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黑杀令

    两天后,

    银光城内,

    两道身披黑色斗篷的人影穿过街道进入一个极不起眼的酒馆内,酒馆的侍应生招呼两人在靠窗的位置坐下来,这两人正是安东跟林真真。

    原来当安东带着林真真回到崖壁上方的洞穴时,周泰他们已经不见了踪影。

    林真真有伤在身,安东尽管有些担心,但是仍然在洞**休养了两天后才带着林真真来到银光城。

    酒馆内散发着一丝浓郁的酒香,夹杂着劣质香水的味道。这种酒馆的客人基本上都是银光城底层的普通人试时常光顾之地,尽管不起眼,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一杯劣质酒水,三五个小菜,再加上几个扭动腰肢揽客的女人。

    点的菜端上来,安东示意林真真动手,他则细细地听着耳边嘈杂的声音。

    “为了找到那个杀死克劳森的家伙,据说尤特家族已经发出了黑杀令。”

    “不会吧,尸人族已经快有十年没有出现过黑杀令了,为了一个克劳森,不值当啊。”

    “你知道什么,听说克劳森手里有尤特尸王的精血被那个家伙盗走了,一滴尸王级精血,你说值不值。”

    突如其来的小道消息瞬间就引爆了整个酒馆,对于生活在黑暗世界边缘的银光城内的普通人而言,尸人族的黑杀令并不陌生。

    正是因为不陌生,所以他们才会讶异于尸人族的大手笔,黑杀令可不仅仅意味着令出必杀,也意味着一笔庞大的赏金,可以说是赏金猎人世界最高的任务之一。

    一旦完成黑杀令的任务,那获得的不仅仅是一枚尸人族尸将级强者的血核,还有百万银币的赏金。这可是一笔巨大无比的财富。最重要的是,完成黑杀令任务的人,还能向发布任务的尸人族家族提出一个力所能及的要求。

    浅酌了一口果浆酒,安东嘴角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

    黑杀令!

    真是好大的手笔。

    看来千军猜得不错,自己还真的是捅了一个大篓子。

    那个捷足先登取走精血之人更是可怕,果然将精血失窃的包袱甩到了他身上。

    不过对于此时的安东而言,只要还没有暴露,那么黑杀令的危险并不大。

    但是这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会爆炸,一旦爆炸,那自己可定会成为万人之敌,到时候恐怕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所以当务之急,

    最紧要的就是找到那个获得精血之人,将危险灭杀在还未暴露之前。

    填饱肚子,安东很快就若无其事地带着林真真离开,直奔神秘中年男子所在的当铺。

    安东推门而入,柜台后面,中年男子仍然不厌其烦地在做着看似极为琐碎的工作,擦拭那把怎么看都不像是宝贝的银刀。

    “霍当家的,我又来了!”

    中年男子叫霍山,这是安东从千军嘴里知道的消息。

    但是一抬头看到竟然是安东,霍山显然有些讶异,随即就在安东有些吃惊的表情中,竟然起身直接把当铺的门关上,然后一副神经兮兮地盯着安东好一阵打量,看的安东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直到他即将有些绷不住的时候,霍山才终于开口说道:

    “克劳森真是你杀的?”

    “不然呢?”安东掏出胸口的布袋子,放到霍山面前。

    瞥了布袋子一眼,霍山似乎仍然有些难以置信,拉开袋口瞅了一眼,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30枚新鲜的尸灵血核,看来你真的是杀进了尸人族的老巢,真是好东西啊。”

    感叹了一句,霍山立即将袋口合上,随即朝安东看过去。

    安东不动声色地朝身侧的林真真瞥了一眼,示意她坐下,随即又将布袋子推到霍山面前。

    这家伙竟然迟疑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面带苦笑地点了点头。

    “算了,帮人帮到底,不过你可别出卖我,尸人族的黑杀令,我可承受不起。”

    “放心,黑杀令虽然厉害,但是我还想多活几年。”

    霍山这才松了口气,将布袋子收了起来,随即转身从身后的柜台某处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