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先生的先生,先生的学生

    窗外大雪纷飞。

    黄近手里握住那卷书,看着窗外笑着问道:“禅子来学宫也是悟禅?”

    禅子并不吃惊,只是平淡的说道:“参禅这种事,自然是要看的够多才行,看青山有青山禅,看绿水有绿水禅,看得多了,懂得禅便多了。”

    黄近苦笑道:“禅子这番高论,黄近实在难以理解。”

    禅子笑了笑,没有继续深入说下去,只是转换话题问道:“学宫是儒教门下的第一学宫,这座藏书阁里更是修行法门多到不敢想象,为何你居于此地,不曾有半点想法,真是无欲无求?长生之道应当是对于每个修士都有诱惑,能成为云端圣人更能让世人钦佩。”

    黄近淡然道:“知道自己成不了,便不想去做了,看起来倒是像有些畏难的样子。”

    禅子微微一笑,只是双手合十低诵了一声佛号。

    黄近看着禅子,干脆往前走了一步,感叹道:“若不是没有机会,黄近其实也很想去佛国看看。”

    山河里的修士喜欢称呼那片土地为佛土,但实际上书上很多记载,那片地方其实是一处佛国。

    禅子再度微笑,“小僧启程返回佛土的时候,若是你愿意,可随我到灵山做客,只是山上的经文,大多都是梵文,读起来不容易。”

    佛经内容大多晦涩,翻译之后大多难留真意,除非有高僧大能,佛法精深之辈,亲自注解,要不然即便是翻译过来,也很难看懂。

    黄近摇摇头,轻声笑道:“再有十年光景,读完藏书阁里的书,黄近便要下山了。”

    禅子极为聪慧,在学宫待了两年,已经隐隐猜到黄近所想,下山便是入世,只是这个世是那个周国还是延陵,未能可知。

    黄近没有继续说下去,路在前方,尚未走上去之前,说再多都是妄论。

    禅子低声道:“人人有所求,你既然不求这条修行大道,走在别的道路上,要是走得够远,自然便是一个极好的结果。”

    黄近叹了口气,“走得再远,旁人也觉得你低人一等。”

    禅子自然知道他说的是山上山下之分。

    在佛土,实际上普通民众和他们这些僧人之间,关系融洽,从未出现过山上压迫山下的光景,在灵山,其实也有很多信徒偶尔得见,他的两位师长在寺庙里扫地参禅。

    那两位师长,便是两位圣人。

    山河圣人高坐云端,剑仙游历世间,见到一次都不容易。

    可佛土便要容易的多。

    只是再如何亲密无间,山上和山下,始终是两个世界。

    这当中有一条鸿沟,便是那条修行大道。

    修士境界过于高妙,移山填海,即便是有数百万军队又如何,一样拦不下。

    正是如此,才会有山上山下之分。

    即便是世俗王朝里拥有那么多修士,但始终这个世间真正的主宰是那些圣人,圣人不出,说得上话的就是观主掌教这一类人。

    “山河的话事人,从来都不是一般人。”

    禅子心想着修士本来就算不上一般人。

    在绝对强大的实力下,不管是什么阴谋诡计,计谋谋划,都显得那么软弱无力。

    黄近合上那卷书,认真说道:“即便是所有修士都不关心人间俗事,山下百姓依旧忌惮。”

    禅子点头,“惧和贪,害怕强大,即便让出一步,也总会不满。”

    黄近疑惑问道:“所以人间不值得?”

    禅子罕见的皱了皱眉,“不知道谁说的这番话,小僧却是一直觉得有错,人间如何不值得?再如何糟糕的人间,都会有闪光点。”

    黄近哈哈一笑,不再多说。

    一叶障目也好,窥一斑而见全豹也好,都有自己的看法。

    人人眼中都相同的人间,不会那么好。

    禅子忽然开口说道:“掌教是个好人。”

    黄近沉默了一会儿,点头道:“是的。”

    ——

    少年宋沛今天没有去藏书阁找黄近说话,原因是因为顾缘在昨天给了他一本圣贤书籍,要让他今天背完才行。

    宋沛坐在窗前,看着窗外大雪出神。

    那本书被他随意放在桌上。

    屋子里有炉子,炉子里有木炭,都是上好的东西。

    他是掌教唯一的学生,自然待遇极好。

    实际上宋沛上山之后,山上不管是真的喜欢宋沛还是假的喜欢宋沛,都没有人对他如何,毕竟掌教执掌学宫这么些年,也就只收了这么一个学生。

    金贵程度,由此可见。

    若不是学宫向来没有掌教的学生便一定会是下任掌教的说法,只怕宋沛早就被视作未来的学宫掌教,巴结他的人会比现在多出不少。

    在这种事上,其实山上和山下又有多大的差别?

    很多想通之处。

    宋沛揉着脑袋,实在是觉得无趣。

    对于这座学宫,宋沛住了两年了,倒是知道不少,知道整个延陵都要听学宫的声音,知道自家先生是这座学宫的掌教,也就是天底下学问最大的读书人。

    还是天底下最会打架的读书人之一。

    对于先生是天底下学问最大的说法,宋沛其实不怎么疑惑,可是对于先生打架最厉害之一的说法,宋沛一直有疑惑。

    就先生那样,平日看着便弱不禁风的样子,打架能行?

    宋沛叹了口气,现在先生也不在,就算是他想问问,也没有办法啊。

    无精打采看了许久的大雪,宋沛忽然想去看看学问潭。

    之前先生总说那个地方很不错,宋沛上山之后也的确是有这个想法的,只是后来听说在那边研究学问的老夫子很多,平日里也就没敢想着去打扰。

    只是现在,老夫子们应该不会在大雪时节还在那里待着吧?

    想着便要做,宋沛嘿嘿一笑,在屋子里找出一把油纸伞,推门而出,一路小跑。

    沿途许多学宫学子见到宋沛风尘仆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