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七七 作品

第695章 乐乐是韩飞扬的儿子(二更)

    害怕?现在知道害怕了,那他在做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害怕!别说四岁的孩子还不懂事什么。在国公府长大,四岁的孩子已经知道不少事情了!

    “公公,这小厮好大的胆子荣居然敢污蔑东东!东东才多大的年纪,他能知道什么啊!肯定都是身边的下人撺掇他的。公公,东东是多可爱伶俐的孩子,他怎么可能那么恶毒,您一定要为东东做主啊!”林氏说着举着帕子哭了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你给老子闭嘴!你是当老子年纪大了,所以脑子也没了是不是!要是没有东东的授意,小厮是疯了还是傻了去对乐乐一个孩子出手!

    老子之前就跟你说过,好好教导东东,别把他宠坏了。可结果呢?你们对老子的话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是压根儿没将老子的话放在心上!东东才多大的年纪就能干出这样狠毒的事情,等他再大一点,他是不是要翻天了!连老子是不是也要死在他手里啊!”

    “父亲,您这说的是什么话,要是东东敢对您有什么不敬,不用您发话,儿子就先亲手打死他!”韩二老爷连忙冲韩国公表忠心。

    吕兰心现在什么都听不到,她全心全意地注视着她的乐乐。她的乐乐是那么的爱笑,是那么的活泼,平时让他多坐一会儿,他都不愿意,总会翘着嘴巴,对着她撒娇,好能多出去玩玩儿。可是现在吕兰心希望她的乐乐能站起来大笑大玩儿,但她的乐乐只能像是破表的布娃娃一样,了无声息地躺在床上。

    “公公,东东才多大啊!他才四岁多,连五岁都不到啊!这个年纪的孩子他能懂什么!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难不成要东东给一个商人之子赔命不成!世上没这样的理!”

    乔伊灵被气笑了,“按照二夫人你的意思,是不是想说乐乐是活该,韩东东什么错都没有。要是谁跟韩东东计较,那就是不要脸,心胸狭隘。你是这个意思吧。”

    有些话是只能言传不能意会。乔伊灵把话说的那么清楚明白,林氏一时间还真是有些羞赧,但为了她的孙子荣,她当然不能后退了。

    “太孙妃这话可就是太重了,我是万万不能接受的。我承认,我家东东是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但他只有四岁,难道你们真的忍心让一个四岁的孩子赔命不成!就算是告到官府,不,别说官府了,就是告到皇上那儿,皇上也不会处置东东。”

    “哈——这话说的真是有意思,言下之意只要是孩子杀人犯法了,那就是无罪,谁要是处置他们,就是错的,就是无耻的!韩二夫人的话真是叫我长了见识了!”乔伊灵知道这事情就算闹开了,也不可能拿东东怎么样。

    在现代,还有未成年保护法呢!不到十四岁的孩子杀人,法律也不能判刑!所以屡屡看到未成年人犯事,犯得恶事叫人咬牙切齿,可是偏偏法律不会制裁他们!乔伊灵每次看到那些新闻都会恨得牙痒痒。

    孩子怎么了?孩子犯罪就该包容他们,不能处置他们?哪来这样的理!又凭什么这样子!乔伊灵不服气!非常不服气!

    “太孙妃未免也太分不清亲疏远近了吧!东东可是你的亲侄子!你这是胳膊肘往外拐!”韩二夫人大声说道。

    “我帮理不帮亲!”乔伊灵冷冷道。

    韩国公世子夫人也听不下去了,“二弟妹,东东这次做的太错了!难道你还想和稀泥地将这件事压下去不成!东东这性子要是再不好好教导,以后怕是会出大事!”

    “大嫂,我又没说不罚东东,但是得先说好怎么罚吧!东东才四岁啊!难道真要他为乐乐偿命不成!况且乐乐也不一定挨不过去不是。

    好,就当乐乐挨不过去了,大不了我可以多补偿吕夫人一点金钱——”

    “吕姐姐不缺钱!吕姐姐的生意做遍大江南北!真不缺你的那点子赔偿!”乔伊灵冷冷道。

    韩二夫人一噎,这会儿她真是恨死乔伊灵了。如果不是乔伊灵在这儿,要打发一个商妇这有什么难的。一个小小的商妇难道还能跟国公府对抗不成!可是偏偏有乔伊灵在这里杵着,害的她畏首畏尾。

    “不要钱是吧。行,那就不说钱。吕夫人你的年纪也不小了,也该考虑考虑你的终身大事了。我知道你是个寡妇,后来还不知道跟哪个男人生下了乐乐。你的条件是有些——咳咳,条件有些困难。

    不过你放心,以国公府的本事肯定能给你挑选一个好男人,我可以跟你保证我给你挑选的丈夫起码是五六品官员,原配是不可能了,但是当一个继室是绝对没问题的。从一介商妇成为官夫人,这可是登天之路啊!吕夫人相信你一定会很高兴吧。”

    “韩二夫人,我吕姐姐才不会稀罕你口中的好姻缘!如今乐乐命悬一线,我是一定要讨个公道的!”乔伊灵厌恶透了韩二夫人这种高高在上,她以为她是谁啊,她以为别人都稀罕她口中的这些好处不成!

    韩二夫人气极反笑,她不去看乔伊灵,转而看韩国公,“公公,这一次的确是东东做错了,要打要骂随您!我就不信了,您还真的能让您的亲曾孙给一个商妇的儿子抵命!要是您舍得忍心,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公公您是韩国公,这府里全听您一个人的!您要如何就如何!”

    韩二夫人完全就是耍无赖了!她知道韩国公再气也不可能要了东东的命,最多最多也就是罚的重一点,就是重,那也是有限的。

    韩国公为难了,别看他现在有生气,但是他真的不可能为了乐乐要了东东的命,东东只有四岁啊!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吕兰心忽然怪笑出声,血红的双眸缓缓扫过韩国公府的每一个人,眼底含着浓浓的嘲讽和冷意。

    看着这样的吕兰心,乔伊灵心疼不已,她上前扶住吕兰心,“吕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乐乐讨一个公道!我绝对不会让乐乐白受这个罪的。”

    吕兰心看了眼乔伊灵,疯狂的眼底暂时恢复了平静,眼底透出一丝感激,“伊灵,你一直说我太注重身份了。那是因为天下和你一样不注重身份的人太少。你看看,这就是身份带来的结果啊!

    如果今天韩东东差点害死的是一个皇室子弟,你说韩国公府的人敢包庇他吗?就算韩东东不死,也一定会被剥下一层皮!不对,如果是皇室子弟,韩东东根本不敢动手!只因为在韩国公府的人眼里,乐乐只是一个商妇之子,别看韩国公府的人对乐乐有多好,说白了,他们不就是把乐乐当做阿猫阿狗吗。

    在不影响到他们

    的利益时,他们可以宠一宠,逗一逗乐乐,但是一旦伤害到他们的利益,一个个的真面目就露出来了。伊灵,你看看韩国公,在他心里乐乐怎么可能比得上韩东东呢,他这会儿想的就是怎么保住韩东东,而乐乐——乐乐要是不能过了今晚,他就——他就不行了,韩国公是一点都不会在意的。”

    “吕夫人,老夫不会偏袒东东。东东会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

    “我的乐乐要死了!我的乐乐很有可能没命,但是韩东东这个罪魁祸首呢?你是会将他打得半条命没有,还是直接弄死他!你们韩国公府是只会推出几个下人奴才来抵罪!韩国公,我说的对吗?

    说白了,你们是打心眼里看不起我的乐乐,在你们心里,乐乐永远只是一个卑贱的商妇之子,你们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