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如月 作品

第551章 狀告當朝皇后

顧沉揹著雲嘉,走的很穩當。

從馬車,到花轎的距離並不遠,顧沉很快就走到了。

親自彎腰將雲嘉送進花轎中,用所有人都聽得到的聲音說道:“你背後,有整個北梁。”

雲嘉的眼睛,忍不住有些溼潤。

心頭脹脹的。

在宮裡,她和九皇兄他們並沒有多少交集。

從小到大,說過的話屈指可數。

只是因為這次漠北的試探,才有了交集,但更多的也只是利益交換。

而且,她還是沾光的那一方。

畢竟,她並未主動站出來,也並未真的幫三姐解決了問題。

可是她的母妃,卻實打實的得到了皇貴妃的庇護。

如今,她也感受到了九皇兄的善意。

雲嘉眼睛紅紅的,幸好有蓋頭隔著,旁人看不清,只能聽到“嗯”的一聲。

顧沉這才起身後退一步,看向摩柯。

摩柯看著顧沉,好一會兒才說道:“我漠北,向來友好。”

顧沉微微一笑:“我家小妹,就麻煩你了。”

摩柯點點頭:“應該的。”

目送摩柯一行迎親離開後,顧沉這才翻身上馬,目光幽幽看著前方:“回程。”

北梁京城,還有一場仗要打呢。

不過,也不是什麼硬仗。

想必已經差不多了。

顧沉並沒有估算錯,這幾日京城確實發生了幾件大事。

先是燕銘學押了一眾人入宮。

在御書房,燕銘學一一陳述了這些人的罪證。

最後叩頭道:“燕家慚愧,底下竟出了這般不忠之輩,幸而微臣察覺,才並未釀成大錯。”

“剛剛微臣所述,乃是這些人的罪證,認證物證俱在,還請皇上過目。”.m

趙無謂接過燕銘學呈上的證據,雙手呈給明德帝。

明德帝翻看了片刻後,眉頭緊緊皺起。

半晌後才冷冷問道:“你要狀告你的姑母,當今皇后?”

燕銘學點點頭:“家國大義在先,微臣只能大義滅親,但還望皇上能看在我慶國公府世代忠良的份兒上,對皇后娘娘從輕發落。”

未央宮。

燕茹菲得到消息後,整個人都是懵的。

她愣愣的看著茱萸,眉頭緊緊的蹙在一起,聲音都有些發飄:“你說什麼?”

茱萸眼睛裡都是淚,焦急的說道:“燕大公子在殿前狀告您與察合臺有私謀,還說您買兇欲殺九皇子與和碩公主。”

“人證,物證都全了,咱們派去的人也都被抓了。”

“娘娘,這,這可怎麼辦啊?”

燕茹菲嘴唇動了動,好一會兒才有乾澀的聲音發出來:“銘學說的?”.m

茱萸點點頭:“是,他,他也太沒良心了。”

燕茹菲身子一晃。

茱萸忙的抬手將人扶住:“娘娘……”

燕茹菲抿著唇,一隻手死死的抓著茱萸的胳膊,長長的護甲似錐子一般陷入茱萸的皮肉。

劇烈的疼,讓茱萸差點兒站不住。

又忙的叫了一句:“娘娘……”

燕茹菲一隻手猛地抓住一旁的扶手,聲音更加沙啞了:“父親……慶國公……”

茱萸忍著疼:“也在,他和燕大公子是一起的。”

燕茹菲手上的力道突然就鬆懈了。

整個人像是沒了骨頭一般,緩緩滑坐在地上,任憑茱萸怎麼扶都扶不住。

急的茱萸連聲叫道:“來人啊,來人啊……”

燕茹菲氣若游絲:“別,別叫人。”

茱萸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落:“娘娘,您別嚇奴婢……”

燕茹菲臉色蒼白:“本宮,本宮沒事兒。”

說著,擺擺手。

茱萸這才轉頭看向倉皇跑進來的宮女太監,冷了聲音:“都退下去吧。”

等到所有人都退下去之後,茱萸這才將燕茹菲扶起來。

扶到一旁的軟塌上:“娘娘……”

燕茹菲靠坐在軟塌上。

茱萸忙的倒了一杯茶水過來:“您喝點兒水,靜一靜……或許,事情沒我們想的那麼糟糕。”

燕茹菲接過茶水,機械般的抿了一口。

什麼滋味兒都沒喝出來。

好一會兒,燕茹菲的瞳孔才開始慢慢聚焦:“你說的對,此事還有轉圜的餘地。”

茱萸忙的問道:“娘娘的意思是……”

燕茹菲捏緊了手指:“棄車保帥。”

茱萸愣了一下,而後點點頭:“奴婢明白了。”

燕茹菲深吸一口氣:“去吧。”

茱萸起身:“娘娘放心,奴婢一定會把事情都辦妥的。”

說完,茱萸便離開了未央宮。

燕茹菲捏著手指,靠坐在軟塌上,一顆心提在了嗓子眼兒。

她並沒有被逼上絕路。

她還有退路。

只是,可憐了她辛苦維持的那些棋子,這一次要盡數丟掉了。

隨即,又抬手掐著太陽穴。

她頭疼。

她怎麼都沒想到,暗殺顧沉失敗的根源,竟然是慶國公府背後捅了她一刀。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慶國公府的榮耀。

他們怎麼能……

燕茹菲捏緊了手指,嘴裡喃喃著燕銘學的名字,又猛地咬緊了後槽牙。

像是要把燕銘學這三個字給咬碎了一般。

她的好侄子。

呵……

燕茹菲正在心裡奮力罵燕銘學的時候,蘇沛然帶著一行人來了。

“奴才給皇后娘娘請安。”

不等燕茹菲說什麼,蘇沛然又說道:“奴才奉旨前來,請娘娘即刻前往御書房。”

燕茹菲慢悠悠問道:“何事?”

蘇沛然恭敬一笑:“奴才只是奉命行事,並不知曉內情。”

說著,又微微躬了身子:“娘娘,請……”

燕茹菲坐直了身子:“本宮知道了,容本宮梳洗更衣後,便隨你們一起去御書房。”

蘇沛然並未退下:“娘娘,聖旨傳召,您即刻前往御書房。”

“即刻”兩個字,蘇沛然特意加重了語氣。

燕茹菲微微蹙起眉頭,僵持了片刻後點點頭:“本宮知道了。”

話是這麼說,但燕茹菲還是在榻上呆坐了片刻。

直到蘇沛然再開口催促。

燕茹菲這才起身:“走吧。”

蘇沛然垂手跟在燕茹菲身側:“茱萸姑姑呢?不用她隨行嗎?”

燕茹菲瞥了蘇沛然一眼:“蘇公公好手段,不但在乾清宮如魚得水,如今都管到本宮頭上了?”

蘇沛然忙的垂頭,身子更彎了一些:“奴才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