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与Artemis撇清

    说的兴起,年司曜非要邀请傅越泽与他一起品酒。 hp://772e6f742e6f%6

    苏梓轩与苏熙面面相觑,这两个男人不是水火不容,这会子怎么称兄道弟。

    苏熙感觉短短一夜的功夫,整个世界都颠倒了。

    餐桌上,年司曜与傅越泽你来我往,不到一会子功夫,拉菲就喝掉了一半。

    苏熙摇晃着面前的酒杯,比起男人们的狼吞虎咽,苏熙这才是真正的品酒。

    虽说两个男人说说笑笑,但眼神一直在过招,刀光剑影。好好地一瓶拉菲也变成了用来灌倒对方的工具,年司曜心情大好的说道:“我有一箱子拉菲,尽管喝,不醉不归。”

    有些话不喝醉了又怎么说得出口。

    傅越泽冰冷的眸子闪过一抹嗜血的精光,就算是在酒桌上,他也要与年司曜战个胜负。

    浓香的酒味,熏得年星辰醉醺醺,苏熙将年星辰揽入怀中,她看见年星辰清澈的瞳孔有种说不出的干净。

    微微红晕的脸颊,看上去格外的可爱,她的牙齿还没有长齐,小巧的乳牙让苏熙想要伸手摸一摸。

    大家都有了醉意,微醺的午后,红酒落入口中,迅速在味蕾上传递开来。

    如果醉,不如一起醉。

    苏梓轩尝了一口红酒,并未觉得有什么异样,他嘴角的笑意荡了开来。

    没过多久,红酒的后劲上来了,苏梓轩一双眼变得红彤彤,如同可爱的小白兔。

    一切美好的像是一场梦。

    直到年司曜没有温度的声音打破了这场美梦。

    “傅越泽,我给你一次机会,我们公平竞争。”

    苏熙听到此话时,一张脸顿时更红了,好似回到了校园时期,一个男孩对着另一个男孩信誓旦旦的挑衅,为了争取同一个女生。

    “公平竞争?”傅越泽佯装成醉酒的模样,他眼里带着一丝迷醉的说道。

    “对,我知道你放不下苏熙,我也放不下,不如我们各凭本事,看苏熙到底会选择谁,以一个月为期,怎么样?”年司曜带着一丝醉意说道。

    苏熙诧异的看向年司曜,他是疯了吗?

    多想捂住年司曜的嘴。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傅越泽爽朗的笑了,年司曜的提议正合他意。

    “疯了。”苏熙愤然离桌。

    她又不是物品,任由着他们这般打赌。

    苏熙抱紧年星辰,带着晕乎乎的年星辰上楼。

    年司曜的眼里涌出一股阴郁,不过片刻功夫,又重新挂起了笑。

    “傅越泽,我一定不输你。”

    “那就走着瞧。”傅越泽将眼中的情绪遮掩,他偷偷看向不远处的苏熙。

    苏熙穿着月白的裙子,因为在家的缘故,脚上穿着毛茸茸的棉拖,远远的就能感受到她身上的暖意。

    “轩轩,找妈妈去。”傅越泽用话哄着苏梓轩,他有些话想要和年司曜单独说。

    苏梓轩已经被傅越泽调教的百分百听从他的话,他刚吩咐完,苏梓轩就立马做出反应。

    “妈妈,等等我。”苏梓轩在楼下喊着苏熙。

    餐桌上只剩下傅越泽和年司曜,他们一扫之前的醉态,眼神清明的看向彼此。

    “年总,是在向我下挑战书?”傅越泽率先开口。

    纤长浓密的睫毛带着惑人心魄的弧度,随着傅越泽的动作抖动着。

    “傅总,作为苏熙的老公,我不希望你一直出现在我太太身边。”年司曜眼露凶光,他对傅越泽已经隐忍太久。

    “年总如果没本事将我从苏熙的心里彻底剔除,不如现在就认输。”傅越泽不屑的说道。

    “就算我和苏熙离婚,也不会便宜你的。”年司曜一把抓过傅越泽的衣领,恶狠狠的说道。

    早就失去了以往的温柔,年司曜恨不得朝傅越泽脸上来几拳,这个男人真是该死的让人厌恶。

    傅越泽带着满获全胜的心情回到北苑别墅,他的脑袋已经无法正常运转了,在离开年宅之前,傅越泽又被年司曜灌了一瓶拉菲。

    陆骏从车子里接过傅越泽,傅越泽已经醉的不省人事。

    “总裁,你的身体还没有复原,怎么能喝酒?”陆骏带着关切的口吻责备傅越泽。

    “今天开心。”傅越泽有些失态的说着。

    “哇”的一声,傅越泽没形象的吐了。

    areis匆忙赶了出来,傅越泽情况很不好。

    “赶紧送泽去医院。”areis担忧的说道。

    “没事,我有办法让总裁醒酒。”傅越泽并没有什么大事,陆骏不可能大老远将傅越泽拉到医院。

    下午的时候,傅越泽头疼欲裂的醒来,陆骏在近旁伺候着。

    “总裁,你可算醒了,我们这要水漫金山寺了。”陆骏边说着边拿眼示意一旁抽泣的areis。

    还没有彻底醒酒,傅越泽一时间弄不清自己在哪?

    “嗯。”傅越泽无意识的回应。

    刚醒过来没多久,傅越泽又重新躺回到了床上,这一次沉沉睡去,不像之前嘴里一直嘟囔着乱七八糟的痴语。

    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傅越泽突然醒来,让守在床畔的areis都吓了一跳。

    恢复正常的傅越泽,淡淡的瞥了眼areis,昨天他喝多了失态。

    身体素质差了,就连酒量都跟着变差。

    傅越泽摸了摸胸口快速跳动的心跳,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

    这一具身体真是越来越不济,傅越泽有些困难的从床上起来。

    areis想要过来搀扶傅越泽,被傅越泽避开了。

    “东方晴。”傅越泽喊着areis的中文名。

    “嗯。”areis立马应道。

    “以后这间别墅就送你。”刚醒来,傅越泽的声音略带慵懒。

    areis有不好的预感,她听到傅越泽好听的声音继续说着,“这里一切都归你。”以后不要来找我,这一句话怎么也说不出口,areis毕竟是他的救命恩人。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