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章 蛇妖和人的故事

    ()        李扶摇想过这件事,但没有想过会有这么快。

    他想着怎么李父都要等过几日才会说这些话,但谁知道就这么才见面,才这么一点时间,他就已经开口了。

    在子女成年之后,天底下的父母大抵都会很关心子女的终身大事。

    李父和李母本来就是俗人,自然也就不能免俗。

    但李扶摇不是俗人,他还能活很多年,对于终身大事并不担心。

    修士们有大部分都不会想着这些儿女小事,因为他们一直看的便是那条修行大道,怎么会还有别的想法。

    李扶摇还是个年轻人,虽然境界已经不算低,而且也有心仪的姑娘,可是有心仪的姑娘,似乎要是说出来,也不是一段良缘,而且不见得能够成,所以他也不想多说。

    李父叹气道:“人生不过短短百年须臾,为父还有多少年可活,唯一放不下的便是你们两兄妹,为何你们两人都不知道体谅父母?”

    听着这话,李扶摇把手从李父的背后拿回来。

    他看着李父,思绪复杂。

    最后叹了一口气。

    李父看着他,眼里满是期许。

    李扶摇说道:“我要是想娶的女子不是人,你们会怎么想……”

    李父原本已经做好了打算,他知道李扶摇不是一般人,那么肯定是不会喜欢一般女子的,那可能就是那些传说中的仙女,关于这个事情,他早已经和李母讨论过,要是李扶摇娶回来一个仙子,那么拜堂的时候跪不跪都没有什么的。

    即便平日里看起来懒一些,也都没有什么大碍的。

    待人处事即便差一些,那也是因为未来的儿媳妇不食人间烟火,都可以理解。

    至于其他的什么,也都能够接受……

    只是这些他们都能接受。

    “不是人?”

    这才是变数。

    李父看着李扶摇,神情错愕至极。

    李扶摇没有急着说话,他已经感受到李母已经到了这边,就在某个角楼里看着他。

    李扶摇的情绪很稳定。

    李父有些结巴的问道:“这怎么说?”

    李扶摇轻声道:“小时候你讲过的那些故事,有些山精野怪和人之间的故事,你觉得怎么样?”

    李父气势有些微弱,“那些只是故事……”

    他隐约想到了什么,但是不敢确定。

    李扶摇说道:“从洛阳城出发,一直往北,在北边有一片海,海的那边,有一片土地,叫做妖土,妖土里生活着的,都是妖。”

    小时候李父给李扶摇讲得那些故事很是重要,不仅仅能让他之后在白鱼镇能够活下来,还让他从小便生出了许多不同于常人的想法。

    李父颤颤巍巍的问道:“扶摇你是当真的?”

    李扶摇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

    他已经能够感受到远处李母开始颤抖的样子了。

    李父有些手足无措的问道:“要真是这样,你们以后的孩子,生下来是妖还是人,总不能一半是人,一半是妖吧?要是这样,为父怎么给列祖列宗交代啊?”

    李扶摇没有想到李父想的竟然是这件事。

    也有些失神。

    青槐是蛇妖,若是他们之后真有子嗣,到底是人还是妖?

    若是人,在山河自然能够安稳生活,只要不暴露身份便可。

    反之如果是妖,在妖土一样如此。

    可最怕的便是一半人一半妖。

    恐怕是得遭受旁人的眼光了。

    只是这世间好像就真没有说有人和妖结合生出子嗣的记载。

    就算是那些志怪故事里,男子和狐妖是真心相爱,得了个好结果,但也不曾有子嗣的。

    志怪故事里都不敢写。

    可想而知这件事是有多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李扶摇想着这件事,皱着眉头。

    李父问道:“那她是个什么?”

    不是人?

    所以他是个什么?

    这是李父的疑问。

    当然不是只想着听到是个妖这样的答案。

    李扶摇说道:“是蛇妖。”

    蛇妖和人的故事。

    这就算在志怪故事里都记载得很少。

    最出名的那个故事大约便是白蛇说了。

    那个故事说的是有一个男子,是个好人,在某一世救了一条白蛇,白蛇感恩,修炼之后寻找那男子的转世,前来报恩的事情。

    当然故事总是有些曲折,里面有个降妖的和尚便一直在阻拦。

    但不管怎么说,最后两人还是在一起了。

    李扶摇小时候也听过这个故事,但没有想过会落到他的头上。

    只是相比较起来,他要遇到的困恼,大抵比那个故事里的困难更多,就光拿青天君来说,早已经说清楚,若是不沧海,便没有可能娶到青槐。

    沧海之后,才有可能。

    但那只是其中的一道关卡而已,李扶摇知道,自己一定会再遇到些别的,那可能比走进沧海还要麻烦。

    总之这是一件不容易被做到的事情。

    但现如今李扶摇想知道,李父李母怎么看。

    李父明显有些精神恍惚。

    只是这种事情不管放在哪个做父母的身上,恐怕都比他好不了多少,自己的儿子要想着娶一个蛇妖为妻,这怎么看都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他脸色有些发白,小声问道:“要是生孩子,是蛋还是人啊?”

    蛋就是妖,人才是人。

    李扶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李父又说道:“那千万不能让旁人知道了,不然会笑话的。”

    既然是说这些话,便已经在接受这件事了。

    李扶摇挑了眉头,没想过李父有这么开明。

    李父感叹道:“你自小离家,见识的人情冷暖不比为父少,虽然只是而立之年,但行过的路也一定比为父多,既然要想做什么,那便去做,也没有什么。只要你觉得好,当可以不管我们怎么看。”

    李扶摇动了动嘴唇。

    李父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带回来我和你娘看看,即便是不急着成亲,也要早早定下才是,我和你娘不像你,是山上的神仙,能活多少年?自然是要把你们两兄妹的终身大事定下了才觉得稳妥。”

    李扶摇说道:“不知道,我要去某个地方,很是凶险,三五年之后若是有可能,可以让你们见见,事无绝对,也有可能还得个十年八年。”

    听着这话,李父还想说些什么,但想着某件事情,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

    李扶摇又与他说了些闲话。

    最后才缓慢离开。

    去了某间房屋养剑。

    很快,李母便到了这边,她看着李父埋怨道:“你怎么同意的这么快,这可不是什么小事。”

    李父说道:“我自然知道不是小事,但你还想管着他?他不是当年那个小孩子了。”

    这句话是实话,李扶摇现在已经是太清境的剑士,境界足够高妙,要做的事情要绝对是不会被人管了。

    李母反驳道:“可我是他的娘亲,你是他的爹,怎么会不听我们的?”

    李父皱眉道:“你懂什么?都说山上神仙断情绝性,肯喊你一声娘已经是不错了,你还真想着把他当普通的孩子养着?是不是还想着动用家法让他跪在你面前?”

    李父罕见有这么大的怒意。

    让李母一时间都有些不能接受。

    她带着哭腔说道:“可是我的儿子,怎么能娶一个蛇妖?”

    ……

    ……

    李扶摇坐在窗前,那些声音都传入了他的耳朵里,他平静不语,知道总会有人不喜欢青槐,不管她好不好,就是因为她的身份,便会有人不喜欢,这没什么好说的。

    李父给他的意外,但李母这般,便是情理之中了,他很能理解。

    只是理解而已,却是不能接受。

    窗前起了一阵风,言乐站在风中,看着李扶摇,他张口问道:“你真的打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