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点子王 作品

第九十一章 战事推演

    “噗!”

    重耳的话太过装x了,管设身后的几名军士都笑出了声。

    与管设一样,重耳对自己的排兵布阵也很有信心。

    作为一个身怀系统的穿越人士,重耳早就把各种兵法熟读于心了。

    更关键的是,重耳的实战经验,是管设无法媲美的。

    短短两年时间,重耳已经经历过大大小小近十次实战,重耳在这其中所学到的,比推演一万次都管用!

    两人都对自己的战事推演充满信心,自然是话不多说,摆起战演盘,就要开始对垒。

    “你是什么军职?”

    管设向身后随行的军士问道。

    “回虎贲氏,我任虎贲中士!”

    “好,那就你来替我落棋吧!”

    论起装x来,管设也不是初生牛犊。

    战演还未开始,他就已经进入了状态,故意挑选了一名与重耳同军职的将士来替他落棋,想先在气势上压住重耳。

    重耳自然不甘落入下风,指了指站在管设身旁的东娄:

    “过来!替我落子!”

    “我堂堂大夫,怎么会……”

    “啪!”

    重耳起身上前一个响亮的巴掌,打的东娄晕头转向,怀疑人生。

    “堂堂一个大夫,说话怎么能言而无信。

    刚刚是不是你亲口说的要成为我的仆从?”

    重耳又转过身,对管设笑道:

    “自家仆从管教不当,还请虎贲氏见谅!”

    重耳这一巴掌,把管设的气势给完全压了下去,管设只能铁青着脸说道:

    “现在你还能嚣张片刻,等你推演败下阵来,看你还硬不硬气!”

    “叔父,你可要帮帮我啊!与他立赌约,赎我回来!”

    话已出口的东娄向管设求救。

    管设自满的抬起头,问重耳道:“你敢吗?”

    “有何不敢?只是不知虎贲氏要拿什么来赌?”

    “哼,你若是能赢我,我把这虎贲氏之位让你都行!”

    管设根本不相信自己的推演会输给重耳个毛头小子。

    ……

    这张数尺宽的方木盘上,两人的身前巴掌大的方块,代表着各自的军帐。

    剩下大片的空地,则是模拟各种地形的疆场。

    双方谁先攻破对方军帐,或者将对方全军覆没,就算获得了胜利。

    眼下重耳与管设对战的这个地形,是一块中间凸起的丘陵。

    很明显,谁先占据高地,谁就获得了胜利。

    “铛铛铛!”

    管设身旁精致的小钟被敲响,他率先落旗,发动了攻击。

    与后世的棋子不同,虎贲战演并无谁先谁后的规则。

    战场上,谁先发制人,便能取得优势,而棋盘上,谁的手快,谁就先行。

    很明显,替管设落棋的中士在第一回合占据了上风。

    “虎贲氏先行,正取山头!”

    高台上一个虎贲军一板一眼给台下的众人直播着。

    这也是推演的规则,双方对垒,底下的普通军士从中学习经验!

    ……

    重耳看着率先冲向高坡的军旗神情如常。

    “同攻!”

    在落后一步的情况下,重耳选择了与管设一模一样的操作,攻向了山头。

    “哼,差之一步,攻守无余!”

    管设轻哼一声,重耳这一步棋,在他眼中可以说是很臭的棋了。

    既无谋略,又无章法。

    落后一步,还与对方同步,岂不是步步要落后?

    “四师压上,一师镇守,一师旁护!”

    管设把主要的兵力全部攻向了山头,只留下一师在后守营,一师在侧打掩护。

    “全军四散,中军不前!”

    重耳这一步棋,把所有人都看呆了。

    怎么还有这么落旗的,不是送死吗?

    看来重耳不懂兵法啊!

    台下的军士们纷纷摇头道。

    站在重耳对面的管设也是一脸懵逼。

    他推演军旗数十年,还从未见过如此弱智的对手。

    连小孩都懂得,分则弱,合则强!

    这重耳怎么就不懂呢?

    还是说,重耳另有诡道?

    “占山据营,镇守疆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