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豆的猪 作品

第409章 联姻

    他真的是阎王殿少殿主,龙海市最大的黑社会团体。而且他还是一个高中年级主任。两个完全没有联系行业竟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黑社会当高中年级主任,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黑社会本身就是误入歧途,而老师则是要教育孩子们一身正气和做人的品质,成为一个好人。可是这两个是完全矛盾的事情。

    柳墨这或许是出于一个老师的职业素质。她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是这个,而不是李文辉竟然一直在对付柳月成的公司。

    “放心吧。咱们先去看看柳叔叔。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吧。我会处理好的。”

    陌闫的话把柳墨拉回了现实。柳墨震惊的看着陌闫,她是相信陌闫,可是陌闫不过就是一个篮球教练,而李文辉可是最大的黑社会。怎么对付,怎么处理,李文辉动动手指头都可以把陌闫给掐死。

    陌闫竟然想要自己去处理李文辉这件事,怎么可能。而且也就在这时候柳墨才突然意识到陌闫之前说的一句话。声音陡然提高几个分贝。

    “你见过李文辉?”

    “嗯。”

    “而且还是以他那什么黑社会的身份?”

    “嗯。”

    陌闫本来是老老实实点头,可是谁知道他才刚点完头。柳墨突然开口了。这个声音可不是几个分贝的问题。

    “你疯了。”

    “喂喂喂,你干嘛啊。一惊一乍的,我可还开着车。”陌闫是真被吓了一跳。

    “我疯了?我看你疯了。你都说了,人家是黑社会,还是龙海市最大的黑社会。人家动动手指头都可能掐死你。你去找他干嘛。不行,这件事你不能去,你绝对不能去找李文辉。等看完我爸,我会去找他的。毕竟我们曾经也是同学,关系还算不错。”柳墨说。

    陌闫没有说话,认认真真的看着柳墨。他的眼眸中有着感动,这样的感动在陌闫的眼眸中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出现。

    柳墨的话,陌闫能够清晰的听出其中的关怀。而他又怎么可能让柳墨去呢。李文辉是针对他,可是一切的源头还是柳墨。如果柳墨去的话,他让柳墨受伤,陌闫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而且之前的一切陌闫已经着手对付李文辉。只是没有想到李文辉在现在会整出这么一手。他竟然同时在伤害对于自己而言最为重要的两个人。

    陌闫承认之前自己低估了李文辉。他不是低估了李文辉的实力,而是低估了李文辉的疯狂。李文辉他不是对柳墨有爱意。他是占有,疯狂的占有。

    陌闫绝对不能让这件事发生,他和李文辉之间此刻是不死不休之局面。

    “对于他们这些人,你不了解。等我们见到柳叔叔之后再说吧。”陌闫不再说话。

    两人来到医院,找到柳月成的病房。柳墨担心爸爸的身体,急匆匆的冲进了病房。可是陌闫却看的清楚。柳月成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一个大企业,捷瑞公司的老板。老板受伤,住的病房是最普通的病房。里面一共三张病床。柳月成住在最里面。

    稍靠中间的床则是那名司机的,另外一张床倒是空着。这就是一间最为普通的病房。而且柳月成一个如此大的老板,他竟然连一个陪床的人都没有。这一切的东西都太诡异了。

    柳墨扑进房间,焦急的询问柳月成的伤势。陌闫并没有着急跟进去。而是找到了主治医生。

    询问过医生之后,陌闫才知道柳月成这次受伤不轻。右手臂和左小腿都出现了骨折,肋骨也有几处骨裂的状况出现。而且以柳月成现在的年纪,他的身体恢复速度已经变慢。这次的伤势要想完全康复至少也需要半年的时间。

    这可不是一个什么好的信号。捷瑞此刻已经陷入水深火热当中,而且柳月成还不能坐镇指挥。柳墨和她妈妈都没有在公司经营过。等到柳月成康复,捷瑞早就倒闭好几回了。

    是的,看似这件事是李文辉所为。把李文辉处理完这件事便没有了。其实不然,不管那些找到公司的4s店,还是那些找到公司的个人是不是真正有问题。可是他们对于捷瑞的影响已经造成。即便把李文辉解决掉,这个影响依旧会摆在这里。如果不能很好的把影响解除掉,那么捷瑞依旧会面临倒闭破产。而能够把这件事完美解决的人无疑柳月成是最好的人选。

    “爸,陌闫也来看你了。”柳墨见陌闫进来,说道。

    柳月成只是虚弱的点了点头,他并没有开口。陌闫能够看出,柳月成此刻非常的虚弱。伤势对他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

    “柳叔叔,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陌闫问。

    柳月成扭了扭头,他竟然没有开口。这次柳月成不是因为虚弱而不能说话,而是因为没脸。这么大一个老板竟然被人打成了这样。柳月成感觉自己大半辈子的脸都丢光了。

    “爸,到底是怎么回事?”柳墨也关心,问道。

    “你们不用管了。就是些4s店的人。警察已经在处理了。”柳月成声音很低,身体还是非常的虚弱。

    两人照顾了一会柳月成,时间也快到中午了。柳月成突然开口说道:“小墨,我有些饿了。你去带点吃的过来。”

    “还是我去吧。柳叔叔。”陌闫打算离开。可是柳月成又开口了。

    “不用。让小墨去就行。你留下来陪叔叔说会话。”

    “哦。”

    “爸,那我去了。”

    “嗯。”柳月成点点头。

    陌闫看到柳墨离开之后,他才坐到柳月成旁边说道:“叔叔是有什么话想要给我说吗?”

    “嗯,是有些话。来,小闫你坐过来些。”柳月成说话利索了一些。

    陌闫眼眸微微一咪。这时候说话这么利索,刚才那么虚弱。这么说柳月成是装的,他在两人面前这么装,只能说明他有什么目的。

    “叔叔有话尽管说

    。”陌闫说。

    “我知道你和小墨两个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用你们年轻人的话说是青梅竹马。你们两个谈了也有一段时间了吧?”柳月成说。

    陌闫有些摸不着头脑,说道:“是。有一段时间了。”

    “小闫,叔叔这人说话实在,你别生气。我认为你们两个不合适。”柳月成说。

    “叔叔这话什么意思?”陌闫急声说。心中有着不好的预感,这柳月成难道想棒打鸳鸯不成。陌闫知道柳墨母亲和陌雨双是闺蜜,两人相识这么多年,关系比亲人还要亲。可是柳月成却是个商人,十足的商人。陌闫从以前就能看出柳月成对于和陌雨双他们的这个关系并不怎么亲近。陌雨双再厉害,她也不过是个医生。这一切对于柳月成事业的发展没有任何的帮助。

    “叔叔公司最近这些事情想必你也知道了吧。”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