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章 自立死亡flag(求鲜花)

    某个私人会所里的一个豪华房间内。

    琨沙正和几个蓉城的黑道大佬商量着‘大事’。

    这次他亲自来蓉城谈这个生意,其实只是顺便,因为他正好在云省谈完一笔大买卖,听说蓉城的下家林宗山突然死掉了,他有些意外,因为双方前阵子才刚联系过。

    然后,就有人联系上了他,要跟他谈新的合作,他看距离不远,就决定亲自过来看看,毕竟蓉城的市场也是比较大的,值得重视。

    他虽然常年藏在缅甸老巢里,但他的眼线一直遍布生意所及的每个地方,所以对于蓉城地下黑道的情况也很了解,今天跟他谈生意的那个白痴以为自己是地头蛇就想对他下黑手,不得不说实在天真。

    说到底,蓉城的这些黑社会,跟琨沙这种生活在缅甸那种混乱地界的毒枭相比,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他们虽然也心狠手辣,也杀人,但杀过的人加起来,估计都没有琨沙多。

    而且,琨沙手里有大量的热武器,也根本不是充其量只有一两把小手枪的他们能比的。

    在琨沙面前的这四个男人,是眼下蓉城地下最大的四个帮会的老大,他们以前都是被林宗山踩在脚下的,现在林宗山死了,他们立即冒了出来,想要瓜分毒品市场这块大蛋糕。

    不过他们不像之前死掉的那个白痴,知道自己没能力吃独食,所以选择了合作。

    五个人一翻商议之后,就确定了交易关系,琨沙还把带来的一口袋毒品给了四个大佬,而四人也分别拿出了一箱钱交给琨沙。

    五个人各自叼着雪茄,貌似亲热地握手欢笑,跟演电影似的。

    在谈完‘正事’之后,琨沙翘着二郎腿随意道:“对了,我一直奇怪,林宗山到底是怎么死的?”

    他虽然是缅甸人,但一直和中国人打交道,汉语说得很流利。

    一听这个问题,原本都一脸笑意的四个帮会老大的脸色顿时都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四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迟疑道:“林宗山的死……邪乎得很,他和他的女人还有心腹本来在ktv里,突然就不见了,然后再出现时就都已经死了……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琨沙笑道:“我听说……他是在什么‘直播’里被杀死的,有趣得很,到底什么意思?”

    四个大佬的表情越发不自然,一人道:“那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