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落青花 作品

第三百六十章 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待着林凡再有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似乎在无尽的黑暗中,浓郁的酒气吸引着他自主地蠕动身体,掘开泥土,前行而去。

    “请迅速补充酒力!”

    ……

    系统的声音在林凡耳边回响,此时的他却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只能隐约间感受到酒气的方位。

    一边爬行着,林凡一边回忆着自己失去意识前发生的事。

    之前攻击自己的剑仙是汪洋所变,但那道精神力只有三级的水平,为何会让自己失去对肉体的控制?

    按照笛离的传音,林凡趴在了地上,但让他失去对自身控制的,似乎不是精神力。

    对了!

    林凡隐约间记得当时还听到了木不怨的声音,似乎她和笛离还有一番争吵!

    突然,林凡背后一冷,当初他可记得木不怨可以自由进出自己的剑域。

    “若是你身死了,木不怨可以带着你的剑域继续存活。到时候,你这剑域可是个大宝贝!”

    这般声音出现在林凡耳边,联系到当日众人的交谈,林凡知道自己被利用了,被利用成为木族培养生命之树的母体!

    感受着身体周遭的元素之力,林凡突然发现,此刻他能感知到的只有空气中的元力,连一丝元素之力的气息都感受不到。

    甚至连自己的须弥戒都无法打开!

    一丝火气从林凡心头生出,他却又无可奈何。

    “我这是境界跌落了嘛?还不如一个剑皇?”

    这种无力的感觉就像自己当年被蔡斌封印一般,失去对于剑力的感知,只能以凡人的身体继续生活。

    又被打回原形了嘛?

    酒气似乎就在前方不远,可林凡却是感觉身体越来越重,像是有一座大山在不停地挤压着他。

    借着这股挤压之力,林凡的精神力自行调动而出,原来不是他的意识处于黑暗之中,而是他自己的身体处于一个封闭的控制之中。

    之前自己身体的蠕动,似乎是钻进了深层的泥土中,才会有这般沉重之感。

    “这……这是……”

    林凡突然发觉自己身体前方五米处,居然有一片巨大的湖泊,最让他兴奋的是这湖泊中居然全部都是酒!

    原本放缓的动作这一刻变得愈发有力起来,强烈的求生欲刺激着林凡不停地向前。一旦有了努力的方向,怎么会担心前进的过程?

    借着强大的肉体之力,林凡变成了一个人形钻头,拼了命地向前挤压而去。

    只要有生的希望,说什么也不能轻易放弃!

    林凡咬着牙不停地向着前方挤压。

    4.5米!

    3米!

    1.5米!

    ……

    耗尽最后一丝力气时,林凡终于触碰到了精神力感知的边缘。

    “噗!”

    捅开面前最后一层泥土的瞬间,酒池中的水流竟是直接将林凡生生冲退了三米。酒水可是自己的生命之源,林凡当即张大了嘴,不管酒还是土全部吸入口中。

    “清冽酒泉,获得酒力5000点!”

    抿着嘴的林凡,没有继续听到系统的声音,精神力感知之下,发现自己竟是被涌出的酒水给冲回了原来被“埋葬”的地方。

    可气的是,这酒水竟是将自己肉体钻出的这条路给全部冲刷一空!沉重的泥土,瞬间便将林凡挖掘出的通路给覆盖。

    也就是说,自己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啊!

    5000点的酒力还不够塞牙缝,看着自己数据中不停减少的酒力,林凡再次感受到了命运的捉弄。

    明明酒池就在前方不远处,可是自己却没有丝毫力气再继续前行。林凡即便再想前进,这身体居然丝毫不听使唤。

    “系统,恢复体力啊!”

    “酒力不足!需维持宿主基本生命,现有酒力不得消耗!”

    “大哥,你能不能变通一点!前面不远处就是大把的酒水啊!”

    无论林凡再如何呼唤,系统都不再作声。暗骂了一声这死板的系统,林凡绝望着攥紧了双拳。

    “要是能打开须弥戒就好了,拿出源剑直接挖过去!”

    这么想着,林凡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精神竟是进入了须弥戒!刚刚的酒力看样子是让他恢复了一丝剑力,这才可以进入这须弥戒中。

    毫不犹豫地准备拿出源剑的时候,林凡突然看到自己须弥戒中放着的万酒泉!之前收入了月下储存的粮食,在花前楼闭关时,林凡特意嘱咐月下给他准备了不少清水。

    还不到七天的时间,不知道这其中的酒水有没有酿好!

    心神一动,林凡的手中出现了源剑与万酒泉。不管三七二十一,林凡张口便将这万酒泉中的液体朝着嘴中灌去。

    借着源剑搅开的空间,林凡使劲地吸着万酒泉中的液体,感知到没有丝毫酒力的产生,林凡不禁愤怒地抛下万酒泉。

    “什么都和我作对,这是一点都不给我活路啊!”

    若是等待万酒泉中酿出酒,岂不是还要五天的时间?

    好巧不巧,万酒泉砸在了源剑上。

    “砰!”

    看着万酒泉化为斑斑碎片,这下却是连最后的生机都没了。林凡闭眼凝神,只能休息休息,借着源剑的锋利,再重新爬去酒池了。

    “嗡!”

    碎裂的万酒泉处落下一块金黄的小石,林凡眼神一动,这黑暗中如此耀眼的小石居然释放着浓浓的酒香!

    对了,万酒泉既然能酿酒,它其中一定带着某种酒酿!

    天无绝人之路啊!

    林凡直接将这金黄的酒酿吞入口中。

    “酒酿之源,获得酒力1亿点!”

    听着系统的声音,林凡当即道:“恢复体力!”

    “消耗酒力5万点,恢复成功!”

    感受着重新回到身体中的酒力,林凡兴奋地一拳砸开堵塞自己的土壤,一头扎进了巨大的酒池之中。

    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这一刻的林凡感受到了无比的自由,这种充斥着力量的感觉,当真是太让人怀念了。

    上一秒的林凡无比的绝望,下一秒的他重新生出希望。

    一忧一喜极端的心态,倒是让林凡体验了一把什么叫人间悲喜。

    “吸!”

    林凡落入酒池底部,张大口吸收着酒池之中的酒水,听着系统的声音,林凡暗道:“这一次绝不能再大意了!”

    “吸收成功,获得酒力2000点!”

    “吸收成功……”

    林凡闭眼凝息,却是发现自己依旧感受不到周围的元素之力。吞下这酒池中所有的酒水,林凡感觉自己的膀胱几乎要爆炸!

    看着酒池底部的一个坑洞,林凡当即走上前去,对着这坑洞直接释放起来。

    粗束的尿液顺着坑洞渗入地下,林凡闭眼看向自己的数据板:

    境界:初级剑圣

    精神力:七级(0/100000000)

    肉体(可改):银品初阶(0/10000000)

    骨骼(可改):银骨(0/1000000)

    酒力:  2亿(+)

    这巨大的酒池给予自己的酒力,才将将能补上万酒泉中的一块酒酿给自己带来的酒力。看来还是酒酿的纯度决定了酒力的多少,自己以后倒是得想办法多弄点酒力啊。

    看着自己逐渐减少的酒力,每秒都在减少,林凡不禁纳闷道:

    “系统,我的酒力为何一直在减少?”

    “是否花费100万点酒力查询?”

    林凡早已经习惯了系统的这般模样,心头确认后,安心等着系统的回复。

    “宿主剑域缺失,元素之脉失去寄宿之地,在短时间内找不到代替之物的话,宿主将面临生命之源枯竭的状态!

    酒力的流失方向便是在弥补生命力!

    宿主务必注意,下一次酒力透支后,系统将直接脱离宿主!”

    听着系统的声音林凡一惊,岂不是说自己如果找不到一个能替代剑域的东西,等着酒力流失完,自己就会没命了?

    按着现在酒力流失速度估计,林凡最多再活一个月!

    若是期间再调动酒力,得不到酒力补充的话,林凡可是要直接陷入死亡的!

    替代剑域的东西,这可是听都没听过的!

    这般想着,林凡不禁一激灵,手一抖,源源不断的尿便弄在了手上……

    狱中。

    尹悠看着外面乱动的人群,低声道:“似乎发生了什么事,留在这里看守的几个剑仙竟是不见了!”

    拜珊珊靠着墙壁,卷着身下的枯草,轻声道:“不管发生了什么,都和我们没关系啊!

    也不知道林凡现在在剑界如何了……”

    尹悠看着拜珊珊周边散发出的相思之域,连忙出声道:“珊珊!你的剑域!”

    拜珊珊瞬间惊醒,他们被抓入监狱便是对方以为他们只是普通的人类。若是被发觉他们几人都是剑修,问题可会变得严重的。

    庄望看了眼头顶的滴酒处,破骂道:“这群剑仙,走了就走了!莫不是把这酒水都给带走了?”

    钱多多一把推开庄望道:“我看看!没酒可让我怎么活?”

    庄望在这个密闭的空间中转了起来,自从被抓后,他们的生活变成了这样喝酒,转圈,喝酒,转圈……

    “大哥,你看着点,我调点剑力吸一下酒。说不定又堵了……”

    尹悠瞥了眼馋嘴的钱多多道:“动静小点,上次可是差点被发现!”

    拜珊珊坐起身看向牢门外,笑着道:“随他去吧,毕竟牢外的人都不多了。剑仙一个都没有,剑圣可发现不了我们!”

    说着,拜珊珊看向庄望道:

    “大哥之前还说我们得了机缘,踏入剑圣的境界可以纵横剑界了,想不到出师不利啊!在这牢中一待就是这么久……”

    庄望看向拜珊珊,他自然知道拜珊珊的意思是林凡还不到剑帝的境界,怎么在这剑界中生存?

    “别担心,林凡是凡人的时候都没人能奈何得了他,更别说他现在已经是剑皇了!说不定等我们再相遇的时候,他都是高级剑帝了!

    很有可能也是两种元素的剑修呢!”

    庄望说罢,尹悠嗔怪地踢了一脚庄望,轻声道:“呆子,哪壶不开提哪壶!你忘了多种元素的难度么?

    我们四个人吸收了几乎一个宗派的力量,才将我们四个弄到剑圣的境界。林凡连剑帝都不到,被那个强者抓住,怎么会有生存的机会?”

    尹悠的声音不大,但在场的都是剑修,如何能听不到?

    “轰!”

    这般悲伤的情绪还没蔓延开,钱多多那里便出现了意外,头顶的缝隙处竟是被轰然炸裂。大腿般粗壮的水流瞬间流下!

    钱多多像是提前有反应一般,瞬间就张开了自己的剑域,将落下的水流一滴不剩地吸入自己的剑域中。

    三人一脸呆滞地看着钱多多,这般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他们到能接受,只是钱多多一脸激动让他们不由得捂脸不语。

    “多多,你有必要这么饥渴的表情看着这水么?”

    钱多多鬼魅地看了一眼众人道:“之前让你们喝,你们不喝,这酒水中的浓郁程度,可不必我的猴儿酿低!”

    “好了好了,就你聪明,我看你是不是要把这所有的酒都接完!”庄望看着钱多多的模样就气,这家伙最近可是没日没夜地在这里喝,别说他的剑力还真的变强了几分。

    “嫂子,拉个结界呗!我直接一次性把这酒给他吸完,反正现在外面没有剑仙,也不会有人感知到这里的异动。”

    尹悠挥出一道微光道:“抓紧时间,收完了酒我们就从这离开。这个牢房我是待的够够的了,要不是担心这些剑仙没走远,说什么我也要把这里拆了!”

    钱多多摇头苦笑,自己这嫂子的脾气可比弟妹火爆太多了。

    “吸!”

    正在排尿的林凡突然感受到坑洞中传出的吸力,心头不由得一乐,正愁着憋了一肚子的尿往哪里排呢。

    “你想要,就给你个够!”

    ……

    半个小时后,庄望看着钱多多一脸疲惫的模样,笑着道:“怎么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吸了这么多好酒,不是应该开心点嘛?”

    钱多多皱眉道:“大哥,你之前喝酒的时候,有没有觉得这酒有一股怪味啊?”

    “恩?”

    庄望轻咦一声,之前喝这酒都是一滴一滴地喝,具体的味道也没什么感觉。

    刚刚牢房顶部被洞穿的时候,大腿粗的酒水也只是昙花一现,瞬间便被钱多多装入了自己的剑域之中。

    众人也没闻道什么特殊的味道,看着钱多多这般不像是假装的模样,庄望上前道:“酒有问题?”

    钱多多当即从自己的剑域中拿出一碗酒水道:“你们闻闻……”

    牢房本就不大,四人距离也不远,当众人将注意力放在钱多多手中的大碗时,一丝尴尬浮现在众人的脸上。

    “多多,会不会你和庄望喝了这么长时间的酒,是人家厕所漏下来的尿吧?”

    庄望也是陷入了沉思,自己这么久喝得东西,莫不成真的是尿?

    拜珊珊看着钱多多吃瘪的样子,安慰道:“多多,该不是什么东西给掺进去了,才是这般味道吧?”

    钱多多摇头道:“我对于酒水的感知格外敏感,若是中间掺进去了东西,一定不会瞒过我的,除非……”

    庄望凝神道:“除非从一开始,倾泻的时候就是尿!”

    三人看着钱多多一脸的苦涩,不由得大笑道:“以为占了什么便宜,结果是装了一剑域的尿!”

    钱多多此时也格外愤怒,他看了眼牢房之外,恶狠狠道:

    “你说这些剑仙是不是走远了?要是走远了,出去我就来个尿淹禁区!”

    庄望踢了脚钱多多道:“淹个屁,若是没跑掉,被人家抓住了,回来可不是坐牢这么简单了!”

    拜珊珊站起身,看向漏出外界天空的洞穴道:“那就抓紧时间离开吧,迟则生变!”

    尹悠犹豫了一下道:“这可是通过尿的洞,我们真的要从这里走嘛?”

    坑洞之外。

    林凡看着这个小洞竟是这么能吸,一时也是格外好奇这个洞穴通往哪里?想到剑神、剑仙都已经离开,整个禁区可不会有人是他的对手,林凡不由得眼前一亮。

    “我倒要看看,你们禁区带进来多少人类的好宝贝!”

    此时的林凡出了须弥戒和源剑之外,其余的一切宝贝都在自己的剑域中,被木不怨带着离开了自己!

    心头这般想着,林凡当即便是挖着这坑洞轻轻走了进去。

    “噗噗!”

    正欲离开的众人,却发现坑洞中开始往下掉土,大片的土壤掉在牢房中,四人一时间面面相觑!

    “什么东西爬下来了?”

    听着这声音,钱多多不由得轻呼一声。拜珊珊轻声道:

    “有我的相思域护在周围,即便是剑仙也感受不到我们剑修的气息,这爬下来的估计不是人类吧!”

    庄望疑惑道:“会不会是尿中的生物?这些人类,在用尿培养着什么?”

    听到这般猜想,三人当即点了点头,这么多的尿放在这里,肯定有什么目的。只是不知道,这些人类到底培养的是什么东西?

    钱多多捡起地上的泥土道:“对方可是有很锋利的东西的!”

    “恩?”

    看着众人一脸疑惑的表情,钱多多捧起一块掉下的土坯道:

    “你们看这块土,按理来说坑洞中的土沾了尿水之后,应该会变成湿土,掉下来应该是块状的!

    但是,这掉下来的,全是土片,也就是说,对方在用什么挖掘!

    而且挖掘的工具还格外锋利,竟是将这土中所带的土元素都挖断了!”

    能将极其微小的土元素都挖断?

    众人听着这越来越近的声音,一时间紧张了起来!

    “那我们怎么办?”

    庄望看了眼尹悠,回头道:

    “这里是禁区,一切东西都不会对我们太有利!等这东西下来,我们直接打晕它,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从这个坑洞逃走!”

    众人狠狠地点了点头,从腰间抽出了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