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她竟然敢不联系他

    

第六十章 她竟然敢不联系他!



    来了。

    苏熙知道见面莫怡安肯定要说的就是这个。

    “这还需要你提醒我吗?”苏熙模棱两可的回答道。

    她不会去参加,这是肯定的。

    有关她和傅越泽的那些事情,苏熙也并没有想和莫怡安说。生活是自己在过,怎么可以拿自己的难题去困扰别人?更何况在莫怡安即将订婚这么高兴的节骨眼上。

    和她说,她肯定会想方设法去帮她,甚至可能直接闹到傅越泽面前去。不要怀疑,莫怡安就是对她这么维护,她就是这么直爽又看不得朋友受半点委屈的人。她相信法律,相信正义,但这些形式上的东西对于苏熙来说,一点都具备任何的可靠性和可行性。

    她不想冒半点险。她输不起。

    至于贺静宇,让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烂到肚里去吧。大概今生她都不会再归国。

    “好啦,准新娘,看在我这么勇于认错的份上,你就原谅我了吧。”苏熙从自己的座位上饶个弯到莫怡安那里,和她挤一起,摇着她的肩膀,“你这么大度这么善良,对不对?”

    莫怡安好笑的望她一眼,任由她在她身上乱摇晃,“行了行了,原谅你了,下不为例知道吗?!”

    两个小家伙都懒得理她们了,纷纷埋头吃东西,闻言,皆抬头给自家干妈点一个赞。

    “干妈,你真是太好啦!”苏梓轩吹捧道。

    “干妈,你看我妈妈的尾巴要翘天上了。”苏梓宸吐槽道。

    苏熙怒瞪他一眼。

    儿子,这种时候麻烦就不要扯老妈后腿了好吗?

    知道自家妈妈求原谅有多么的不容易吗?

    苏梓宸说完,又埋头吃饭,理都未曾理会她……

    和他们母子三人在一起实在太欢乐,莫怡安笑得嘴巴都合不拢,半天才开口说道:“这下你来a城就好了,我结婚的时候还愁着没伴娘,正好你来了,你就给我做伴娘。”

    伴娘?

    苏熙一愣,脸上的笑容僵了僵。

    “那个……”苏熙呐呐,“你觉得我都已经是两个儿子的妈,当伴娘合适吗?”

    “怎么就不合适了?”莫怡安正色道:“你又没结婚,怕什么?人家结婚都可以新娘抱着孩子进礼堂,你一个伴娘而已,怎么就不允许有孩子了?”

    “我的婚礼我做主,我说你能行就能行。”莫怡安相当的认真,笑着又说道:“我两个干儿子这么可爱又这么帅,到时候当干妈的小花童,保管羡慕死别人。”

    苏梓轩仰头笑嘻嘻。

    苏梓宸皱了皱眉,什么也没说。

    “只怕我到时候不在a城……”苏熙脸色微僵,有些迟疑的说道。

    “不在a城?”莫怡安瞪大眼,用足以杀死人的视线剐了苏熙一眼:“你不在a城你还在这找工作?你少骗我。就算不在a城了,天涯海角你都得给我飞到面前来!飞机票住宿费我全包,还管你吃喝玩乐!”

    苏熙:“……”

    敌人太强大,我军已阵亡。

    酒吧超豪华包房内,傅越泽一个人在喝酒。

    “是哪个女人,竟然让我们傅少爷也独自喝起闷酒来?”贺静宇本来在隔壁有约,听闻傅越泽在这里,心情很差,还将包间内的所有人都赶出去,贺静宇特地拿了酒杯进来瞧瞧。

    一看就发现傅越泽前面好几个空酒杯。也就傅越泽这样的酒量,到现在还没醉。

    傅越泽淡淡瞧他一眼,没说话,把手上的酒一饮而尽。

    “让我猜猜。”贺静宇的酒杯朝着傅越泽正在添酒的杯子碰了下,“苏珊?琳达?莫妮卡?……”

    “都不是?”傅越泽看都懒得看他一眼,他又说道:“b城那个苏若熙?”

    这下终于抬头:“你别打她主意。”似认真的在贺静宇面前声明道。

    “还真是她?”这下,贺静宇笑了。“你可别误会,我对她一点意思都没有,特别是……她都已经是你两个孩子的妈。”

    傅越泽盯他看两秒,嘴角浮起一抹笑,拿起酒杯和贺静宇对碰,此时不需要言语,双双一饮而尽。

    “说说,你今天这样……”贺静宇看看这满桌子已喝和待喝的酒杯,问道:“是怎么回事?”

    “那女人!”对贺静宇无需隐瞒,傅越泽恨恨的说道:“我四天没回家,她竟然一个电话都没打给我,连个短信都没发一下!”

    他还记得,他们那天不欢而散。

    她竟然没有想过来示好一下,请求他的原谅?

    真是该死!

    被人忽略的感觉真是太让人不爽。

    而且不止这几天,从b城到a城,傅越泽发现,她竟然从来没有一次主动联系过他。叫他怎么不恼?

    “就为了这个?”贺静宇一下就笑了,看傅越泽的眼神里面层层叠叠都是笑意。

    傅越泽不悦的皱眉,说道:“她不该肖想太多不属于她的东西,我可以给她希望的一切,除了婚姻。”

    “她朝你逼婚?”贺静宇问道。

    “这倒没有。”傅越泽摇头,想起四天前在车上两人的争执,脸色十分不好:“可是她就是那个意思。”

    不得不说,谣言就是这么产生的。如果苏熙知道傅越泽竟然这么说,肯定无语凝噎。

    “女人向自己喜爱的男人要求婚姻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贺静宇笑笑,眼神中闪过一丝落寞,这些年他想向他喜爱的女人给予婚姻,还找不到人呢。“不给她婚姻,然后呢,你厌倦了就随意把她扔开?”

    “我不会那么做!”傅越泽挑高眉,神情略激动。

    “你怎么证明?”贺静宇笑问:“你能保证十年后你仍然喜欢她,对她抱持高度的兴趣,你保证十年后依然不离不弃,即使你已经娶了南宫静,而南宫静又再为你生了一对儿女?”

    傅越泽沉默了。

    “至少,我可以保证她以后的生活无忧。”半晌,他说道。

    “得了吧。”贺静宇笑出声,“你看,你连十年都无法保证,一辈子那么长。”

    “况且,她要的不是这个。”

    一个能将两个儿子独自带大六年的女人,会在乎这些身外物吗?会为这些身外物就低下本该可以高高仰起的头?

    想想都绝不可能。

    “你又知道她要的是什么?”就那么了解她?还找了她六年?

    傅越泽脸色极不好。

    贺静宇不知道他又在生气什么,但是他一点也不介意。难得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