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西峰 作品

第086章 夜三里奇遇记(2)

    难道我是算命天师,铁口直断?

    陈笃心中既讶异又郁闷。

    几分钟前非要胡扯什么家庭大剧,这下好了,演员真的到齐了!

    看着王至才喷火的眼睛,陈笃很快编了个理由解释:“王先生,是这样的,你在京城做房地产开发,我有个朋友也是这个行业的,他曾经和我提过这么一句,说你有个英武非凡的公子,名字读音和写《空中小姐》那大作家一模一样,我喜欢看这作家的大作,于是就记了下来。”

    王志才狐疑地看着他,很快又板起脸来,“你套近乎也没用,今天这事我绝不会善罢甘休!”

    陈笃很诚恳地说:“王先生,你心里应该很清楚,餐厅里也有这么多人目击,整件事情就如我的同伴们所说,本着对孩子的人道主义精神,我们愿意拿出些医疗费用,至于责任之说,那我们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王先生,之前我也看到了,的确是您的孩子先爬到桌子下,然后起身逃跑才自己摔跤的,既然这桌客人愿意出医疗费了,要不您还是先送孩子去医院吧。”王燕不知道何时过来了,怯生生看着王志才说。

    “滚,没你的事!”老妇人突然冲过来,把王燕推了个趔趄,周米卡扶着才没有摔倒。

    老妇人没有再看她,手指着陈笃鼻子恶狠狠说:“钱我们有的是,你算老几?”

    “大妈,那你说该怎么办?”陈笃摊开手无奈道。

    “你们几个跪下来给我家小宝磕头认错!”

    这就是所谓前朝皇家贵族的风范?!

    陈笃惊讶地看着神情狰狞的老妇人,忽然呵呵一笑:“那报警吧!”

    “好,你说的报警啊,别后悔!”王至才拿起大哥大拨打出去,“林所你好,我是王至才,我一家人在三里屯这边的澳洲牛排店吃晚饭,王硕被人打掉了一颗牙齿......”

    听着他的诉说,陈笃看了钟闪闪一眼,钟闪闪心领神会走向柜台,“我也去报警。”

    “no phone!”柜台那个澳洲老头看了眼回过头来的王至才,尴尬地摇头拒绝了钟闪闪借用电话的请求。

    陈笃若有所悟,王至才拥有澳洲身份,这家店说不定和他有着某种勾连。

    “我去找公用电话!”钟闪闪气呼呼往门口走。

    刷,老妇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到大门口,张开双臂拦住了他,“这事不解决,谁也不许离开餐厅!”

    “你让开!”钟闪闪恼火了,伸手就要拉开她。

    “别碰她!”陈笃急忙惊呼,这一刻他金陵彭扶老附体,浑身战栗。

    “他打人!”老妇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干嚎起来,“打我这个七老八十的老人啊,你们还有没有一点良心了!”

    “你,你,我手都没碰到你,有你这么不讲理的老人吗?!”钟闪闪目瞪口呆,脸气得通红。

    “钟哥,回来吧,我们就等王先生所谓的林所来了再说。”陈笃过去拉他回来坐下,“我还就不相信,我们堂堂首都的警察同志,会受他一个商人摆布!”

    王至才冷笑一声,过去把自家老母拉起来,又拉过早已停止哭嚎的王硕,坐到了餐厅老板搬来的椅子上,守护着餐厅大门。

    有几桌顾客连忙结账走人,包括曾经扶起王硕的那桌,周米卡想要去拉住人家,被陈笃阻止了,“米卡,人家不愿多事不用强求。”

    “可,可到时候没人帮我们说话怎么办?”周米卡小脸上惶恐不安。

    “我可以帮你们作证!”王燕挺着胸膛说,声音虽轻,语气坚决。

    “王燕同学,谢谢你了,不过这事你就别参与了,毕竟你还要在京城长待,我们会解决的。”陈笃示意周米卡把她送回舞台去,歉意地看着吴姐和钟闪闪,“抱歉,这次要你们出大力了。”

    “不会有大事的。”吴姐脸上并没有什么忧色。

    钟闪闪恢复了平静,云淡风轻道:“放心吧,我们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