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天地虽大,我只一剑(六)

    人间最得意第四百三十一章天地虽大,我只一剑朝青秋出剑。

    这本来就是一件极为震惊世人的事情,朝青秋对云端圣人出剑,这就是世间最大的事情。

    尤其是当那道剑身长达数里的剑罡在剑山顶端生出的时候,云海真的开始翻腾了。

    这道冲天剑气,不可一世。

    磅礴剑气形成的参天巨剑,比剑罡还要巨大,冲天而去,刺透云海,朝青秋悬剑登天而上。

    那副场景,映射在白鱼镇上空。

    一众修士也好,剑士也罢,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尚未来得及出手的老登楼,看着天幕上的光景,喃喃开口,“这不可能,朝青秋怎会如此大胆!”

    很快便有人附和道:“是啊,云端可是有整整十位圣人!”

    即便是剑士如何杀力世间第一,即便朝青秋是世间无敌之人,可是一位剑仙,便能邀战十位圣人?

    这是众人不想看见,也不愿意接受的事情。

    十位沧海面对一位,胜负不是那般明显吗?

    为何朝青秋还要出剑,而且如此堂而皇之,要让举世皆知?

    禅子透过窗口看出去,看到云端光景,即便是他一向以博学著称,到了这个时候,也是有些失神。

    他喃喃道:“朝剑仙如此行事,实在是出人意料。”

    言余更是苦笑道:“朝剑仙这一剑,便真要和咱们不死不休了。”

    这是言余的看法,也是许多三教修士的看法。

    白鱼镇上的战场,不管对敌双方的境界高低,都默契的停下了杀伐,现如今这场大战的胜负,并不是由他们左右了,既然朝青秋亲自出手,这场大战的胜负已经不再他们身上,一定会在沧海之中分出个胜负,到时候分出胜负后,再打不迟。

    更何况,那些个登楼,实在是被后来加入战场的白知寒给杀怕了。

    这位杀神,一投入战场,便斩了数位登楼,这动辄便是有登楼修士死在他的剑下。

    那位玉面书生,当年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可怎样?

    在白知寒的剑下撑过几剑了?

    这一次收手,双方都乐见其成。

    当所有人停手之后,满脸血污的周青从某处走来,看着自己媳妇儿,走到她身边之后,看着她已经泪流满面,周青想伸手去替她擦干眼泪,只是双手实在是无力,抬也抬不起来。

    女子抹了把脸,伸手去握住周青的手,然后轻声道:“宝,回来就好。”

    周青点头,并未多说什么。

    许吏出现在街角。

    他的伤势要比周青重很多,步履蹒跚,走到那妇人和小姑娘面前的时候,便努力挤出一个笑脸,柔声说道:“没事的。”

    妇人怔怔出神,之前许吏御剑离开白鱼镇,她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这样的许吏,其实比之前大半辈子见过的许吏,更让她喜欢。

    妇人关切问道:“怎么了,要不要紧?”

    许吏低下头,对着小姑娘做了个鬼脸,然后对着妇人皱了皱眉头。

    妇人的视线顺着许吏的身体往下看去,才看到他的大腿处的衣衫,已经满是鲜血。

    妇人眼眶里的眼泪便奔涌而出。

    许吏无奈一笑,倒是没有多说什么。

    李昌谷和朝风尘并肩走过街道,来到李扶摇身前。

    朝风尘以春秋境硬抗登楼,而且斩杀了不止一位,已经是十分出彩的战绩了。

    只是因为境界所限,朝风尘其实也是最难的一人,要不是李昌谷在斩杀那位水镜先生之后,及时出现,现如今的朝风尘,便真的已经被斩了。

    李昌谷腰间悬着苦昼短,他加入战场的时间尚短,受的伤不算太重,来到李扶摇身前之后,才衷心夸赞道:“朝先生剑道境界,真是要比李昌谷高出太多。”

    朝风尘按住剑柄,笑着看着李扶摇,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才说道:“实际上这小子也不差。”

    朝风尘没有回答李昌谷的问题,本来看起来是应当有些过分的,但实际上,不管是李昌谷还是朝风尘自己,都没有觉得有些什么。

    李昌谷点点头,对于被剑山老祖宗许寂寄予厚望的李扶摇,他有过接触,也是觉得这个年轻人不差的。

    李扶摇回过神来,抬头看了看天际风景,然后认真问道:“朝先生,朝剑仙要向云端出剑,有没有把握?”

    不是当事人,其实很难知道其中的东西,但是朝风尘不一样,他是朝青秋的一缕剑气,虽然早已经与朝青秋分离,但实际上,他才是在场的人中,最为了解朝青秋的人。

    这种了解,旁人根本无法比拟。

    朝风尘抬起头看了看,笑道“不太清楚,但既然他要做这桩事情,大抵还是会有些好的结果,要是真的结果不好的话,咱们大不了一起死便是。”

    李扶摇有些无奈。

    这个世间所有的事情,都抵不过活着。

    这件事最大。

    李昌谷笑着说道:“不管生死,能够看一次剑仙出剑,都是极为幸运的事情,特别是如今,朝剑仙要面临不止一位沧海的情况下。”

    这世间没有任何一个沧海,能够正面胜过朝青秋,

    所以绝大部分修士早已经不抱希望,认为有沧海能和朝青秋一战了,因此当朝青秋悬剑走上云端的时候,其实不管是谁,都抱着极大的期待,朝青秋战力到底如何,始终还是需要用一场又一场的战事来判断。

    而且这种大战,一定要把朝青秋逼上绝路才行,要不然就是那么普普通通的一场大战,如何能知道朝青秋的战力到底如何?

    李昌谷悬剑而立,负手看着天边,轻声道:“但愿今日会有个好结果。”

    朝风尘点头微笑,并不多言。

    李扶摇则是按住了那柄草渐青的剑柄。

    之前在魏春至烟消云散之后,这柄剑便掠回到了李扶摇手里。

    这一剑被魏春至夫妇用过之后,上面有不少残存剑意,显然是留给李扶摇的剑道感悟,不仅是剑山老祖宗许寂,还有许多人,其实对于李扶摇,都有着很多期望。

    至少现在来看,便有魏春至这对夫妇。

    剑胚白知寒,才走出摘星楼的李昌谷。

    再加上朝风尘。

    李扶摇前所未有的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那般大。

    他看向天际,看向朝青秋的背影,握紧了衣角。

    ……

    ……

    云海里雷声阵阵。

    朝青秋一身白袍,悬剑在侧,

    圣人高坐云端的说法,其实不假。

    只是在朝青秋来到云端之后,能够站出来面对朝青秋的圣人,其实也不多。

    云端十位圣人,实际上并非是一条心,儒教和道门本来便有隔阂,而就算是一教之内的圣人,也不一定是一条心。

    所以朝青秋这一次,即便是有些过分,只怕也不会遇上十位圣人联手的局面,只是最后到底是谁来和朝青秋生死一战,不好说。

    没谁愿意面对现如今极有可能要下定决心杀人的朝青秋。

    屠圣这件事,已经六千年没有人来做过了,除去说是这六千年来,并未出现除去朝青秋之外的剑仙,还因为其他的原因。

    朝青秋的那柄剑在腰间,他的那道剑罡在身后,他平视前方,神情平淡。

    他没有做什么多余的举动,身上的剑气反正便是丝丝缕缕的溢出。

    让云层并不敢停留在他的身旁。

    只是身前的云海,仍旧是不停翻腾,除此之外,淡淡金光闪现。

    朝青秋静静的站在此地。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一炷香而已,也或许是好几个时辰。

    天幕中有一个破碗凭空而现。

    那破碗很大,上面雕刻着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