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三佰 作品

第八十一章 再遇王墩

    王墩上到楼上也看到了小刀跟芙芙,此行到京都,有重要事情,跟瑞国太子约好了明日相见,如果这时候跟郭小刀发生冲突,怕是要耽误事情,所以王墩装作没认出小刀芙芙,坐到另外一边。

    王墩认不认出郭小刀,那不要紧,要紧的是叶四娘认出了王墩是有钱的主。

    “这位公子是外地人吧,京都城内从未见过这么英俊的面孔,你的到来让我这茶楼都蓬荜生辉啦!”叶四娘笑着走过去跟王墩打招呼。

    “老板娘真会说话!早就听闻四娘茶楼不仅茶好,还有特制的花生米,最重要的是老板娘特别好客,今日一见,果真如此。”王墩本想摇扇子,想起父亲说的话又把扇子放到一边。

    “好茶好点心马上就来,公子这身打扮虽像本地人,但是听你的口音,莫非来自西边?”西域国跟瑞国虽无战事,但王墩还是换装改扮了一下,太子选了这个地方,他是提前过来瞧一瞧。

    “楼上可有包厢?”王墩问道。

    “真不好意思这两天的包厢都让人定了,公子品尝一下我们上好龙井茶。”此时茶小二已经把茶和点心送了过来。

    “老板娘,你跟那桌的客人可认识?”王墩指了指小刀那边,他看芙芙的眼神是爱意浓浓,看小刀顿时又火冒三丈,爱恨交织的眼神如果逃得过叶四娘的眼睛。

    “公子跟他们是旧识吧,是不是有话让我代传?”叶四娘走近轻轻把手搭在王墩肩膀上,王墩却丝毫不躲避,反而目不转睛的看着叶四娘。

    叶四娘轻咬嘴唇,细眉带引,坐到王墩身旁,倒了一杯龙井茶递给王墩,又把花生米推到离王墩更近一些,开口道:“公子有话尽管吩咐,那三个都小气的主,来这里白吃白喝就算了,居然还问我要钱!”一提到钱叶四娘的小脸立马委屈起来。

    “托!”这是银子放在桌子上的声音,这是十两纹银落在木桌上的一个回响。

    “哎呦!这钱财不露眼,我先帮公子收起来。”叶四娘玉手一伸把银子揣进兜里。

    “钱财乃身外之物,带多了,累!你是帮我减轻负担!”

    “我愿为公子一减到底。”

    “哈哈哈哈,果真是个财迷。”王墩忍不住笑了出声。

    “俗话说得好,女子爱财,君子大方。公子是正人君子,晚上可有住处?”

    “老板娘有安排?”

    “那……”叶四娘拇指食指磨动了几下。

    “托!”又是十两纹银!

    “这下轻松了许多!”

    “对面‘一觉客栈’,天字一号已经为你预留,公子请慢用,四娘失陪!”

    “且慢!区区二十两你就满足了?”

    “俗话说得好,知足常乐!”

    “那这一百两银票你还要不要?”王墩拿出一张银票放在桌子上。

    “俗话又说,越多越好!”叶四娘直接把银票又揣兜里。

    “收人钱财,俗话怎么说?”

    “说声谢谢!”

    “嗯?”王墩脸色一沉。

    “跟公子开个玩笑,公子要四娘为你做什么,尽管开口。”叶四娘看王墩脸色不一样,赶紧嬉笑着道。

    “明天,这个时候,你让那个姑娘在这里出现,无论你用什么方法,我明天要看到她在这里,事成之后,还有重酬!”王墩指着芙芙道。

    “包在我身上!”叶四娘轻拍胸口。

    王墩闻了闻龙井茶,也不喝,只说了一句“好茶”便起身去了对面‘一觉客栈’!

    “发财啦!”叶四娘心中暗暗狂喜,笑着把王墩没吃的花生米端到小刀这边来。

    “呵呵呵呵!还没请教这个公子的大名,不知公子如何称呼呀?”叶四娘把花生米放到小刀面前。

    “在下郭小刀,老板娘客气了!”

    “那这位如花似玉的姑娘又叫什么名字呢?”叶四娘看着芙芙道。

    “四娘姐姐好,我叫芙芙,四娘茶楼的茶先是优香扑鼻,再润喉甘甜,果真是上好佳品,这花生米香脆可口,味道独特,更是一绝。”芙芙嫣然一笑,对叶四娘的茶和点心称赞了一番。

    “芙芙,冰清玉洁,出水芙蓉,好名字,也只有你这般知书达礼又美貌脱俗的美人配得上这名字。”

    “刚才哪位公子跟你说了什么?”小刀问道。

    “你想知道?你明天自己问他啊,可惜咯,明天这里被包了,闲杂人等不可以进入,不过……”

    “不过什么?”小刀问道,袁兰听到叶四娘说自己是闲杂之人,正要发脾气,被小刀举手拦住。

    “只要你把今天的账结了,我可以让你扮成茶小二,芙芙姑娘嘛,可以说成是我远方亲戚,袁大小姐整个京都城的人都认识她的就不好办咯。”

    “谁说我要来,账我也们不结,我们走。”袁兰站起来就拉着芙芙走。

    小刀悄悄递给叶四娘一锭银子,叶四娘心领神会,把银子收起来。

    “这叶四娘是京都城出名的财迷,我们不用管她,我带你们去个好地方。”袁兰走在前面,小刀芙芙在后面跟着。

    突然一个身穿绿色衣服的男子跳了出来,双手一伸,拦住袁兰去路。

    “刘东桂,你给我滚开!”袁兰骂道。

    “嘿嘿,袁兰妹妹生气的样子还是那么好看。”刘东桂说话的语气完全匹配他蛇头鼠眼的造型,君子出声自带谦虚,刘东桂出声自带猥琐。

    “贱人!”袁兰一巴掌拍过去,没想到被刘东桂右手一把抓住,左手轻轻的摸了摸,“哈哈哈哈,小手真滑!”袁兰挣脱不开,一脸鳖红。

    “啊!”刘东桂突然感觉手腕一麻,松开了抓住袁兰的手。

    “谁?哪个王八蛋敢偷袭老子?我爹乃刑部尚书,官居正二品,哪个嫌命长的,给我出来。”刘东桂大声骂道。

    “啊!”刘东桂的嘴巴又被打了一下,对方出手很快,刘东桂根本看不清是哪里打来,只知道嘴巴被打肿了一块,说话都不利索了。

    “少爷!少爷!”刘东桂几个家丁跑过来。

    “刚……刚才……跑哪……哪去了!”

    “少爷,你嘴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