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虎丁 作品

第073章 必须冷静

    “爸!”江羽龙从病床上跳下床来,要跟着他们一起出去。

    铐上江大福手铐的警察知道江羽龙母亲刚刚突遭劫数,也对俩父子深感同情,停下来对江大福说:“要跟你儿子交待什么的吗?”

    “只可惜没能再看一眼我前妻。”

    “这个,我们就不能陪你去太平间了。”

    “嗯。”江大福也满足了,转过身来,“阿龙,老爸对不起你!”

    父亲江大福肯定为了杨小莉而出事吧。而杨小莉很可能就是父亲安排给张明国,替他生男孩的其中一个女人。

    若说自己父亲真要出事,肯定张明国也一样出事,因为他俩是拴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张处长说的“小心女人”,自己还没来得及跟父亲说,但已然猜出,父亲就被女人的事给害了。现在都被抓进去了,再说也没用了。

    父亲说对不起我,你对不起的人不是我,而是我母亲!

    现在母亲人都死了,对不起还能有什么用?江羽龙把脸别到一边去。

    现在他最想要一个人的命,就是祁英!

    江大福见江羽龙不怎么理他,默默地跟着警察出了病房。

    江羽龙跟林奋英、靳勇也跟了出来,一起站在病房的走廊上,看着江大福与江四海被带走。

    应当张明国也可能被带走了吧,江羽龙心想。

    江羽龙病房是单独的贵宾间,是在靠山边的这一幢,很安静。被林奋英与靳勇又拖回病房时,已是深夜。

    病房的窗帘并没有拉上,窗外就是对着山,没有灯光,一片漆黑。

    他平静了下来:“打算再去太平间看一眼我妈跟天善哥。”

    林奋英却把他拦住了:“阿龙,你冷静,这么晚去什么太平间?明早林叔陪你去吧。”

    “林叔,我很冷静。天黑了,我妈她冰冷地躺在里边,肯定很孤单。我去看看她,陪陪她!”

    被林奋英一拦,刚平静下来的江羽龙又激动了起来,说出来的话,都很幼稚,甚至有点像疯子。

    “不行!你先回病床躺下。”林奋英拦他不住,转头向靳勇求救,。

    靳勇也很悲伤,自己的弟兄吴天善就在自己赶到的前一刻被割了喉,全是因为眼前的这个江少爷!

    他阴着脸,上前对准江羽龙脖子就一手刀,江羽龙软软地倒在他的身上。

    林奋英心中暗暗一喜,却对靳勇脸色一变,喝道:“你!”

    “我只想让他静下来!”靳勇把江羽龙扶到床上,把他放在床上躺下,自己坐在床边看着他。

    林奋英仍惦念做江羽龙的亲子鉴定的事:这下好了,省了众多麻烦!

    “哎!护士!”他打开门,跑出去呼叫护士去。

    值班护士进来了。

    “你帮我查查,他怎么啦?”林奋英知道靳勇是江羽龙的保镖,但他假装不知道怎么回事。

    靳勇应他:“不碍事。”

    “你说不碍事就没事吗?护士,你查查吧。”

    靳勇本就不情愿保护江羽龙,现在自己战友吴天善也因江羽龙而死,就坐到陪护床那边去,别过脸,不管林奋英怎么折腾江羽龙了。

    第二天。凌晨。

    青城深夏的清晨,凉意飕飕。窗户对面山坡上的树,在绰约的晨曦与阴凉的晨风里,婆娑寂寥。

    江羽龙从噩梦中醒来,“咻”地一下翻身下地。

    病房只有靳勇相陪。

    林奋英昨夜完成做江羽龙与江大福亲子鉴定的采样任务,就离开了医院。

    其实他只是做个样子而已,他送去鉴定的样本,并不是江羽龙的。

    合衣而眠的靳勇听到江羽龙下地的声音,也立即从陪护床上翻身下床。

    他知道江羽龙想干什么:“这时间点,太平间没人给你开门!我也想再去看看我的弟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