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应如是

    ()        李江河这两天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具体那里不对劲他又说不上来,一直到周庆茹随口提了一句,最近怎么没有看到小吴,李江河这才知道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

    对啊,小吴呢!

    他放在那里打磨的那一个膨胀坏了的小屋呢?怎么好几天没看到这家伙了?这家伙在干么?还在做绿树庄园的任务吗?

    李江河当场就给吴用去了一个电话,嗯,没人接。

    这情况倒也很常见,吴用以前要是沉迷于修炼,那电话能在几个小时之内回上来已经很迅速了。

    不过李江河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所以直接去了一趟吴用宿舍,到了宿舍李江河才发现吴用已经三天没回家了,这就让李江河很皱眉了。

    “他干么去了?接了什么任务了吗?”

    带着这样的疑惑,李江河回到了部门,准备查一下这小子现在在干什么,在不在部门。

    然而让李江河没想到的是,他到部门之后,还没看到吴用呢,就先看到了一个有点出乎他预料的人。

    确切的说,应该是一行人才对。

    平常轻易看不到身影的应城分部的副部长张朝龙。

    之前被他抓到的黑伞人,还有一个三十来岁,带着一个黑框眼镜穿着一身西服,看上去很斯文很典雅的中年人。

    看他们这样子,貌似是要把黑伞人给放了,李江河这眉头就给皱了起来靠了过去。

    “老张,这什么情况这是?”

    那边的黑伞人一看李江河靠过来,脸上顿时就露出笑容了。

    托李江河他们的福,他不仅完美作品计划失败,自己还着实过了几天‘好’日子,心中憋着怨气呢,有机会他当然不介意恶心一下李江河。

    然而他还没说什么,他边上的那一个中年人眼疾手快暗中出手制止了他作死,异常低调的站在边上让张朝龙处理这个事情。

    “这一位是‘著名’的律师应如是应先生,我今天算是见识到这一位先生的业务能力了!”

    张朝龙在著名两字上咬得很重,而李江河在听到对方的名字时,脸色也沉了下来大概猜到了是什么情况了。

    “他给他脱罪了?”

    “什么叫脱罪,我本来就没有犯什么事情好吗,是你们太小题大做了?”

    黑伞人有点安耐不住自己的作死之魂,然而李江河没理他,也没有理那一个应如是,直接问张朝龙。

    “我很好奇,他是怎么给这一个威胁公共安全,违法炼制驱使邪灵,盗掘坟墓,非法入侵他人住宅的罪犯脱罪的。”

    关于这个,张朝龙明显也憋着一股气。

    对方明显是有备而来,一到场直接一口气把黑伞人所有的罪全部洗脱了。

    非法入侵他人住宅方面,他们买通了婆婆的亲戚,从他手中拿到了一份几个月前开始的租房合同。

    这一条他们还跟你讲点道理,剩下的三条他们直接耍赖了。

    盗掘坟墓方面,应如是直接让御灵检方面提供相关证据,最好把婆婆骨灰都找出来。

    这怎么找?婆婆的骨灰在炼制邪灵的时候已经消耗干净了,没有关键证据,罪名当然就不成立了。

    接下来则是黑伞人所有罪名当中,最重的一条是威胁公众安全。

    而这一条,应如是直接抓住漏洞,说御灵检这边没有证据能够证明,黑伞人提供的那些邪灵是黑伞人安置的。

    他们甚至还反咬一口,说是应城御灵检部门的工作不到位,以至于让应城出现那么多危险邪灵。

    听他们那意思,是还要应城御灵检分部给黑伞人送一面锦旗来着。

    而在违法炼制驱使邪灵这一方面上,对方直接拿出最关键的东西了,一份虎龙山弟子的身份牌,证明黑伞人是龙虎山的嫡传弟子了。

    这一份证明一出来,即帮黑伞人把炼制邪灵的罪开脱了。

    当初组织上打造御灵者这一个修炼体系的时候,各个传承千古的势力都出了不小的力,其中就有虎龙山这一个势力,而且这一个门派还是最早靠过来的几个门派之一。

    而虎龙山这一个势力有特殊性,他们传承下来的东西,很多都是跟僵尸鬼怪有关的。

    组织上为了千金买马骨,就给包括虎龙山的几个门派开了门,给了他们研究炼制邪灵特权。

    虽然这一种特权是有界限的,但保住黑伞人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虎龙山身份牌一出现,黑伞人关于邪灵炼制的罪也就开脱掉了。

    另外,这一个身份牌的出现,也让这一件事的性质变得复杂起来。

    牵扯到门派,而且还是和组织有深度合作的门派,再加上组织上有虎龙山出身的人说情,张朝龙也没有办法,只能把黑伞人给放了。

    “走吧,我们到里面说。”

    这种事情张朝龙当然不可能当众讲,有点丧气的拍了拍李江河的肩膀,然后像黑伞人和应如是挥了挥手,示意这两个家伙没事早点滚蛋。

    应如是那边见状着实松了一口气,正准备拉着黑伞人走呢,黑伞人不乐意了。

    “等等,应先生,我这还有点事情需要委托您帮我处理一下!”

    “您有什么委托我们先离开在谈!”

    应如是脑袋大了起来,赶紧拉着黑伞人要走,他不知道黑伞人想要做什么,但不重要,他和黑伞人不是一路的,他的活就是把人捞出来,既然已经做到做好了,他就不想要在节外生枝。

    但黑伞人不想就这么走。

    不是他非要作死,他也没有办法,他必须得这么做,因为眼下对于他来讲是很难得的机会,他这时候要是走了,和应如是一分开没有了虎龙山这一杆大旗,他在想要把护身符要过来可就不容易了。

    所以,这一个机会他绝对不能放过。

    “应先生,这事情在这里就能说,离开了反而不好说了,我要委托您的事情就是要您帮我起诉面前这一位李先生,以及当初和他一起抓我的那一位吴先生。

    我要起诉他们暴力执法、抢夺他人财物、还有……”

    “啪!”

    黑伞人话都没说完,李江河直接一巴掌把他拍晕了。

    …………

    嗯,重要的事情说几遍。

    故事发生的是平行世界,故事背景和现实没有任何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