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4 宣战

    应城被毁,吴用完成追击回到应城之后不久。

    御灵检总部这边。

    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大步走向总部大门。

    这青年没有做什么遮掩,甚至可以说,很有一点肆无忌惮的意思,所以还没靠近大门,就被总部的守卫看见了。

    “前方御灵检总部,来人请止步接受检查!”

    两个守卫第一时间迎了上来,这青年十分配合,没有乱动也没有硬闯,老实的站在那里接受守卫的检查。

    “你叫什么名字?

    干什么的?来这里干什么?”

    “我叫陈伐旧,新世界二首领,来这是想要找你们负责人谈谈。”

    “陈伐旧?新世界?”

    两个守卫有点懵,什么玩意这是?

    “额,就是邪恶组织的首领,你们觉得坏得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的那一种。”

    陈伐旧这么一说,那两个守卫就明白……个屁啊!

    依旧是一脸懵逼好不好,甚至是更懵逼了,有谁见过邪恶组织首领自己往御灵检总部撞的?

    这两个守卫甚至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拿他们两个寻开心来着。

    “退后!”

    就在这两个懵逼的同时,一个凝重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几道身影几乎是同时出现,直接围住陈伐旧的同时,也将两个守卫护在身后。

    这几个身影落地,那两个守卫还是有点懵。

    毕竟这时候出来的这四个,他们好像都没见过。

    “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赶紧下来!”

    一直到后面他们队长喊,他们两个这才如梦初醒,赶紧慌忙后退。

    而陈伐旧这边,他始终没动弹。

    不管是那两个守卫后退,还是自己被包围起来,他始终没有做什么多余的动作,就站在那里一脸好奇的看着把自己围住的几个人。

    “你们御灵检挺有底蕴啊,瞬间就能出动四个八阶的强者。”

    陈伐旧的眼力很不一般。

    大概这么一扫,眼前这四人的底细他就看了大概。

    眼前这四人,不管是哪一个的实力都非同一般,至少是不会逊色狂刀血爪几个。

    更重要的是,这四个隐隐然给他一种同气连枝好像是一个整体的感觉。

    别看他们只有八阶后期,真打起来,爆发出来的战斗力估计能比拟九阶了,在眼下这一个九阶为峰轻易不动的地星,御灵检的总部能够拿出这么四个人来,足可见御灵检的底蕴。

    而这边陈伐旧能看出眼前这四人的底细,这四人可就看不出陈伐旧的底细了。

    陈伐旧的身上,像是笼罩着一层迷雾一般,让人看不清看不透。

    但可以肯定的是,眼前这人的实力绝对非同一般。

    这一种非同一般,更让四人警惕了。

    “你到底是谁?”

    “这一个问题我不是回答过了吗?新世界的二首领陈伐旧,哦,顺便说一下,不久之前应城的事情是我一手策划的!”

    听到这话,原本还能沉得住气的四人脸色一变:“说什么?”

    陈伐旧眼睛一眯:“我说,应城的事情是我一手策划的。

    是我让人毁了应城御灵检分部,灭了小半个应城,初步估计,死在这一次事件当中的人,最少应该也有几万出头吧。

    这一种规模的死伤,在别的国家都算是大事件,更别说是在华国。

    在号称地星最安全的国度搞出这么大动静来,我应该是第一个,这应该能算是一份十分了不得的履历才对吧?”

    陈伐旧的这话,像是一把烈火一样,直接把眼前这四人的鲜血点燃了。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嚣张,这么丧心病狂的罪犯。

    犯下如此滔天的罪行,居然还敢在御灵检总部以用这一种戏谑态度承认了自己的罪行还沾沾自喜,这让眼前这四个为守护华国征战一生的四位怎么能够忍受?

    “你该死!”

    四位几乎是同时出手,想要镇压这一个凶徒。

    陈伐旧当前的这一位对着他一爪抓下,一条青龙的虚影凭空出现。

    左边的这一位一拳砸出,一只白虎的虚影凭空出现。

    右边的这一位一个鞭腿,踢出了一道朱雀的虚影。

    后面的那一位这是一掌推出一只玄武的虚影。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就是眼前这四位使用的功法,同时也是他们的代号。

    四象同气连枝,一同出手都不同怎么引导,就能相辅相成。

    “四象吗?挺不错的,不过光靠你们几个想镇压我还远远不够。”

    也不见陈伐旧做什么动作,光是抬眼一看,一股充满毁灭气息的拳意翻涌而出,顷刻间直接摧毁了还未成型的四象阵法,直接将围在他身边的四象击退十数米。

    一击之下,陈伐旧的实力尽显。

    “九阶?!”

    四象脸色铁青,满脸凝重。

    “对,猜对了,就是九阶!”

    陈伐旧嘴角一扬,回答的同时还撇了一眼几乎是在瞬间各种防御就已经被激活的御灵检总部,脸上的笑容更深:“别那么紧张,我知道你们华国的九阶,除了那老道士剩下都在禁地。

    我还知道,那老道士不在这里,现在对于我来讲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虽然他在赶过来了,但我真愿意的话,其实还是可以搞点事情的。

    能不能毁掉你们总部不好说,但让你们灰头土脸一波还是可以的。”

    陈伐旧这么一手,四象更紧张了。

    他们倒不是怕陈伐旧,而是怕他搞事情。

    “别那么紧张,说是这么说,但我今天真没准备做点什么过分的事情来着。

    要做的事情,我的人在应城基本都已经做了,我现在过来,其实就想跟你们的人谈谈。

    只是没想到,你们御灵检这么不懂礼数。

    我都到门口了,你们管事的不出来,就让几个满脑肌肉的莽夫出来,这可就很没有气度了。”

    四象恨得牙都快咬断了。

    “谈谈?有什么好谈的?

    你犯下了滔天罪行,早晚有一天我们会将你绳之以法,用你的人头来祭奠应城死去的人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