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青1311 作品

第十八章 嘗新 (十二)垃圾堆上的新發現

(十二)垃圾堆上的新發現

“詹老闆,你說這話簡直就是丟咱連的臉!哦,不,丟三棵樹的臉!哦不,簡直就是丟咱們塔里木兵團人的臉!”八個饃饃氣哼哼地站起來,指著他數落,“咱們塔里木人家,哪年的秋天不是甜瓜西瓜一麻袋一麻袋地往家裡扛?蘋果梨子不是一筐子一籃子地往家裡?!瓜果三五分錢一公斤!我看你家的床底下也沒少堆過瓜呀果的,你說這事,簡直就是給咱們連抹黑!讓別的連隊看笑話!”

臺下,又是一片笑。

詹老闆自己也跟著笑,慢條斯理地:“同志們,你們,特別是八個饃饃同志,哈馬斯想岔了!額說的垃圾堆上的瓜果皮、葵花籽殼,是全連職工們哈馬斯還沒分時,垃圾堆上就有這些東西了!而且,這些年來,幾乎,年年如此!”

臺下的笑聲、嘈雜聲,立刻,消失了。

人們緊盯,他的嘴唇。指導員、連長對視了一眼。

“而且,去年夏天有一回,我還在垃圾堆上發現了十來個米白色、螺絲帽形狀、一分錢大小的東西——”詹老闆高高抬起自己的右手,拇指與食指曲成一個小圓圈。

“這些一節一節白色小螺帽樣的東西,額長這麼大,以前從來沒見過!摸著好像是骨頭,但,又不是豬骨頭、羊骨頭、牛馬骨頭,也不像雞鴨骨頭。額覺得怪可愛的,就撿回去,打算給娃娃們當玩具。嘿,沒想到,路上碰到了劉副連長,劉俊義副連長。額讓劉副連長給看看,這玩意兒到底是啥東西。沒想到,人家劉副連長掃一眼,就脫口而出:是魚骨頭,這是大魚的魚骨頭!到底是大連長,他說解放前在鄭州的一家大飯店當學徒工時,看見最有錢的人家吃過特別大的魚,留下的魚骨頭,就是這樣的!”

臺下,職工們,炸鍋了:

“魚骨?魚骨頭!”

“大魚骨!”

“螺絲帽一樣的,魚骨頭?!”

“儂看見過嘎杜額魚骨頭哇?”

“見過?連聽過,還是頭一回呢!”

“誰出來講講,到底咋回事啊?”

“小螺絲帽一樣的魚骨頭?乖乖,那得多大的魚啊?!”

“聽說咱塔里木河裡有一種胖頭魚,特別大!”

“詹老闆說的螺絲帽魚骨,不曉得是不是那種胖頭魚的?”

“別說大魚,這麼些年,咱們連小魚也沒分過一次呢!

指導員、連長不易察覺地,瞪了低頭的劉俊義一眼。

劉竹影放下手裡的半截翠綠毛衣袖子,目光穿過人縫,看到高司務長在用手背擦臉上的汗。

臺上,那幾個連領導們一個個,也滿頭大汗。

“同志們,同志們!聽我講兩句!這裡有些當官的,是不太像話!我今天要借東風,大著膽子在這裡說句公道話、心裡話。前年秋天,左場長來阿拉連隊檢查工作時,和大家一起吃午飯,大家還記得哇?”白武德站起來大聲喊道,俱樂部頓時靜下來,他臉上有一種掩飾不住的興奮。

“咋記不得?左場長和我們一起蹲在棉花地裡吃飯、說笑,我們吃的是包穀饃饃就煮葫蘆瓜,左場長只比我們多一個包穀饃、一碗皮牙子炒雞蛋,左場長讓我們夾他的炒雞蛋,我還夾了一筷子蛋吃呢!我當時也想,我們的連隊領導們蠻不錯呀,上面不吃捧,下面不逢迎!”嘰嘎大聲道。

“他們哪裡不逢迎?那才是他們摸準了場領導的脾氣,投其廉潔之所好!博得場領導的好感而已!背地裡,卻私拿私分,多吃多佔,幹些見不得人的勾當!”白武德氣憤道,白皙的臉上,兩邊太陽穴的青筋突突地跳。

“白武德,你不要無中生有、亂噴糞!”張連長漲紅了臉,惱怒道。

“我亂噴糞?我只要說出兩個字,同志們,你們就曉得我白武德有沒有亂噴糞!”白武德微微一笑。

“兩個字?”

“哪兩個字?”

“嘗新!嘗——新,嘗一嘗滋味的嘗,新舊的新!”

“嘗新?”臺下有人小聲咕噥,“聽說過呀!”

只有劉俊義抹了一把頭上的汗,大聲說了句:“嘗新,我聽說過!早幾年就隱隱聽說過。白排長,你來連隊才不到三年,你是咋曉得嘗新這個事的?”

臺下,大家的目光齊刷刷集中在白武德的紅口白牙上,靜得一根針掉地上也聽得見。

“去年五月的一天,我發燒,燒得老結棍時,包穀饃、煮葫蘆瓜,哈馬斯吃不進!那時,我還沒結婚——”白武德摸摸自己油亮的分頭,得意笑道,“一個好心的菜地班丫頭,偷偷給我拿來兩根嫩黃瓜。我呀,感激得來!她說,其實,那兩根黃瓜是從送給連隊領導們嘗新的鮮菜中偷偷抽出來的。我很震驚,第一次曉得了嘗新這個詞,嘗新這個事!”

他神色立刻嚴肅起來:“這丫頭告訴我,所謂嘗新,就是嘗新鮮。蔬菜、瓜果剛一下來時,大家還沒吃時,得先讓他們幾個人嘗新!伊還說,自打伊六零年來這裡,兩任連領導,嘗新就從沒斷過!只不過,我們這些新來的上海人不曉得罷了。她還千叮嚀萬囑咐我,千萬不要講出去!但是,為了鬥私批修,社會主義大廈不被毀於蟻穴,既然,領導們都說要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暢所欲言,我豁出去,放出來了!”

臺下,響起一片嗡嗡聲,有人暗地給白武德翹起了大拇指。

臺上的一排領導們,低著頭,不斷擦著臉上、額頭的汗。

臺下,王眉娥想起家裡案板下那半盆子舊報紙包的羊雜碎,手心裡,冒汗了。

“而且,我聽說,別的連隊,甚至,場部自己的園藝隊,哈馬斯有嘗新的傳統!白排長勇敢地揭開了蓋子,我也說兩句自己的心裡話!”簡新國從舞臺一側走出,兩眼炯炯有神。

“同志們,我聽說特別是銅板,哦不,高飛當上司務長後,咱們連嘗新的種類更是不斷翻新、擴大。三號羊圈附近條田試種的花生、蠶豆,水閘上養的魚,養雞場的蛋,試驗田的葵花籽,哪樣不在嘗新之列?!而我們大夥兒啥時見過一粒花生蠶豆、一片魚鱗?!我當時聽了,就又震驚又生氣。太不公平了!可是,嘗新這事,連里人都只敢怒不敢言,暗地裡說別的連隊可能也都這麼回事。幾年了,誰又把他們怎麼了?可我,偏不信那個邪!就趁著鬥私批修、大鳴大放的好時機,勇敢地站出來,敞開天窗說亮話!領導們想想,私下裡嘗新這個事,到底有沒有?如果,真的有,該咋辦?”

臺下,靜悄悄的。

臺上,也靜悄悄的。

沉默了約莫四五分鐘,一排領導們眼神交流後,都點點頭。

田指導員上前一步,莊重而又真誠:“同志們,首先,我要感謝這個偉大的時代,感謝同志們的大膽揭批暢所欲言!不然,我們可能離犯罪的道路,離懸崖越來越近!

其次,我代表連領導們真誠感謝詹大泉、白武德、簡新國三個同志!正是他們的勇敢,把多年來發生在咱們連隊,當然,也不只咱們一個連隊才有的——嘗新,這個事,拱出了檯面!當然,不能因為別的連隊、別的單位有嘗新的行為,就可以減少我們連領導幹部的負疚感!嘗新,領導幹部私下裡多吃多佔的這塊遮羞布,被這三個勇敢同志正大光明地,扯下來了!

同志們,我也不多說了,從今天起,嘗新這個詞,從咱們連的字典裡,抹去了!永遠抹去了!

同志們,我們說到做到,從今天起,大家一起來監督我們!最後,我們給大家鞠個躬,真誠道歉!”

田指導員說著,上前一步,面對臺下鞠了一躬。

其他幾個連隊領導,也上前一步,面對臺下鞠了一躬。

臺下,是一片熱烈的掌聲,和一雙雙樸實熱情的眼睛充滿希望地望著鞠躬的連領導們。

“簡文教,你領頭唱個——幹起來,幹起來,大寨紅花遍地開!這隻歌,作為咱們今天上午這個大會的最後一項活動吧。現在,離平時中午下班還有二十三分鐘,同志們早點回家燒午飯吧!同志們,咱們下午包穀田裡見!”田指導員說著,退到左側幕旁。

臺下,報以歡快熱烈的掌聲。

簡文教手拿大喇叭,意氣風發地從左側幕邊,幾步跨到舞臺中央,揮舞著喇叭,指揮起來:“同志們,我先來一句啊,學大寨,趕大寨,預備起——”

於是,歡快豪邁整齊的歌聲,響徹俱樂部上空:

“學習大寨呀趕大寨,

大寨紅旗迎風擺,

她是咱公社的好榜樣啊,

自力更生改變那窮和白!

堅決學習大寨人,

敢把那山山水水另呀嘛另安排!

幹起來,幹起來,大寨的紅花遍地開!幹起來,幹起來,大寨的紅花遍地開!

學習大寨呀趕大寨,

大寨精神放光彩,

窮山惡水不可拍呀,

開動腦筋改造那大自然!

科學實驗打先鋒,

你聽那豐收的喜訊接呀嘛接著來!

幹起來,幹起來,大寨的紅花遍地開!幹起來,幹起來,大寨的紅花遍地開!

學習大寨呀趕大寨,

大寨風格記心懷,

國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呀,

集體和個人妥安排!

先進不忘幫後進,

敢把那別人的困難擔呀嘛擔起來!

幹起來,幹起來,大寨的紅花遍地開!幹起來,幹起來,大寨的紅花遍地開!”

俱樂部裡,嘹亮的歌聲震天響。

“嗚嗚嗚——”突然,窗外的老胡楊樹枝亂顫,黃風呼嘯,捲起折斷的沙棗枝、掃蕩下來的鑽天楊黃葉,滿天飛舞翻滾著,來了!

“同志們,不好了!大黃風來了!說不定會下冰雹!同志們,快,各排各就各位,趕緊去昨下午的包穀田裡,掰包穀、運包穀!”張連長扭頭看了一眼霎時遮天蔽日的窗外,大喊一聲。

“大家放回板凳、椅子,去家裡拿了筐子籃子,趕緊去包穀地!張連長,你帶著大車班去拉包穀。我帶掰包穀的五個排,趕緊先去還沒掰完的大田裡。”田指導員臨危不亂。

俱樂部裡的人們,蜂擁而出,低頭、用胳膊用脫下的上衣護著頭臉,急急奔走在飛沙走葉的大黃風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