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对决(下)

    白衣人一击未中,撤剑疾退。

    顺天王一飞三丈倒挂大殿金龙穹顶之上。头发如一条条蛇般四散。

    顺天王在这同时恢复了本来面目。

    海神王。

    当世一人的海神王。

    他眼睛里展现出睥睨的霸气。他对峙着寻梦公主一干人等。

    金殿雾气更浓,飘飘忽忽,朦朦胧胧。

    也不知雾气从何出来。

    毕竟是海神王,寻梦公主等人不敢妄动。

    海神王道。

    “很好。”

    寻梦公主笑道。“你的计划也很好,天下谁还能抵挡白衣人和海神王的联手”

    海神王道“不错。”

    寻梦道“不过你想不到既然你能收买文武大臣,我也可以换了文武大臣!”

    海神王亦道“不错”

    寻梦又道“你更想不到你可以收买他,我也同样可以!”

    “不错,你说的不错。”

    “所以...现在...”

    海神王眼光中已有杀机。“所以你认为我败了?”

    “你还有机会?”

    “当然。”

    “哦?”

    海神王一字一字道。“我出手你们可能抵挡?”

    寻梦公主道“就算我和他联手也不能,或许连十招都接不到”

    海神王狂笑道“寻梦公主你知天下不能阻挡我和他联手!你可知天下谁能阻挡我出手!”

    海神王若是出手!命何在!

    我字开口海神王出手!

    海神王身形落下。

    他只是掌轻轻的一挥!

    空气中顷刻之间肃杀起来!

    无形的掌气!无形的剑气!

    掌中无剑掌中却有剑气!

    剑气震荡四处激扬!

    寻梦公主劲袍膨胀!猎猎作响!

    殿上一群人剑争鸣齐出手!向海神王出手!

    千剑万影。

    海神王不过再轻轻的一挥掌!

    无形剑气裂空声响!

    无形剑气变成千万剑!以气化剑何人可敌!

    十几人以剑作挡在后退。被剑气逼退!

    在这时金殿龙柱带漆的血味弥漫!

    带漆的血味来的诡异。

    又起一声乌鸦啼叫。

    寻梦公主一笑。

    这一笑随即消失,消失在阴暗里!

    金殿瞬间完全黑暗!

    在金殿完全黑暗后。寻梦公主等人不见了。

    皇宫大殿死一般的沉寂,死一般的黑暗。

    海神王陷在黑暗中,他知道寻梦在此做了陷阱。

    海神王以掌催气。

    剑气欲发。忽然闻到了一股纸灰气!

    死灰复燃而且烧着了一张纸钱。

    纸钱一着亮白光,纸光一亮即灭。

    海神王终于知道了带血的漆味是什么。

    是棺材。

    棺材带血。四周两层。就像一个包围圈将他包住。

    海神王目光闪动。又完全黑暗。

    棺材里就是寻梦对付自己的机关。

    天下没有人能抵挡自己出手。棺材里若是对付自己的东西。

    那棺材里就绝不是活人!

    在黑暗中海神王想到了蛊术!

    是那种狸猫?还是那种行尸?

    海神王在想。

    不容他想在这多想一刻。金殿忽然又亮了。可它已有了变化。

    海神王跳动的目光中金殿此事已不再像金殿。完全是一个寿材店。

    每一个棺材都没有上钉棺材没有盖子,上顶都布置着用七八种颜色光亮的纸做成了花圈。

    花圈上四五对碧绿的亮光。

    是狸猫的眼睛。

    黑色的狸猫碧绿的眼睛幽光,伏在棺材上的花圈上!

    狸猫躬身。

    乌鸦再一次的啼叫。海神王的眼皮忽然的不觉得一跳!

    棺材忽然的立起!

    只见棺材里白面敷厚粉,朱砂涂嘴唇。八角罗帽青衣皂袍闭目直躺赫然是死人!

    那狸猫哇呜一声竟伏到了上面去!

    海神王当世第一人,目光及远当看的更清楚:那狸猫竟然在对着死人嘴吹气!

    狸猫嗜斗善幻。

    行尸猛扑耐打。

    看样子寻梦公主为了对付自己两种全部用上!

    他知道寻梦等人可以在金殿消失,必然装置了机关。他完全可以去寻找机关。

    不过有些人可以死但不可以逃不可以走,海神王就是这种人。或许这是他最重要的决战,他不能逃,不能走,胜就是九五之尊,败就是死。

    海神王深知蛊术了解对付蛊术亦后发制人。

    海神王毕竟是海神王。他催掌凝剑气!

    先发制人!

    掌一翻。剑气纵横!往一口棺材打去!

    砰的一声。

    棺材印上剑印!

    海神王自笑道。

    “好”

    原来棺材是金石做的棺材!

    这一震,棺材里的带漆血流出。

    这一震,行尸欲动腥臭气散发。

    海神王凝气待发掌。

    喵呜一声。

    闻声响狸猫如惊恐。

    狸猫面目狰狞看着海神王躬身欠足露爪毛发竖起仿佛欲扑过来!

    正这时一刹那尸体猛地张嘴一口咬住狸猫!尸体动弹两下随即一口吞下,露出森森牙齿,如弹簧般弹起!

    五月初五金陵城上。

    滔滔东去江水,巍巍金碧高楼。

    秦淮河畔,金陵城楼。

    天下似乎没有比这更好更高的城楼了。

    城楼高有十几丈。城上阁楼的屋檐如钩。

    巳时。距离高玉成慕容白两人对决还有一个时辰。

    阳光打在琉璃碧瓦上,闪出耀眼的光芒。

    现在比光芒还耀眼的是剑。

    剑光耀眼,比武之地,两人还没有到,十几名掌门剑客已提前在四周,他们的剑出鞘,为了防止有人扰乱比武场地。他们也是为了更加接近面看到两个绝世剑客对决。

    城下之地,亦有许多守城之兵防卫。

    防卫之后亦是江南武林七十二派的人士。

    海灵子问凌霄。

    “凌霄掌门,你觉得这一战谁赢的机率大”

    凌霄子轻轻的吐了口气。

    叹道“我也不知道”他接着分析道“高玉成年少成名,当年和白首盟剑中骄子胜云天一战已是名动江湖人尽皆知,随后据说他亦是龙渊剑之主又曾经身入海王岛,现在六年过去了,他的剑法深度亦不得而知”

    海灵子却笑道“我听说当年高玉成和胜云天一战只是一个计划而已,或者说不定胜云天故意败给高玉成的。”

    凌霄子摇头道“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