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喜的后宫之术

    看见慕君临发呆的样子,水灵儿娇滴滴一笑,这一笑,倾国倾城,千娇百媚。

    慕君临呆呆的看着水灵儿,很快就心中想到不妙,这水灵儿估计是在逗自己呢!

    慕君临可不相信,这水之国的第一天才会对自己动情,敢情她这是欲擒故纵,提前了解对手。

    慕君临这样想着。

    不过慕君临也不是什么好人,你调戏爷?爷立马找回场子。

    想到这里,慕君临立马把脸凑到水灵儿的面前,单手托住她的下巴用冷酷的眼神道:

    “灵儿,你这是在玩火。。。”

    水灵儿显然没有想到慕君临竟然会这样直接凑着上来,双眸中透露着惊讶,还有自己的下巴被男人托住,水灵儿下意识的胆怯往后一退。

    “呸呸呸!臭不要脸。”

    水灵儿吐了吐舌头道。

    慕君临摸了摸鼻子不语,但是心里想着:

    “你丫的这么弄,我还不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在慕君临这一举动下,水灵儿还真不敢再造次了。

    老老实实回到自己的位置了。

    此时火云白神状态不是很好的拿着扩音器道:

    “额!第二轮淘汰赛已经结束了,我知道,今天很多观众一定在想我这么优秀的人,为什么不继续逼逼了。唉!一言难尽,我就不多说了。然后观众朋友们一定很期待了吧!接下来呢!就进行火之国的梁喜选手与隐世家族的剑青兰的比赛,请选手坐好准备,其他的选手回到自己的观战台上。”

    下面的观众看到火云白神无精打采的,就开始讨论起来:

    “你说白神前辈是不是来月事了?”

    “你是不是傻啊?有男的来月事?”

    “有啊!我见过有些男的就每个月有那么几天。。。。。。”

    “哎哎哎!兄弟,你师父是咋地了,今天解说风格不对啊!”

    “唉!还能怎么了?欲求不满所造成的的,师娘最近。。。咳咳。。。不说了。”

    此时火云白神冷冷的瞪着这个丢鞋子的观众,这个丢鞋子的观众名为肖亦白,名字倒是蛮秀气的,这一会被火云白神为人师表无形的威严散发而出吓得不敢作声了。

    此时除了梁喜和剑青兰,其他人都回到了自己的观战处。

    此时剑青兰一身白衣飘零,青丝长发,持剑傲然而立与擂台上,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梁喜则是从随身空间里抽出一把苦无,一脸好奇的看着剑青兰。

    剑青兰说话了:

    “你,就是那个可以变身很多个你的那个?”

    语气很平淡,没有傲气,也没有上位者的气息。

    “你。。。很帅。”

    梁喜说第一个字拉长好一截音最后扯出好帅两个字。

    “谢谢。”

    剑青兰依旧平淡。

    “不客气。”

    梁喜道。

    观众们已经闻到了火药的味道,一场大战即将触发。

    但是,想象中有一点不一样?两人对视久久不见出手。

    是解说大叔没有喊开始?不对啊!

    难道是高手之间的对决,就是这样的?

    观众们一个个百思不得其解。

    只见此时梁喜动了,剑青兰也动了。

    在他们动的同时,观众也跟着紧张起来,要知道梁喜之前的那一招什么掌控雷电,那叫一个帅气,虽然跟慕君临的那一招狂风绝息斩比起来差一点,但是也是非常具有观赏性的。

    就在观众以为梁喜要发动进攻的时候,而且剑青兰也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停。。。我请假。。。我尿急。。。”

    梁喜咧牙笑道。

    “。。。。。。”

    观众们都无语。。。

    猴焰儿捧腹大笑道:

    “哈哈哈!梁喜小兄弟太有意思了。”

    慕君临无奈的叹了口气道:

    “你以为他故意的?他是真的尿急了。”

    慕安茜并不在意台上的动静,此刻正在啃着胡萝卜,上次慕君临给他买了一大堆胡萝卜,她高兴的不得了,时不时的从自己的小空间里拿出那么一根啃一啃。

    慕君临又看了看慕安茜,心中好笑,这小吃货。

    此时火云白神听到梁喜的话也是醉了:

    “毕竟他还是头一次见这种情况,一时间他还真不知所措。”

    火云邪神看了看剑青兰,看看他是什么意见。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