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懵逼

    长平禁地,27营!

    吴用昨天刚刚生的【混元一气剑】三层,今天就给用上了。

    一剑斩出,一口气的功夫,吴用体内的灵力瞬间清空,团子还给补了一大截才勉强够用。

    而且剑还没伤人呢,吴用自己的身体就先裂开一条条裂缝,大股大股的鲜血往外冒。

    那伤势触目惊心!

    没办法,三层的【混元一气剑】对于吴用现在来讲负担太重了。

    不过负担重,威力也大。

    灰色剑气亮起时,两个五阶邪灵其实并没太在意。

    区区一个三阶御灵使而已,就算是亡命搏杀能爆发出多恐怖的实力来。

    两人下意识就要拦住吴用这一击,顺便再赏给吴用一剑将他杀了。

    这时悬崖上的那一尊邪灵将的声音响了起来。

    “蠢货,闪开!”

    “什么?”

    那两只五阶邪灵一愣,这一愣直接葬送了其中一只五阶邪灵的小命。

    混元一气剑斩来,毕竟靠近吴用的那一只下意识伸手吐出灵力一拦,结果根本拦不住,连灵力带手到身体直接被吴用一剑展开了。

    后面的那一只五阶邪灵倒是没死,在前面那个被斩杀之后反应过来,下意识后退避开了吴用那一剑,但依旧没彻底避开,被吴用的混元一气剑碰到了一下手臂。

    那一只五阶邪灵马上脸色一变,第一时间自己把手臂削了下来,这才保住自己一条命。

    一波爆发,斩杀一只五阶邪灵,断一只五阶邪灵的手臂,混元一气剑恐怖如斯,吴用恐怖如斯!

    可惜,吴用现在没时间嘚瑟了。

    那还活着的那一只五阶邪灵在断了自己一臂,脸色狰狞无比,第一时间对吴用狠下杀手。

    仅剩的一臂对吴用临空一指,一支狰狞的骨瓜凭空出现抓向吴用的心脏。

    吴用这时已经毫无反抗之力,不过下面的老周他们不可能坐视不理。

    “枯木生根!”

    “然血烈焰斩,给老子死!”

    在吴用突然出手之时就已经在蓄力的刘老根和老周两人同时爆发。

    一根枯木直接拉着已经成血人的吴用后退一大截,于此同时,老周双目赤红,直接爆发拼命的技能劈出一道血色的炎刃斩在骨爪上,企图拦下这一击。

    只是五阶和四阶之间的差距不是拼命就能磨平,就算是一方已经受伤也一样。

    血色的炎刃当场粉碎,骨爪却只是微微一顿黯淡几分然后继续砸了下来,依旧是抓向吴用。

    断臂之仇,它不杀吴用岂能罢休?

    所幸的是,27营不止老周和刘老根两个四阶。

    骨爪落下的同时,钟铁衣和明心两个也爆发了。

    “给老娘爆!”

    “真言·普度!”

    钟铁衣的铁锤,明心这段时间抄袭游戏某角色打造的技能也都砸了过去。

    两个四阶强者同时爆发,这才勉强打碎那一只骨爪,而钟铁衣和明心两个付出的代价也都不轻。

    钟铁衣的铁锤砸飞了,明心的骨头裂了。

    随手一击,轻伤三个四阶,这就是四阶和五阶之间的差距!

    这还没完,那五阶邪灵一爪没有建功,随手又来了一爪。

    老周等人脸色大变,都咬着牙想要再次拦下,但除了刘老根之外,剩下三个都已经来不及。

    至于刘老根,之前三个四阶面前拦下一击,他现在只有一个怎么可能自己一个人拦下一击。

    一个木盾刚刚出现,就被骨爪刺穿了。

    这种情况下,刘老根脸色大变破口大骂。

    “妈卖批的赵铁柱,我们俩一起接的保护任务,你他娘的还要打酱油到什么时候?”

    刘老根这话一出,27营的人还有上面还未落地的那五阶邪灵都是一愣,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一阵平平凡凡的声音在那一只五阶邪灵的背后响了起来。

    “谁跟你说我打酱油了?我这不是在干活吗?”

    “什么?”

    那邪灵脸色一变,猛的一个转头,看到了一张特平凡的脸,而几乎是同一时间,一把匕首刺向他的后心。

    吓得那一只五阶邪灵后退了一步,同时散掉了攻向吴用的骨爪。

    而等到那一只五阶邪灵散掉攻击之后,他才发现出现在他身后的赵铁柱那一把匕首在刺出十厘米左右就停了下来。

    不仅匕首停下来了,人也动弹不得。

    那一只五阶邪灵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属下无能,累得将军出手,还请将军恕罪!”

    原本在悬崖之上的那一个邪灵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营地下面。

    此时此刻的它完全无视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五阶亡灵,而是把目光放在奄奄一息的吴用身上。

    “很好,非常好!

    区区一个三阶人类,一剑就杀了我一个部下,废了另一个部下一臂。

    战力堪称恐怖!

    另外,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营地外的那些阵法都是你布置的吧?

    小小年纪不仅能有这一种战斗力,还能有这样的才能,你很不错!”

    说话间,邪灵将伸手就要提住吴用的脖子。

    这时一条绿色的藤蔓伸了出来,准备拉住吴用就跑,结果这才刚刚伸出来,直接就能不能动弹了。

    “哟,还有一只三阶草木灵灵宠?不对,应该不是一只,是两只才对,我方才从上空俯视下来,看到那边还有一块草木灵培育田,那边还有一只绿色的小家伙。

    这么说的话,你不仅是一个阵法师,在草木灵的培育上也很有造诣啊!

    这样的话,我就能理解为什么这一个营地的人都要保你了,你这样的一个天才的命确实是比他们的都值钱。

    不过可惜的是,现在在我这,你越是天才就越该死!”

    说着,邪灵将又伸手要抓脖子,看到这一幕,27营全体成员脸色大变。

    然而从邪灵将落下来的那一刻,27营的全体成员就像是被点了穴一点,不仅动弹不得,就连说话也做不到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依旧有人站出来保护吴用,确切的说站出来保护吴用的并不是人,而是他家的团子。

    邪灵将手臂伸出,护身符的防护凭空出现,团子第一次在人前冒了出来,双手高高扬起尽量把自己的身体撑大一点想要以此吓住邪灵将。

    “不许过来,过来团子就吃了你,团子很凶的!”

    团子的突然出现确实是把邪灵将吓住了,它愣了好久都没有动静。

    团子还以为对面的坏家伙被自己吓住了,赶紧趁机拉着吴用想要跑。

    然而她那小胳膊小腿的根本就没有力量拉动吴用,小脸憋得通红,也不见吴用移动一寸,这可把团子急坏了,泪花都出来了。

    不过这时候的团子极为坚强,虽然眼里噙着泪花,但没哭出声来,只是很卖力的在拉着吴用。

    当然,那只是无用之功,不一会儿,邪灵将就从狂喜当中回神来。

    “小家伙,别废那个劲,今天谁也救不了他,不仅是他,这一个营地的所有人的都要死,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杀你,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

    说着,邪灵将蹲了下来,把手伸向团子。

    这可把团子吓坏了,终于再也没憋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不过哭归哭,怕归怕,团子却没跑来着。

    因为吴用还在这里!

    “你不要过来,团子要保护吴用,你要过来团子就咬死你!”

    尽管已经是被吓得躲到吴用身后,吓得都哭出来了,团子依旧想保护吴用,学了她从电视上看到的她觉得最凶的狗狗发怒样子咧嘴呲出缺了一颗门牙的牙齿,企图吓住对方。

    虽然她已经很努力了,但谁会被她这样吓住呢?

    这一幕看得吴用十分心疼十分愤怒,但他一点办法也没有,现在的他说话都没有力气。

    而邪灵将则开怀的笑了起来。

    这样的一只器灵他很喜欢,因为马上就要成为他的器灵了。

    邪灵将正准备伸手把团子抓过来,这时候一阵细微到几乎听不见的脚步声响起,转头看去是一只绿色的小家伙迈着稀碎的步伐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邪灵将顿时笑了起来。

    “哟,这个小家伙也要过来保护它的主人?”

    说着,邪灵将转头看了一眼吴用:“你养的这些小家伙都挺忠心的啊?不错,我很喜欢,放心吧,你死后我会帮你照顾的!”

    在他说话的功夫,绿崽已经跌跌撞撞的走到他面前来了,这时候正伸出肥肥的小短手要打他呢,可惜小短手太小,挥了好几次都没打到邪灵将,反倒是把邪灵将给逗笑了。

    “这小家伙想打我呢?来来来,我给你这个机会!”

    说着,邪灵将把一只他看得真真的无比透彻的,确实是只有三阶而且是辅助类毫无战斗力的绿崽捧了起来,完了还把脸凑了过去。

    “来,你不是要打吗?给你打!只要你能伤我一根寒毛,我就放了你主人!”

    话刚说完,绿崽胖乎乎的小手扇了过来。

    “啪!”

    一声细微的,像是气球被刺破一样的声音响起,然后那一尊强大无比的,连动手都没有就让整个27营失去反抗能力的邪灵将就像是被针猛刺的气球一样爆炸了。

    这一刻,27营的人和邪灵全懵了……

    “(oД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