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七章 焚天涉险,平安结丹

    吴有道等四大元婴修士去而复返,将自己等人的打算说了出来。

    在这里并没有古兽,是一个很好的庇护场所,所以这些金丹真人毫不犹豫地赞成了。

    他们不像金丹真人,可以面对如同洪水一样涌动的古兽;能够在这里平安度过三个月,即使以枚妖晶都没有,想必他们心里都十分乐意。

    众人来到灵峰上的废墟中,小心翼翼地查看过四周的禁制,然后寻找到了几个被切去穹顶的洞府,改造成新的居住地。

    安顿下来后,一连续数日都没有下山,只有四大元婴修士,继续在怪石嶙峋地灵峰之间,查看还有没有灵药之类的灵物。

    这几天,一切无恙,并没有看到古兽入侵,这里仿佛古兽的禁地,根本没有古兽敢闯进来。

    “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去试一试那一道恐怖的剑痕,究竟能让我领悟几分。”

    这一日,焚天突然悬浮在空中,盯着前方那一道横切山脉的剑痕,跃跃欲试地说道。

    在他眼里有着一股如剑一般凌厉的意志,完全无法撼动。

    “焚天道友,保重!若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赶紧撤。”

    其余三人一脸凝重盯着焚天,郑重地叮嘱道。

    隔着老远都能够感受到剑痕上散发出来的凌厉气息,不用想都知道上面的威力了。

    然而,焚天修炼的是火属性,加上又是一个战斗狂;忍耐了几天后,终于还是忍不住要飞出去,体会一番剑痕中的法则奥义。

    “轰!”

    焚天周身爆发出一股汹涌澎湃的剑气,冲天而起,激荡苍穹。

    随着他靠近那一道剑气肆虐的剑痕,空气中发出一连串呼呼的呼啸声,空间震动,泛起丝丝涟漪。

    一道道让人心悸的剑意划过虚空,落在焚天身上,他周身衣衫飞舞,剑之法则萦绕。

    他一脸严肃,眸中闪烁着一种狂热,艰难地向那一道剑痕靠近。

    衣衫猎猎作响,周身护体灵罡,噗噗地破碎了。

    眨眼之间,焚天身上的衣衫化为碎片,浩荡的剑气,蕴含着恐怖的法则之意,哗啦啦落在他身上。

    一股隔着数百丈还能感觉到有一股凌厉气息的浩荡剑意,奔涌而来,一下子就将焚天笼罩住了。

    “砰!轰隆隆!”

    “噗呲!”

    焚天脸色大变,一抹殷红划过虚空,整个人向后倒飞出来,轰地砸在了山峰上。

    “焚天道友,你怎么样了!”

    其余三大元婴修士见此情形,俱是脸色大变,纷纷飞了过去。

    “你们不要靠近我,我没事!”

    突兀之间,焚天从地上爬起来,咕噜一声盘膝而坐;同时,快速地向众人摆了摆手说道。

    此时此刻,在焚天的身上,萦绕着一层奇异的剑之法则,用神识可以清晰地感应到,焚天体内的灵气十分混乱。

    在焚天的奇经八脉里,仿佛有无数剑意在肆虐地涌动,不停地破坏着他的身体。

    然而,焚天说完后,竟然不在理会众人。

    旋之,他疯狂地运转法诀,开始炼化体内的那一缕缕强悍的剑之法则。

    一时间,焚天似乎化作了千万道凌厉的剑气,周身都彻底笼罩在凌厉恐怖的剑之法则中。

    “这…焚天道友这是以身试剑,亲自去感应到剑痕上的法则之力,好大的魄力啊!”

    任逍遥眼神一凝,突然一脸震惊地说道。

    其余人,亦然一脸敬佩地看着焚天,眼中说不出话的感慨之色。

    焚天这样做,虽然可以更快地参悟透剑痕留下的法则之意,但是十分危险。

    这剑气力蕴含的法则,历经了无数岁月,依然如此强悍,稍不留神,都有可能将法体损坏。

    但是焚天却直接让剑气入体,如同一个亡命之徒,或者是输红眼的赌徒,孤注一掷,以身涉险。

    这种大毅力,向道之心,让其余三人为之汗颜。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焚天身上萦绕的剑之法则之力,逐渐地消失了。

    “轰!”

    数日后,焚天身上突然爆发出一道冲天而起的剑影,整个人仿佛化作了一柄出鞘的利剑。

    “哈哈!富贵险中求,这里简直是剑修的福地啊!”

    焚天老祖长笑一声,嗖地飞到三人面前,脸上是难以掩饰的激动之色。

    接下来的时间,众人在这里安顿下来后,便开始下山去猎杀古兽。

    除了焚天之外,其余三大元婴修士也开始尝试着靠近剑痕,想要领悟上古大能留下的法则奥义。

    ******

    南域。

    天剑宗。

    此时此刻,在王平安闭关的洞府上空,开始凝聚出一片绚烂的灵云。

    各种属性的灵气,从四面八方扩散开来,疯狂地落在洞府上;翻滚涌动,如同一片灵气海洋,轰鸣声大作,威压滚滚。

    王平安所在的洞府,充斥着浩荡的灵力,他整个人都笼罩在了耀眼的灵芒里。

    王平安一脸严肃,阴阳造化诀疯狂地运转着,体内的灵力哗啦啦地流淌着,宛若奔腾的小河一样。

    若是人在这里用神识查看,一定可以发现王平安体内的丹田灵力激荡,充满着生之奥义,死亡奥义,矛盾万分。

    他丹田的内的灵力已经开始凝固,化为真元,筑基的时候灵气液化,到金丹后彻底转变为真元,如同璀璨的晶体,流转奇经八脉。

    “嗡嗡嗡!”

    在丹田里发出一圈圈让人心悸的气息,灵力都在剧烈地沸腾起来。

    殷红似血,璀璨如银两种符文交织涌动,充斥在王平安整个丹田。

    随着四周的灵气奔涌而来,哗啦啦地进入丹田中。

    突兀之间,两个灵力旋涡倏然出现在丹田里,疯狂地吸收灵力;在王平安的神识下,这两个旋涡中,分别隐藏着一股浩荡的死气息,以及一道沛然的生机。

    几个呼吸后,两道璀璨的光芒从旋涡里照射出来,映照整个丹田。

    红隐隐一片,仿佛血光冲天;白光耀眼,似月光洒落大地。

    红银两种符文,混在灵芒里,彻底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看上去让人有种跪地膜拜的冲动。

    片刻之后。

    两个漩涡的灵力逐渐凝固,伴随着无数符文的聚拢,灵力凝聚成一枚灵光璀璨的珠子,珠子上爆发出让人心惊胆战的恐怖气息。

    “凝!”

    王平安周身颤栗,嘴里发出了一声如同野兽一般的低吼。

    紧随着,两枚拇指大小的珠子,陡然悬浮在王平安的丹田里。

    珠子四周符文萦绕,散发出璀璨的金光;但是一枚萦绕的却是殷红的符文,一枚则是银色符文。

    一枚金丹散发出一股毁灭一切生机的死亡气息,仿佛是一尊古老的亡灵,或者万载金甲僵。

    两枚金丹起初只有拇指大小,不过随着天地之间的灵气,哗啦啦地落入王平安的丹田里,然后被金丹吸收。

    金丹滴溜溜地旋转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便大。

    王平安双目紧闭,周身都笼罩一股无法形容的神韵之中。

    几乎在他凝聚出金丹的第一时间,他仿佛与天地融合在一起了。

    在这一刹那,王平安能够感觉到自己清楚地看到了天地之间灵气的波动,神魂似乎已经融化在了天地之间。

    与此同时,他的法体在这强悍的灵力冲刷下,开始泛出一层油腻的乌黑污垢,体内的奇经八脉开始以恐怖的速度拓展,增强。

    体内的两枚金丹,不知不觉中,已经如鸽蛋大小了。

    丹田里生之奥义,死亡奥义,竟然完美共存,敬畏分明。

    丹田之中的灵力,形成两尾太极鱼,两枚金丹分别在鱼,组成了一个神秘的太极图。

    生生不息,相互循环。

    “轰!”

    七天后,洞府中的庞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