聚集的亿万万智慧生灵,虽然完全被神主制约,但他们的聚集的智慧和能力,却又远远超过了神主。

    高正阳拿到了两具灵甲,拆解分析,这才轻易掌握了几千年智慧结晶成果。他在设计方面没多少天赋,但他等阶高,见识也广。

    人族现在的灵甲水平,和星力宇宙的星甲大致相当。细节方面,还不如星甲。虽然驱动力量不一样,但灵甲和星甲的本质却是一样的。

    高正阳吸收了星甲的优点,又用各种特殊材料重新加工了两具灵甲。

    现在这两具灵甲,从外形上已经和鹤晴变身后一模一样。包括在一些细节伪装上,都异常神似。

    鹤晴看着两具灵甲,就像照镜子一样。她甚至能在灵甲上感应到独属于她的微妙气息。

    “灵甲怎么变成这个样子?”鹤晴非常惊奇。

    灵甲外形也是经过千百次的设计,才最终成型。每个细节里都有着众多智慧。这样完全依照她样子做成的灵甲,改变就太大了。

    “这两具灵甲,使用了太多特殊的材料,不可能量产。就是留给你用的。”

    高正阳说:“有种很高妙的法门叫一炁化三清。这两个灵甲就可以分别使用神识和心灵去驾驭。当做你两个分身。”

    “尤其是这个心象灵甲,可是我独门秘法。”

    高正阳说起这个也颇为得意,诸天万界有很多强者精通心灵力量,但像他这样十四阶的心灵强者,却应该没有。甚至十三阶的都没有。

    心灵力量属于后天力量,一个智慧生灵只有生出灵智,经历了一定生活,对于世界有了清晰认知,才能生出心灵之光。

    纪元的超级强者,无一例外都是先天就有着无比强大力量。这些力量传承下来,才成了现在纪元万界的各种力量源头。

    所有先天而生的强大力量,就不太可能理解后天心灵力量。就像梦蝶鱼这般生命体,明明掌握所有生灵的梦境,自身智慧却算不上多高,完全被法则所束缚。

    高正阳制造这具心象灵甲,理论上操控距离是无限的。譬如他在人界,都可以操纵着灵甲去混元界。

    但这也只是理论,除了他之外,很少有人能用心灵之光横跨世界的屏障。鹤晴距离这一步差的更远了。

    好在天鹤九变中有专门修炼心灵之光的法门,鹤晴在炼体上没什么天赋,但在心灵上却很强,勉强已经达到九级的层次。

    高正阳说:“神识遥控灵甲,很容易被干扰。虽然神识波段可以通过加密,但针对神识层面的力量太多了。一个粗暴的神识震荡,就可能破坏你对灵甲的控制。

    心象灵甲不同,没有相应的特殊力量,几乎无法干扰。以你的能力,这具灵甲的遥控半径三万公里左右。足够你用了。”

    “你熟悉一下这两具灵甲的操控,对你很有帮助。”

    高正阳说:“时间紧急,你先去末日世界练几年再说。”

    也不容鹤晴反对,高正阳一拂袖,就把鹤晴送到了末日世界。

    鹤晴虽然是十级高手,但想要如意操控两具灵甲化身却不容易。必须要经历众多实战,这才能真正掌握化身的力量。

    对于人界来说,几分钟的时间不值一提。

    但几分钟后重新出现的鹤晴,却已经在末日世界里战斗了几百天了。

    两界的时间流速总在变幻,这让鹤晴很怀疑末日世界的真实性。但就她的能力来说,却怎么都看不出末日世界的问题。

    最合理的解释,就是高正阳能操纵两界世界流速变化。不过这些也不是重点,鹤晴转就集中精神,考虑起下一步究竟该怎么做。

    两个灵甲化身的确好用,甚至因为灵甲材质的问题,比她本体更强横。而且有两个可以远程操控的分身灵甲,能玩的花样就太多了。

    要不是她被黎光撞破了身份,只凭这两个分身,她就有很多办法洗清自己身上嫌疑。现在却没什么别的办法。只能硬干了。

    “去吧。加油!”

    高正阳一脸鼓励的说:“命运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有资格称为强者。徒有力量,却只能随波逐流,那就是废物。”

    鹤晴点点头,她总觉得高正阳的笑容有种说不出的味道,但仔细看又看不出哪不对。

    鹤晴心里的一丝疑惑,在看到黎光后就迅速消散。这个时候,可不是适合想别的。

    能轻易找到黎光,也是鹤晴在他身上留下一丝心灵印记。

    黎光正在一栋豪宅里,和几个男人在聊天。

    这群人举着酒杯,说的话题正是鹤晴。

    一面光镜上,鹤晴立体影像在慢慢旋转。这个立体影像上还表明了各种身体数据。

    “啧啧,这个女人腿可真美,脚也美……”

    “真是极品美女,我居然没印象!”

    黎光满脸讨好的说:“这女人有把柄在我手里,只等我收服了调教好,就请两位好好品尝。”

    “哈哈哈哈……”

    一个富态男子笑着摆手:“君子不夺人所好。好东西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另一个满脸阴鸷的家伙则说:“你要小心点,万一这女的真和黑夜妖姬有关系,那就麻烦了。”

    鹤晴知道,所谓黑夜妖姬就是特指她。因为她总是黑夜出动,又妖异不可捉摸。虽然没有留下任何影像,却有不少人见过她。

    “不会的。我调查的很清楚。这女孩身家清白,就是偶然得到了传承。”

    黎光调查过鹤晴的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