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章 为什么

    其实,现在想起来,当初的事情确实有些蹊跷的。

    华总怎么能第一反应就那么相信我。

    在那个时候,陆雅婷对我相信,那是因为她和我在一起太久,知道我对柳眉完全没有兴趣。

    而华总,他并不知道这些事,而且作为陆雅婷的父亲,在知道自己未来女婿出轨后的第一反应,不说相信我,最起码得有些怀疑的。

    可他似乎都没有一丝的怀疑,最关键的是,他能立刻就想到并且拿到那个包房的监控,这可是连张三以及他们一些训练有素的刑警都没有想到的。

    除了他心里清楚我是被陷害的,还能是因为什么呢?

    “秦政,所以我现在说这些,你相信我么?”陈继洲说完后问我,“你要不相信,我这儿有柳眉的电话,你可以打电话问她,或者让她自己来这儿对峙。如果你还不相信,她那还有证据,她录过音的。”

    “不必了。”我说道。

    陈继洲一脸着急,站了起来,“秦政,我说到这份上,你还不肯相信我么?”

    “不。”我苦笑道,“我说不必了,是因为,我相信你。”

    陈继洲这才缓缓坐下。

    我抽出烟来,给自己点了一根,又给陈继洲一根。

    猛抽了一口,说道,“其实,我出来那天晚上,在酒吧和朋友喝酒,柳眉来找过我一次,她劝我离开公司,并告诉我,陷害我的那个人很可怕,担心我不是他的对手。”

    “是么?”

    我点点头,“对,当时我以为她说的是你,可她否认了,但她还没有说出什么来,就被陆雅婷给轰出去了。这件事我想过,因为那个时候,所有人都认为是你在背后指使她的,如果是这样,她没有必要再去提醒我,而我的潜意识里,其实是怀疑过华总的,但只是潜意识一闪而过的念头,当这个念头出来的时候,立刻就被我扼杀了,我不可能怀疑他的。”

    陈继洲摇摇头,“所以,我其实一直在提醒你,因为我从那件事就能判断出,他是决不可能把陆雅婷嫁给你的,他只是在利用你,只能说,这老狐狸,太特么阴损,也太会笼络人心。当然,现在知道这些,对你也是于事无补了。”

    “是,你说的对,只是……我有一点不太明白。”我说道。

    “还有什么不明白?”陈继洲问道。

    “在那个时候,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说道,“对他而言,有什么好处呢?我不太懂。”

    “这有什么不明白的?”陈继洲说道,“那个时候,他弄出这种事情来,当然就是为了臭我,把我从公司弄走。因为那个时候,他已经打算另起炉灶了,而且因为我和陆雅婷的事情,我爸和他必然是要分崩离析的,他肯定是要提前做准备的,而我在公司,他不好做。”

    “什么准备?”我不解的问道。

    “废话,当然是财务上的准备,因为一旦他和我爸分家,就一定会涉及到财产分割,他提前转移走一大部分,就不怕分家了。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能那么痛快的净身出户?你以为他真的那么高风亮节?他特么早把钱转走了。要不他哪儿来创业的钱?”陈继洲说道。

    我一愣,怪不得华总当初和陈继洲老子闹翻的时候,几乎是净身出户,原来竟是这么回事。

    “实话实说,当初我去公司上班,一半是因为陆雅婷,另一半,是我爸的意图,就是监控公司的财务,怕的就是他来这一手。”陈继洲说道。

    我不由得心生感叹,他们这些人,真的是……

    当初华总和陈继洲的老子,表面上又是兄弟又是世交的,看起来感情好的不得了,可背地里却早已谋子布局,运筹帷幄,真是不佩服不行。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