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从Monica嘴里套话

    “轰隆”一声,monica直接休克倒在地上,她心脏不好,这样的昏迷已经不是第一次。

    傅越泽和苏熙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就连苏梓轩都是一脸的诧异。

    而一旁的年星辰显然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吓到了,她抓住苏梓轩的胳膊,语无伦次的说道:“漂亮姐姐……好可怕。”

    傅越泽迅速反应过来,他大步上前,弯下身子迅速抱起monica,对着陆骏命令道:“去开车子。”

    怀中的女孩,轻的好似没有重量,他知道这个孩子需要得到急救。今天这一天都是乱糟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傅越泽觉得糟糕极了。

    苏熙想要跟过去,但被傅越泽制止了,他丢下一句,“好好在家照顾孩子,医院有我和陆骏就够了。”现在是争分夺秒的时候,顾不上太多,苏熙带着孩子去不仅帮不上忙可能还会耽误时间。

    苏梓轩上前了几步,他对那个漂亮的女生充满了担心,才见没多久,竟然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苏梓轩揉了揉太阳穴,心里有些心疼,小小年纪已经知道心疼女生了。

    “妈妈。”苏梓轩担忧的转过头来。

    “听爸爸的。”苏熙觉着带着孩子跟过去的确累赘,还不如在家等着。

    “她不会有事吧!”苏梓轩怯生生的问道,好担心,多漂亮的女生啊!想到这他忍不住看了看自家的妹妹,这样想着那个女生也是他妹妹就好了。

    “应该没事。”苏熙这一句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千万不要有事,这个孩子也不知道是谁家的,总之她的父母肯定也很担心她,苏熙明白这种感受,希望一切顺利。

    傅越泽抱着monica匆忙赶到医院,很快就安排了抢救。这是a城最好的医院,傅越泽找来了医院最好的医生,不能让monica出事,傅越泽对这个孩子有责任。

    在急救室外,傅越泽的心情极其复杂,他明白一个孩子对父母的重要性。无法想象,此刻这个孩子的父母会是何种焦急的心情,也不知道这个孩子到底是从哪来的?

    陆骏在一旁宽慰着傅越泽,“总裁,这孩子应该是心脏问题,估计没什么大碍。”陆骏凭借着以前累积的医学知识判断道。

    “你确定?”傅越泽冷眼看向陆骏,对于陆骏这个半吊子医生,傅越泽表示怀疑。

    没过多久急救室的门就打开了,傅越泽走上前询问医生,“要紧吗?”

    “没什么大事,多休息休息就好了。”医生毕恭毕敬的回道。

    陆骏在一旁听到医生回答,自豪的对着傅越泽眨眼,他对医学有着相当高的天赋,才不甘心被傅越泽小瞧。

    “注意不要刺激她,孩子心脏不太好,凡事注意点。”医生弄不清在病床上躺着的孩子与傅越泽的关系,但与傅越泽有关,他自然选择最委婉的说法。

    没想到半吊子医生陆骏倒是有点本事,傅越泽扫了眼陆骏,随后转身等待着monica从急救室推出来。

    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病,monica已经习惯了,她睁开眼的时候,看见傅越泽正端坐在一旁。

    她艰难的抬起眼睛,有些失望的看向傅越泽,原以为醒过来就会看见arthur,看来是自己痴心妄想了。

    “醒呢?”傅越泽冰冷的声音,叫人打了一个激灵。

    “嗯。”monica终于肯开口说话了。

    “原来你会说话。”傅越泽嘴角勾起一个自嘲的笑。

    “对,我的中文很ok。”monica不再胆怯,流利的与傅越泽对话。

    “怎么突然愿意开口?”傅越泽深深地看向monica,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小姑娘。

    “不知道。”她自己也说不清,明明傅越泽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最让人生出惧意,但偏偏她竟觉得莫名的熟悉,就好似arthur身上的那股寒意。

    她知道arthur实则是一个内心温柔的人,那么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同样如此?

    “你的爸妈呢?”傅越泽不想继续在这个小女生身上寻找所谓的蛛丝马迹,还是先为这个孩子找到亲人吧!

    monica眼里闪过一丝沉痛,但很快就被她遮掩了过去,一想到自己的身世,她内心就一阵烦闷,她真是一个可怜虫。

    “我没有爸妈。”monica沉声回道,她不知道她的爸爸是谁,她只知道她有一个漂亮的妈妈,可是有就像没有一样,所以她是一个没有爸妈的孩子。

    傅越泽心里咯噔一声,突然有些同情眼前这个小女生,他收敛眼中的情绪。

    嘴角勾出一个善意的笑,将语调放温柔,“那么你的监护人是谁?”

    monica淡漠的看向傅越泽,监护人这三个字好陌生,她也不知道她的监护人到底是谁?如果有人能够告诉她,那就好了。

    只见monica颓败的摇头,如果不是傅越泽的提问,她又怎么会想起她是一个连监护人都没有的可怜虫。

    该死的情绪,monica眼睛红红的看向傅越泽,让他倍感负罪。

    “你没有监护人?”傅越泽将声音放的温柔,他在心里猜测着monica的身份,没有父母没有监护人,难不成是孤儿?

    这一句话让monica的眼睛红的更厉害了,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她的痛苦被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直接掀开。

    好想哭,monica使劲的咬着下唇,她不想哭,在arthur的面前她都很少流泪,为什么要在这个陌生人面前流泪。

    “我很抱歉。”傅越泽诚挚的说道,他的确不该如此直接的触及一个小孩子脆弱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