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不一样的傅越泽

    一夜辗转反侧,苏熙的心情无法平静,一会想着苏梓宸一会想着傅越泽,她甚至无聊的听着窗外雨声。 hp://772e6f742e6f%6

    早上八点,苏熙顶着黑眼圈一脸疲惫的从床上爬起,昨晚后半夜她做了一个噩梦,在梦里她不停地追逐着苏梓宸的背影,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追赶上苏梓宸。

    后来,傅越泽突然出现,他拦腰抱住了她,对她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他甚至警告她,前面的那个孩子根本不是苏梓宸,而是一个魔鬼,让她不要再执迷不悟。

    再之后,她就彻底清醒了,摸摸枕头,竟然泪湿了枕头。醒来的时候,不过凌晨三点,却再也无法安睡,她就这样闭着眼保持着清醒直到八点。

    上午九点,傅越泽准时出现在年宅,苏熙刚用完早餐,正一脸憔悴的哄着年星辰,年星辰不满苏熙给她安排的健康餐,正在做“绝食抗议”。

    “不想吃的话,零食也不给你了。”苏熙威胁着年星辰。

    “唔。”年星辰不满的发出声音。

    “小孩子要吃得健康一点,不能老是吃零食。”苏熙的口气温和了点。

    “哼!”年星辰别过脸,冷哼了一声。

    “你说说你像谁,一点也不听话。”苏熙捏着年星辰傲娇的小鼻子说道。

    “不要妈妈,要爸爸。”年星辰委屈的说着,她现在好想年司曜,爸爸才不会像妈妈这样讨厌。

    这一句引来了傅越泽的侧目,像是在提醒他。是啊!苏熙与年司曜也有一个女儿,他们是合法的夫妻。

    傅越泽深深地担忧起来,或许真的找回苏梓宸,也无法挽回他与苏熙。年星辰需要一个完整的家,苏熙这么疼孩子,又岂会……

    傅越泽强迫性的自我终止了脑中的乱想,一切尚未开始,他这样轻易言败,可不是他的风格。

    “我来吧!”傅越泽见苏熙根本拿年星辰一点办法都没有,便好心伸出援手,也顺带在苏熙面前表现一把。

    苏熙不可思议的看向傅越泽,刚刚她确定没幻听。“我来。”傅越泽见苏熙只是看着他却不作答,便再次强调了一遍。

    “你……你会哄孩子?”苏熙现在想出门看看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升起。

    “试试。”傅越泽小小不爽,竟然被苏熙看低。

    手一抖,苏熙差点将勺子摔地,她觉得傅越泽怪怪的,谈不上哪里不对劲,总之是哪哪都不对劲。

    见苏熙一直是走神状态,傅越泽便不再与苏熙废话,他径直走了过去,而苏梓轩自然乐意看爸爸在妈妈面前大显身手。

    傅越泽夺过苏熙手中的碗勺,他对着苏熙邪魅狂狷的一笑,害的苏熙差点心脏没跳出来。

    “宝宝。”傅越泽用着有史以来最温柔的声音。

    一旁的苏熙鸡皮疙瘩掉一地,她赶紧离开现场,这简直太可怕了,温柔的傅越泽要比平时冷冰冰的样子更可怕。

    傅越泽下定主意要哄得年星辰的喜欢,年星辰还小,应该还没有记事,如果无法略过这个小家伙,那么就爱屋及乌,连同这个小家伙一同收服。

    “宝宝,是不是最乖的?宝宝是不是最聪明可爱的?宝宝是不是应该好好吃饭?”傅越泽也不知道在哪里学的,总之也不管他三七二十一,就直接脱口而出。

    这下子不仅仅是苏熙隔夜饭都要吐出来,就连苏梓轩也恶寒的抖三抖,这样的傅越泽果然杀伤力很强。

    “嗯。”年星辰疑惑的点头,其实根本没听懂傅越泽叽里呱啦说的一堆。

    不过傅越泽的美男计还是很有用的,年星辰看着眼前“赏心悦目”的男人,比爸爸还要好看的叔叔。

    之后,年星辰就没骨气的妥协了,苏熙惊讶的瞪大眼,没想到傅越泽还能哄小孩,她都不得不反思自己。

    明明她已经是带过两个孩子的妈,怎么会搞不定自己的女儿,关键是最后被傅越泽摆平了,她的心情此刻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实则他们都忘了一件事,年星辰作为一个正宗的吃货,刚刚的“绝食抗议”让她倍感饥饿,或许苏熙再坚持一会,年星辰就会妥协。

    搞定了年星辰,傅越泽不无得意的朝着苏熙眨了眨眼,像是一个急于邀功的小学生。苏熙勉强的笑了笑,她分明看见傅越泽眼底的那一丝丝小讥讽,她就知道傅越泽一定是“得寸进尺”的人。

    “过来。”傅越泽抢先一步开口。

    “嗯?”苏熙疑惑不解的看着傅越泽,他要让她过去哪?

    “难道要让我喂孩子?”傅越泽勉强哄孩子就已经给足了苏熙面子,他怎么可能喂食年星辰,这要比让客户签合同难多了。

    喂饱年星辰,约定好的九点早就过了,还缺几分钟就到十点。

    傅越泽不得不催促苏熙,“苏熙,快十点了。”

    “你是不是很急?”苏熙关切的问道,随后又接着说道:“如果很急的话,我们不如下次再约。”

    傅越泽见苏熙想逃脱这次约会,他有些不悦的皱起眉头,而苏熙还在自顾自的解释,“星辰身上脏兮兮的,我要把她洗干净,估计十一点之前出不了门。”

    傅越泽勉强挤出一丝笑,随后淡淡的说道:“那索性中午一起用餐。”

    “啊!”苏熙没想到傅越泽会这样回应,一时间都忘了推辞。

    “跑马场,我们可以下午去,上午你有大把时间处理你的事情。”傅越泽做出退步。

    以退为进,苏熙算是彻底败在傅越泽手中,她只好笑着感谢傅越泽的“体贴入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