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爬山并不轻松

    “不,你继续调查。 ”苏熙根本不在乎那几个钱,只要能找回苏梓宸,再多钱都愿意花。

    “已经查不下去了。”莫白歉意的说道。

    “你不怕砸了你的招牌?”如果连莫白都放弃了,苏熙不敢想,还会有谁能够帮着她找回宸宸。

    “怪我能力有限,以前我太过狂妄,经过此次的教训,以后我会……”莫白诚恳的说道。

    “莫白。”苏熙打断了莫白的话。

    “我再给你三个月时间,如果再找不到,我们之间就和平解约。”她不允许莫白现在就放弃,至少再给她三个月缓冲期。

    从莫白侦探事务所出来,苏熙内心更加失望,无论多么努力,还是找不到宸宸。

    到底是谁带走了宸宸,到底是谁?

    难道真的是傅越泽的仇人?

    难道那个人有通天的本领?

    苏熙带着满腹疑问坐上出租车,原想着出去转转散散心,这下子心情变得更加沉重了。

    “请问您去哪?”

    她自嘲的笑了笑,改变直接回年宅的主意,对着司机说道:“去西山。”

    她想要去爬山,或许运动运动出出汗,心情就会变好。

    红叶染红了整片西山,苏熙出神的看向山顶,层林尽染,山上还残留着些秋天的气息。

    到了西山感觉温度都高了点,a城的街道太过冰冷。

    想起当年班级组织去西山春游,那时候满山郁郁葱葱,一派向荣生机勃勃。

    西山常年接待外地的游客,这是一个还算热闹的地方,苏熙一路上听着别人的欢声笑语,被他人的快乐感染着。

    登山是一个吃力的过程,刚开始是轻松愉悦,后来会越来越累,直至耗尽全部力气。

    苏熙弯下腰,大口的喘气,好久没有运动的身体,一点也不适应这样强度的爬山。

    原来爬山也是一件累人的事情,对于某些人来说,爬山也要列入高强度运动了。

    登山的过程中,苏熙一点也感觉不到冷,身上不断冒汗。偶尔她会停下来擦擦额头的汗,不时有人偷偷看她。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攀爬,终于登到山顶,苏熙在打磨光滑的石凳上坐了下来。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好奇的投来打量的目光,人们纷纷在心里猜测着苏熙的身份。

    淡妆的苏熙,看上去青春十足。如果能从心里挖去那些愁闷,此刻她将会是一个发光体,可是愁闷让她黯淡了不少。

    女人不能考虑太多,不能在乎太多,不能太过为难自己,不然面容会过早衰老。

    苏熙笑起来的时候,宛如二十来岁的学生,紧抿着嘴一脸愁容的时候,又好似过三的熟女。

    一个人的面部表情有时候会起到非凡的作用,在a城,苏熙快乐的太少。

    或许当初就不该留下来,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她好像过了几个世纪。老天爷给了她机会,又残忍剥夺那个机会,找遍天下也寻不到苏梓宸,这是惩罚吗?

    如果有惩罚,一切冲着她来就好了,为什么要苏梓宸承受那些?

    天早早就黑了,夕阳晚霞,一切显得难能可贵,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这么久违的东西。

    在市区每天忙忙碌碌,已经很少像儿时那般抬头向上看,她错过了天空的美丽。

    她低头看向山底,那里有清澈见底的湖水,湖光十色。天际的一抹绯色吸引了苏熙,就这样看云卷云舒,天黑天亮,好不惬意。

    山上越来越冷了,苏熙缩了缩身体,她该下山了,等会天黑了,就不好返城。

    年宅,厨房精心准备的晚餐,没有人愿意享用。直到晚上八点苏熙才回到家,年司曜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向苏熙,欲言又止。

    经过好几次的尝试后,最终年司曜从沙发上起身,径直从苏熙身旁穿过。

    两个人没有任何语言交流,年司曜有他自己的方式,他一定要苏熙回心转意。

    这一夜,年宅只有年星辰安然入睡,其他人都各怀心思。尤其是年司曜,辗转反侧,怎么也无法入睡。

    美国nsul疗养院,安静平和的一天。

    韩院长意外的迟到了半个小时,带着一身晦气,哭丧着脸。

    刚到疗养院,韩院长就匆忙的赶去办公室,换上白大褂,其他的医生早就出去查房了。

    “韩院长。”韩院长刚走出办公室就听到有人喊他。

    “嗯?”韩院长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

    远远的走过来一个笑容温暖的女人,韩院长记得每次见到这个人,她都带着明朗的笑,一个让人愿意亲近的女人。

    “蓝。”韩院长露出友善的笑,这个叫蓝的女人是他难得的知己,他们那般相似又那般迥异,相遇的时候只恨相见太晚。

    韩院长带着叫蓝的女人回到办公室,示意她坐在自己桌边的位置。

    “你怎么在这?”

    “上次那件案子的当事人被送进你的疗养院,刚找他做完笔录,顺便来看看你。对了,吃过早饭没?”蓝警官提起手中的纸袋晃了晃。

    “还没。”韩院长抬眼想了想家里没做完的早餐,还有那乱糟糟的厨房,难道他真的没有做饭天赋?

    “你们这些医生啊,道理比谁懂得都多,却仍旧不好好照顾自己,”蓝警官边说便从纸袋里拿出三明治和一盒鲜奶,把包装一一剥开递给兀自发呆的韩院长,“牛奶刚热过,趁热喝。”

    “谢谢。”韩院长随手拿过牛奶,思绪还没从早上那顿还没有做完的早餐移回来。

    “喂!”蓝警官凑近韩院长,右手轻轻拍了拍他肩膀,“我这么个大活人站在这里,你感受不到的吗?”

    “抱歉。我今天有些不在状态。”拉回韩院长思绪的是蓝警官下手极重的一击。

    “就你现在这样,真的不会耽误病人吗?快吃早餐,吃完陪我出去走走。”

    “也好。”韩院长点点头,拿起三明治慢悠悠的吃了起来,蓝警官将手撑在脸边,饶有兴趣的注视着他,不忘第一时间递上纸巾。

    吃完早餐,二人便沿着疗养院散步,韩院长一直沉默不语。

    “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可以同我说一说,让我开心一下。”蓝警官说罢,低声笑了起来。

    “额?”韩院长顿了顿,“我看起来不开心?”

    “你的不开心都写在脸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