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6章 哇,美男出浴

    g市,穆家老宅。

    这次,穆司爵是带着阿光一起回来的。

    飞机降落在g市国际机场之后,两人很快就拿到东西。

    阿光以为穆司爵会急着回a市,于是问:“七哥,需要通知飞机准备返航吗?”

    “先不用。”穆司爵说。

    阿光怔了一下:“那……我们去哪儿?”

    “……”穆司爵看了眼外面黑压压的夜空,声音里没有任何明显的情绪,淡淡的说,“老宅。”

    不久后,阿光和穆司爵冒着夜色,出现在穆家老宅的院子里面。

    穆司爵答应和国际刑警的交易之后,连在这里住了半辈子的周姨都离开了。

    这座老宅,再也没有人可以打理。

    院子里原本长势旺盛的花花草草,已经全部枯死,人工小溪流也已经干涸了得只剩下河道。

    如果是以前,穆司爵根本无法想象老宅的院子会出现这样的景象。

    可是,命运往往是难料的。

    曾经无法想象的事情,如今真真实实的发生了。

    阿光看着也是一阵于心不忍,手握成拳头,说:“我回头及叫人过来打扫,把一切恢复原样。”

    穆司爵扶起倒在地上的藤编椅子,说:“没必要。”

    “……”阿光有些茫然,“七哥,我不懂。”

    穆司爵推开客厅的门,走进去,修长的手指抚过古木茶几上的灰尘,缓缓说:“老宅可以恢复原样,但是,人已经回不来了。”

    “……”阿光突然陷入沉默,若有所思的低下头。

    一时间,穆司爵也没有说话。

    过了片刻,阿光想到什么,有些隐晦的说:“七哥,其实,只要你想,我们……”

    只要穆司爵想,只要穆司爵一声令下,他们就愿意陪着穆司爵,赤手空拳再闯一次。

    他们,很快就可以卷土重来。

    什么和国际刑警之间的协议,到时候,都是狗屁!

    所以,一切其实都是要看穆司爵的决定。

    穆司爵也知道阿光的意思。

    他看了阿光一眼,淡淡的说:“我不想。”

    “七哥……”

    阿光不可置信的看着穆司爵,不愿意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

    又或者说,这根本不是穆司爵会说的话。

    他们明明还有机会啊!

    只要穆司爵一句话,他依然可以在g市呼风唤雨!

    可是,他说他不想了,是什么意思?

    穆司爵看出阿光的不解,笑了笑,说:“等你有了孩子,你会明白我的决定。”

    不需要等到有孩子,光是看着穆司爵此刻的眼神,风驰电掣之间,阿光已经触电般明白过来什么——

    对于他们而言,穆司爵依然是他们心中那个神一般的七哥。

    但是,对于穆司爵自己而言,他的身份早已发生了很多变化。

    现在,他不但是许佑宁的丈夫,还是一个尚未出生的孩子的父亲。

    他不希望他的孩子将来像他一样,重复他爷爷和父亲的生活。

    所以,他不想再在这座城市呼风唤雨了。

    从此以后,他不再是什么七哥。

    从他答应和国际刑警交易的那一刻起,他只是一个丈夫,一个孩子的爸爸。

    阿光可以说,他是看着穆司爵一点点改变的。

    他一时不知道该欢喜还是该忧愁,点了点头,说:“不管怎么样,七哥,我们尊重你的选择。”

    穆司爵拍拍阿光的肩膀:“走吧。”

    “这么快?”阿光完全转不过弯来,“我还没通知飞机准备呢!”

    “现在通知,还来得及。”穆司爵顿了一下才接着说,“我们先去看看许奶奶,顺便,办一件事。”

    阿光“哦”了声,通知飞机准备,也不问穆司爵他们还要办什么事,直接跟着穆司爵上了车。

    许奶奶走后,许佑宁把老人家的骨灰放在了山上了的一座庵堂里。

    据说,因为许奶奶生前最喜欢的就是这里。

    穆司爵已经提前打过招呼,一到山上,虽然已经是深夜,但还是很顺利地接到了许奶奶的遗像和骨灰。

    阿光虽然什么都经历过,但是,看着穆司爵双手捧着许奶奶的骨灰盒,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忐忑。

    他不是怕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只是担心自己一个不注意,就造成了对已故老人家的不尊重。

    穆司爵看着阿光无措的样子,示意他放松,说:“许奶奶生前是个很和蔼的老人,她不会怪你。”

    阿光想了想,点点头:“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哈。”说着又觉得疑惑,“不过,七哥,你这是要干什么?”

    穆司爵过了片刻才说:“佑宁想在手术前回一趟g市,就是想回来看许奶奶。现在,我把许奶奶接到a市。”

    穆司爵不希望许佑宁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又突然想起来,她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愿望没有实现。

    他要让许佑宁轻轻松松的,只抱着一定要活下去的念头进入手术室,然后平平安安的出来。

    所以,他把许奶奶接到a市。

    这样,许佑宁不需要来回奔波,就可以看见许奶奶了。

    阿光总算明白穆司爵的用意了,松了口气,说:“七哥,我突然庆幸我不是女的。”

    穆司爵打量了阿光一眼:“确实应该庆幸。”

    阿光没想到穆司爵会接话,好奇的看了一眼穆司爵:“七哥,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当然。”穆司爵云淡风轻的给阿光投下一颗杀伤力巨大的炸弹,“女的长成你这样,前途灰暗。”

    “……”阿光一脸无语和悲伤,“七哥,你为什么要人身攻击。我只是想说——如果我是女的,我说不定会像佑宁姐一样喜欢上你!”

    “……”穆司爵淡淡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