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婚礼突变

    随着婚期临近,众人纷纷忙碌起来,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喜庆的笑,孩子们也欢天喜地的期待着婚礼,还抢着说要花童。

    傅越泽见众人都十分积极,心里也十分开心,在婚礼前一天还在与年司曜设计着婚礼当天具体的流程。

    苏熙则是一副岁月安好的样子,没有过多的参与到婚礼中来,傅越泽也是希望全程由自己准备,到时候给苏熙一个大大的惊喜。

    婚礼的前一夜,傅越泽与年司曜先一步去了威尼斯,准备当天来别墅迎亲,其他人则留在别墅中。

    苏熙这一次单独睡在别墅的主卧中,她隔壁就是秦染,准备明天一早帮助苏熙梳洗打扮。

    这一夜噩梦再次找上苏熙,她又再次梦到婚礼,这一次从天而降的一群黑衣人,带着枪扫射婚礼现场。与以往并没有太多差别,只是这一次的噩梦来的更凶残更真实。

    一早,秦染就从床上爬起,今天要给苏熙帮忙。婚纱苏熙一个人是搞不定的,当然需要他人的帮助。

    从天未亮一直折腾到东方发白,苏熙和秦染都有些疲倦。尤其是苏熙,看上去昨夜的睡眠质量很差,黑眼圈很重,好不容易才用掩盖住。

    “姑姑,你怎么呢?”秦染好奇的问道,看上去苏熙心事重重。

    “没什么,可能是紧张吧!”苏熙的回答很敷衍,秦染自然是不相信的,完全看不出苏熙的紧张,只觉得她似乎在惧怕什么。

    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孩子们也跑了过来,苏梓轩和苏梓宸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而年星辰打扮的就像是小公主一样。

    苏熙欣慰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苏梓轩和苏梓宸是按照中世纪王子来装扮的,同样年星辰也是按照中世纪公主来装扮。

    粉妆玉琢的三个孩子,看上去十分招人疼,他们就是今天的花童。为了不厚此薄彼,索性三个孩子全都做花童,也不为什么好的寓意了,一家人开心就好。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傅越泽也差不多就过来了,这一天每个人都穿的十分正式,就连平时十分随性的洛痕也穿上了正装,西装革履。

    洛痕穿上正装的样子,还挺帅气,不比年司曜差。然而这一天谁也阻挡不了傅越泽的光芒,他在最后的日子里对自己的礼服进行了简单的修改。

    袖口处特意镶了黑玛瑙,内搭白色百褶礼服衬衣,简单且正式,没有领带没有领结这些国人怪异的搭配,看上去清爽异常。

    原本傅越泽打算复古的打扮,最后又否定了这个概念,还是最简单最好。傅越泽的颜值足够撑起这一切,过于讲究过于花哨,反而有些画蛇添足。

    婚礼这一天,人们津津乐道的是新娘美丽的婚纱,新郎在别人看来礼服大多相似,一些细微处,只有内行的人才能看出。

    当然傅越泽这一套礼服并不比苏熙那一套婚纱要便宜多少,都是出自同一个设计师之手。不过苏熙的婚纱要远比傅越泽的礼服炫耀夺目,傅越泽想要在婚礼上完全的展现苏熙的美,想要她绽放别样的色彩。

    如同某个小女孩在年少时偶尔幻想过的长大后的梦幻婚礼,她穿着世界上最美最夺目的婚纱,与自己心爱的男人完成最神圣的宣誓,完全出自真心的结合。

    如果傅越泽身上的礼服体现的是低调,那么苏熙的婚纱就尽可能的张扬,傅越泽喜欢这样的设计,喜欢设计师的细节的更改,让这件婚纱更加的迷人。

    苏熙站在落地镜面前左看右看,看着自己脖颈上的项链,中间镶着一颗紫红色的钻石,她知道这颗钻石价值不菲。

    拿起项链,苏熙微微发愣,她知道傅越泽总想要给她最好的。当初他们第一次的婚礼,显然有些仓促,很多东西傅越泽根本来不及准备,如今他准备了最好的婚礼,只为给苏熙一个美好的回忆,一个灿烂的今天。

    傅越泽没有完全依照西方的婚礼来进行,毕竟他们是东方人,他们的婚礼必然融入东方的特色。

    选择良辰吉时,傅越泽带着苏熙如同私奔般一路飞奔到威尼斯,很久没有这般放肆了,傅越泽似乎想要消除苏熙眉目间的一抹阴霾。

    “熙熙,你在害怕什么?还在惧怕婚礼?”傅越泽仿佛看穿了苏熙的心思。

    “没有,我有些紧张。”如出一辙的回答,苏熙说的很官方,她不安的情绪表现的太明显。

    “放心,用心去享受今天的一切,不要再胡乱心思。”傅越泽摸了摸苏熙的脑袋,傅越泽选择自己驾车。

    没有必要事事都要按照规矩来,他喜欢不按常理出牌,载着自己心爱的人,傅越泽觉得内心涌出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喜悦。

    这种喜悦快要将自己的胸腔撑爆,他知道自己已经被满满的幸福感包围,此刻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大抵是被傅越泽感染了,苏熙嘴角也露出了难得的笑意,看着傅越泽一副大男孩的样子,苏熙心中涌出了一种满足感。

    “威尼斯,美吗?”苏熙为了安抚自己的不安,便主动与傅越泽聊着。

    “美,贯穿与威尼斯的水如同你美丽的眼眸,有一种让人深陷的冲动。”傅越泽深深地看了眼苏熙,在意大利这个地方开车,似乎比在国内要容易多了。

    “安心开车。”苏熙冷不丁的来了一句,傅越泽总是忍不住去看她,让她好为这辆车子担心。

    “放心这天路我们要一直开到头,我闭着眼都能开过去。”傅越泽夸下海口。

    苏熙无语的看向傅越泽,按照傅越泽说的那么盲人都能开车了,“你看着点车,不要这样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