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养伤

    天色逐渐昏暗,前方散落的村居炊烟袅袅,夜小鱼想到滋溜冒着香味的烤鸭,心里饿意更深。

    之前被激发的能量,逐渐散离,臂上的伤口越发疼痛,她感觉头昏目眩,连抓住马鞍的力气都快要没了。

    客栈到底在哪?好想喝水,好想吃饭,胃空得虛疼,比臂上的伤口更烧心,眼神开始飘离。

    马一个晃荡,无力的小手一松,夜小鱼从马上摔了下来。

    疲惫沉重的双眼闭上前,夜小鱼似乎看到了一亮银白。

    在无穷无尽的黑暗中苦苦挣扎,夜小鱼终于睁开了眼睛,昏黄的烛光,简陋的木制民房,除了一张床,似乎什么也没有。

    饿意再次袭来,夜小鱼掀开被子坐起来,哎哟,手臂被那该死的生死阁杀手刺了个洞,这会开始钻心的疼。

    逐月剑和她打包好的银子都在被窝里安静地躺着,看来救她的人,是个好人。

    谁?谁把她的衣服全换了?

    臂上的伤口也撒了药,夜小鱼跳下床,打开木门,一个穿着粗布孺裙,面容清秀,头上扎着蓝花布的年轻女子,端着碗粥正准备进来。

    “小姐,你醒了?我给你熬了粥,快喝吧。”年轻女子,把粥递给了她。

    胃又开始虛疼,夜小鱼也不多言,接过碗咕咕就往嘴里灌,很快碗底见光。

    “姑娘,还有吗?”抬手擦了擦嘴巴,夜小鱼端着空碗看着她。

    “厨房还有,我……”

    她话没说完,夜小鱼已跑出门外拐进透着微黄烛光的厨房,她直接把锅端起来,咕咕几下,锅里的粥全进了她的肚子。

    跟过来的女子看着空了的锅,眉头皱了一下。

    “姑娘,谢谢你救了我,这衣服算我买的,我去拿钱给你。”

    想到脑抽的生死阁,夜小鱼准备赶紧远离此地。

    “小姐,你被送来时就是这身装扮,那人只托我收留你。”

    正打开袋子拿钱的夜小鱼身形一顿,回过身来看着她:“是谁送我来的?”

    “一个戴着银白面具的男人,他把你放床上就离开了。”

    “那个贪生怕死,无情无义的家伙居然出手救我,算他良心没被狗叼走。”

    夜小鱼把一锭银子塞给她,把包袱背好,拿起逐月剑就准备离开。

    女子抓着银两嘴角抽抽,她张开手拦在门口:“小姐,那人叫你在这养好伤再走,我们家在大山里,安全。”

    这女子不会是发现她有钱,想打她主意吧?夜小鱼狐疑地看着她,把逐月剑举了举。

    “你别误会,那人说了,外面不安全,让你过几天再走。”女子把手放了下来。

    略一思索,夜小鱼返回床边坐下:“那好吧,明天你帮我买多点肉回来,我先睡了。”

    躺在床上,夜小鱼却无法再入睡,那个女子走了之后,她才反应过来,她被人看光光,亏大发了。

    她现在恨不得找到胆小鬼银面大侠,把他的眼睛给挖出来,放地上踩扁。

    居然敢趁她昏迷不醒把她衣服全扒了,夜小鱼好想杀人。

    身上这宽松不合体的玄色衣服,肯定是他的,抬起衣袖嗅嗅,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可夜小鱼依然觉得,这衣服穿在身上,哪哪都难受。

    起来准备找女子要套衣服,却在门口看到,她在跟一个男人在厨房里小声嘀咕。

    他们不会是在嘀咕谋财吧?玄衣人什么眼神,把她放在狼窝里养伤。夜小鱼赶紧回房,拿上东西,偷偷就溜了出去。

    周围到处一片漆黑,不时传来几声渗人的乌啼,似乎方圆十里就只有他们一户人家,夜小鱼开始后悔跑出来了。

    内心几经挣扎,夜小鱼又讪讪然回到木屋。

    “流云,屋里剩下那点米,刚才都熬粥给小姐了,她刚才还硬塞了银两给我。”

    女子用碗端着两个地瓜,递给头上包着白布巾,面容清隽的男人。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