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沈江远父亲

    段长延是个戏精。

    一身便服跟着郑永丰进来,却当着助手的角色,递刀、端碗,动作利索,跟郑永丰配合默契。

    说是打招呼,只是偶尔对上司笙的眼神,冲她笑一笑,并未凑上前来。

    “美女,试试。”

    这助理笑得眉飞色舞,自己卷好一烤鸭肉,趁着余温,殷切地递到司笙跟前。

    “”

    桌上诸多视线幽幽扫来。

    这种夹杂私货的助理,这么大一饭店,是不是该将他开了

    “还帮忙卷的”司风眠见状,眉眼染着暖笑,往后一靠,打趣道,“给我来一份。”

    “你手”

    段长延刚想怼他。

    结果,视线一打过去,就见到司风眠被吊着的手,当即怼他的话适时止住。

    轻扬眉梢,段长延饶有兴致地问“手怎么了”

    “摔了一跤。”

    司风眠随口敷衍,没说实话。

    “哦。”

    段长延点点头。

    然后,一扬眉,看向萧逆“让你哥帮你,我没空。”

    众人“”

    合着是熟人呐

    说着没空的段长延,一转身,又去给司笙卷烤鸭了。

    对于段长延来说,做一样美食是包括服务的,看到顾客喜欢才是终极目的。所以,别看他平时高高在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铺张浪费,被人伺候得连个鸡蛋都懒得剥。可是,一旦面对食物,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别说亲自帮你卷鸭肉了,就算喂到你嘴里,那也是可以的。

    当然

    也得分对象。

    “追你姐啊”

    坐司风眠一旁的单行凑过来。

    司风眠解释“不是。我姐朋友。”

    “朋友能殷勤到这份上”单行难以置信。

    一开始,真当段长延只是个助理,但现在,跟司笙、司风眠、萧逆认识,又穿着便装,不像是店里的工作人员。联想到司笙说的“免单”,明眼人怕是都能猜到这位肯定在店里地位高。

    不是店长就是高层。

    琢磨片刻,司风眠回答“我姐晚辈。”

    师叔师侄应该是差了个辈分的关系吧。

    “”

    单行了然。

    烤鸭是新品,刚做好两只,且是两种口味的,郑永丰全都当面切了。

    段长延负责给司笙卷烤鸭,但没吃几个,司笙就没兴趣了,把他晾在一边,最后一个被段长延直接塞到司风眠嘴里。

    司风眠“”

    你们江湖人能不能甭这么粗鲁

    在司风眠百般恳求之下,萧逆终于给他卷了一烤鸭,结果弄好后一偏头,见司风眠吃得正香,于是,在司风眠的注视下,萧逆将其送入自己口中。

    司风眠心情一言难尽。

    郑永丰忙活完,无事可做,跟司笙微微一点头,就捏着包烟离开了。

    段长延紧随其后。

    一语未言的任飞,在包间门被合上的那一刻,倏然抬眸,朝门口一闪而过的身影看了眼。

    段长延。

    段家小太爷。

    这样张扬跋扈、横行霸道的公子哥,能以厨师、助理身份出现在德修斋想到“德修斋老板姓段”的传闻,任飞心里猜到七八分。

    难怪。

    德修斋的饭菜质量本就毋庸置疑,何况是在老板在店期间,每样端上来的菜都好吃得不行,让人恨不能将舌头吞下去。

    司风眠左手拿勺,吃饭不便,一切都得仰仗两侧的萧逆、单行二人,单行是个贴心的哥们儿,要吃什么给他夹什么,萧逆却觉得他有点挑食的毛病,他不爱吃的全给他挑一份扔盘里了。

    自幼受到教育不肯浪费食物的司风眠“”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