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笑 作品

214 李江河在行动

    “人是在你面前被抓的?”

    长平禁地,营,裴武峰办公室内!

    李江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站在了办公室里了。

    此时的他面沉如水,杀气纵横。

    裴武峰头皮发麻“那个,江河你听我解释……”

    “我问你是还是不是?”

    “是!”

    李江河霸气绝伦,裴武峰咬牙应声,下一刻,冰蓝色的锁链凭空出现。

    刹那间,警报声响了起来。

    一营之内的强者脸色一变,第一时间向着裴武峰的办公室围了过来。

    准备冲进办公室救裴武峰,结果还没冲进去呢,裴武峰先出来了。

    当然,不是走出来的,而是被抽出来的。

    “不是敌人,没你们什么事,下去吧!”

    裴武峰虽然有点狼狈,但伤的不是很重,第一时间把围过来的人打发走了,这才从刚刚被自己砸出来的那一个办公室的破洞钻了回去。

    一回去,又被李江河给捆住,拉到了面前来。

    “连个人都保不住,还当个屁的一营营长!”

    玉牌那边,李建国揉着脑袋。

    “够了,江河这事情不怪武峰!”

    李江河的火气没被压下去,这下反而更加生气了。

    “不怪他怪谁?怪您吗?出了这一种事情,您不第一时间通知我也就算了,还准备封禁地不让我进来,您这是什么意思?”

    你说什么意思?

    裴武峰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锁链,又看了看自己一片狼藉的办公室,忍不住一阵摇头!

    李江河回头瞪了一下裴武峰“你摇什么头?我帐还没跟你算完呢?”

    “江河,现在最重要的,不是算不算账的事情,而是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等把吴用救回来,你要怎么算账我们慢慢来行不行?”

    裴武峰跟李江河搭档过一阵子。

    知道这家伙的脾气,所以他一开始就顺着李江河的脾气走。

    先让他抽一下出气,在把最关键的问题拿出来。

    这一套组合拳下来,李江河在冷哼一声之后,把裴武峰给放了。

    看到李江河渐渐冷静下来,裴武峰松了一口气,他那知道,这时候玉牌那边的老李这会已经完全坐不住了。

    作为一手把李江河培养起来的存在。

    没有人比老头更加了解李江河的性格,这时候如果他没有亲自过来震住李江河的话,那这混蛋能做出什么来,就很难说了。

    而这边的李江河也了解李建国,他在这会直接就把玉牌给捏碎了,不给老头说话的机会。

    “吴用现在是什么情况?怎么会被抓的?被谁抓的?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事到如今,裴武峰也没有办法隐瞒。

    只能把事情大概的跟李江河交代了一下。

    “这么说,现在吴用是被邪灵军抓住,而对方的目的,极有可能是拿吴用换取一个离开禁地的机会?”

    “是!”裴武峰点了点头!

    李江河想了想,伸出手来“把那个灵器给我!”

    “你想干什么?”裴武峰警觉了起来。

    “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吴用是不是真被抓住了而已!”

    这话裴武峰一万个不信,灵器他也不想交给对方,但他这态度一表现出来,李江河那边脸色就沉了下来。

    “你确定不给?”

    “江河,这事情我们会处理的,我保证绝对会把吴用给救回来了!”

    对裴武峰这个保证,李江河嗤之以鼻“你要真能保证这个,他就不会在你面前被抓!”

    裴武峰脸色一黑,但这事情他也没有办法解释。

    或者说,这时候的他做什么解释也没有用,只能想办法跟李江河周旋一下,稳住李江河。

    可惜,李江河不是那么容易能稳住的。

    “你真确定不给是吧?”

    就几分钟的功夫,冰蓝色的锁链再次出现了,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狂暴。

    裴武峰很清楚的知道,面前这家伙根本就不是可以讲道理的主。

    他东西要是不给,李江河接下来做什么都很难讲!

    实在是没办法,裴武峰最终还是把灵器交了出去,拿到灵器李江河二话不说直接杀出一营。

    看着狂奔而出的李江河,裴武峰总感觉李江河有点不对劲,至于是哪里不对劲,一时半会没品出来,他也没时间细品,生怕李江河搞出事情来,第一时间追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一路狂奔。

    仅仅几个小时,就再次飙到了迷雾深处,邪灵军军营附近。

    在这里,李江河的动作终于慢了下来,给裴武峰追到他的机会。

    “根据灵器的反应,吴用就在前面的军营当中。

    这一片是邪灵军的大本营,在往前面进一步,就很容易被对方发现。

    一旦他们发现我们的存在,我们想要偷偷营救吴用就……喂!”

    裴武峰话都没说完,李江河直接冲了进去!

    “这混蛋到底怎么了?”

    李江河给裴武峰的感觉是越来越不对劲了。

    虽然李江河平时也莽,但没这么莽的,他这么一冲进去,必定会被邪灵军发现。

    这时候,两个七阶强者同时出现,傻子也知道肯定是为了吴用。

    这会让邪灵军认为吴用这一枚筹码的价值极重,到时候邪灵军这边,一定……

    等等!

    裴武峰脸色一变!

    这不会就是李江河的目的吧?

    他这二话不说直接冲过去,不会是发现了在这一种环境当中,想要偷偷营救基本不可能,所以搞这么一出就是为了增加吴用在对方心里的价值,好来最大程度确保吴用的安全吧?

    “有点这个意思,而且,他这应该不只是要确保吴用的安全这么简单。

    他现在这么一冲,应该还有逼着我们跟邪灵军低头的意思。

    御灵检对邪灵轻易不会妥协的,更别说是跟长平禁地的邪灵军。

    一旦邪灵军以吴用作为筹码谈判的话,我们会想办法营救交涉,但绝对不会轻易答应放邪灵军出去!

    但他现在这么冲出去,进一步确认了吴用的价值。

    到时候,李江河在耍一耍狠,以他的……

    我们也只能咬牙认了!”

    裴武峰这么一想,感觉李江河真的是在下一盘大棋,唯一往他不确定的是“李江河有这智商吗?

    他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做出这种决策来?”

    woyouyigeshuxgba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