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划

    

第一百三十章 一切都是他一手策划



    傅越泽一脸冰冷的神色从病房里面出来,动作轻柔的关上房门。(魔域口袋版http:///android/juesebanyan/1373.html)

    “泽……”南宫静泪水涟涟,凄楚的望着傅越泽。

    门口是傅越泽派来守在苏熙门前的人,还有警局留下的守南宫静的两个警察。

    傅越泽冷冷的朝着黑衣守门人看了一眼,“还不把她拉回她的病房。”

    那两人被傅越泽看得寒毛直竖,听到傅越泽的话,马上便冲到南宫静的面前去,将她双手一夹,便往她的病房走。

    “你们要做什么?放手!泽,你不要这么对我,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怀着我们的孩子被苏熙推下楼,我们的孩子没有了啊,苏熙害死了我们的孩子,泽……”

    南宫静叫声凄厉,挣扎着。

    那两个警官面面相觑,他们知道南宫静所犯下的罪,对她颠倒黑白的能力感到十分震惊。

    “让她闭上嘴!”傅越泽不自觉的扫了身边的门一眼,眉头微皱,说道。

    “唔唔……”南宫静的双眼中饱含绝望,挣扎着被那两个男人架了回去。

    南宫静被拉进房后按在床上,还挣扎不休。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

    “是谁允许你们这么做?我是南宫静,你们竟然敢这么对我!”

    “放开,我要去找泽……”

    南宫静本来才流产,身体很虚弱,可是她的力道却大得惊人,两个大男人,要用十足的力气,才能将她制服。

    “你们都出去。”冰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南宫静感到制服她的力量一松。

    她猛的抬头,看到站在门口的人。

    “泽……”从床上跳下,她差点跌掉,跌跌撞撞跑到傅越泽的面前,她什么都顾不得,“我是被逼的,泽,如果我不那样做,我们南宫集团就得不到资金支持,工程停摆以后,后果会非常严重,泽,我真的是被逼的啊……”

    南宫静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拉着傅越泽的衣服,哭喊着解释。

    傅越泽神色冷淡,朝着那两个杵在房间里男人摆了一下手。那两人便迅速离开了房间,出去以后,顺带关上了门。

    “你真的以为,我是今天才知道这件事?”

    等南宫静哭够,傅越泽淡漠的开口。

    南宫静浑身一僵,“泽……”

    “你这么聪明,不会以为这些照片凭空就会冒出来吧?还有那些挂上网的视频,你看过了吗?”傅越泽又说。

    南宫静脸色惨白,不可置信的后退两步。

    “泽,是你……”她的手颤抖的指向傅越泽,瞬间被抽中全身的力气一样,另一只手虚弱的撑着床尾,几乎要站立不住。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南宫静无法接受,朝着傅越泽大声哭喊:“泽,我那么爱你,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毁了我?!……”

    声音凄厉,夹杂着无尽的痛意与不解。

    那些照片,那些视频,她的骄傲,她的尊严,她的一切,全部都毁在了里面,全部!

    面对南宫静几欲疯狂的举止,傅越泽的神情变也未变,眉目间皆是冷清索然。

    “你这么做的时候,早该预料到,今天这种结果。”傅越泽说道。

    “不,我不相信,不是你!不是你做的对不对,泽,你在骗我对不对?你只是生我气,气我背着你有了别的男人。”南宫静执着的往前轻轻的迈了两步。

    只是那两步步伐很小,还没平时她的一个步子大。

    “我为什么要为这种事情生你气?你有多少男人与我何干?”傅越泽冷冷的看着南宫静:“南宫成拿以前的旧账来威胁我。他倒是提醒了我,把以前的事情做个结尾,现在他就是把资料交给警方,也会被判别为文件无效。你以为就只有南宫成握有我的把柄,而我没有南宫集团的吗?相信现在警方已经收到检举资料。南宫成一天都没来吧?他已经先你一步,到监狱等着了。”

    “不,不是这样的。”南宫静摇着头,“你骗我,你骗我!”

    傅越泽冷眼看她,心中牵挂病床上的苏熙,转身欲走。(美女图片)

    “别走!我不准你走!”南宫静的动作却比傅越泽更快,上前猛的一把抓住傅越泽的手臂,“傅越泽,你要去见苏熙了对不对?你一直陪着她对不对?她到底有什么好?我比她好千倍万倍,你却喜欢她,不喜欢我?”

    南宫静哭着问道。

    她心中满是绝望,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你的好你怎么可能会明白?”傅越泽甩开南宫静,直视她,说道:“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和她相提并论。”

    “泽……”南宫静不管不顾的上前抱住傅越泽,就像是抱住最后一根浮木,“你原谅我好不好?以前都是我不好,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

    她失声痛哭,太多的打击兜头向她砸来,她措手不及。

    但是她知道,只要傅越泽愿意,他可以帮助她解决目前的一切困境,她能祈求帮助的,也只有他一个人了。

    虽然,这一切都是傅越泽一手策划。

    关键时候,南宫静仍然能清晰的分析出目前的局势,抓住最有利于她的一方。

    但傅越泽无为所动。

    “回到以前?”傅越泽冷冷勾唇一笑,勾起南宫静的下巴,他眼里的冷意让南宫静胆寒,她的心层层下坠,跌落入深不见底的黑暗。

    “你害死了宸宸,宸宸是我和苏熙的儿子,你认为我会放过你,放过你们南宫集团?”

    “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伤害我的家人,伤害苏熙。你所做过的一切,都由你和南宫集团,共同承担。”

    “还要我说得更明白吗?”

    傅越泽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

    仿佛最后一丝力气都被抽干,南宫静跌坐在地上,“都是苏熙的错。她不该和我抢你,她不该生下你的孩子,她不该让你爱上她……”

    “没错,我害死了苏梓宸,但是苏熙她也害死了我的孩子啊!我和你的孩子!它还那么小,才四个月!”

    傅越泽这时已经转身,闻言回头。

    “你肚子里的孩子,你确定那是我的种?”傅越泽冷哼了一声。

    南宫静迎上他的视线,“那一次你喝醉……”

    “你真的以为我喝醉了吗?”傅越泽问。

    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