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受伤2

    “有师父就是好,白赚了两百两。”

    夜小鱼话刚完,脸上还噙着笑,天地就开始旋转模糊,最后一丝意识散去,她倒在了千无痕怀里。

    “嗜财如命,笨死了!”千无痕伸手把过脉,知她并无大碍,逐抱起赶回客栈。

    长廊狭道,紫衣玄王带着两侍卫迎面走来,他瞥了眼嘴角沾着血迹,昏迷在千无痕怀里的夜小鱼,顿住了脚步。

    “玄王,今晚城主之宴,烦请转告,千某徒儿恐有性命之忧,恕不能赴宴。”千无痕留意着他的神色。

    “徒儿?”

    玄王冷峻的眉毛一挑,紫衣翻飞,强大气流涌动,千无痕倒退几步,勉强站稳,怀里的夜小鱼如抛物般被强流带飞,跌倒在地。

    “咳咳”两声,腥热的鲜血再次喷出,沾在了前方的紫衣袍上,玄王眉头一皱,手扬起。

    “玄王请息怒,徒儿她不是有意的。”

    千无痕迅速掠过,站在了他前面。

    夜小鱼幽幽醒来,发觉自己散架似的躺在地上,嘴里血腥味涌。

    忍痛爬起,她抓着千无痕衣袖,珠泪盈盈:“师父,为何弃我于地下?”

    “徒儿,你得罪过玄王?”

    千无痕扶着她,眼里满是探究。

    “又是他拍飞我的?”

    有师父在旁,夜小鱼的胆子也肥了不少,她猛地上前,抓起玄王的手,用力咬了下去。

    所有人目瞪口呆,这麻子不要命了?居然敢咬玄王!

    千无痕反应过来,赶紧上前拉她:“松口!”

    夜小鱼站回千无痕身边,嘴里沾上鲜红的血迹,她呸了好几口,用袖子擦干。

    “师父,快给他下毒,我要把他的脸揍成猪头,丫丫的,上次想和他做朋友,一言不发就震飞我,这次我都受伤昏迷了,还拍飞我,没人性,没血性的大混蛋!”

    强忍着一口气骂完,夜小鱼依偎在千无痕怀里,虚弱得又将要晕过去。

    千无痕想捂住她的嘴巴,又怕她呼吸不了,只得扶着她退后好几步。

    玄王脸沉如寒冰,双眼微眯,抬起右手,盯着手腕渗着血迹牙印,一步一步走向他们。

    强大的气场一度制得千无痕几乎窒息,他指尖捏向藏于衣袖间的一步倒,额上缀了点点细珠。

    “千公子放心,城主处,本王会为你托话。”

    直至紫衣袍没入拐角处,侍卫才反应过来,他们一贯酷冷的摄政王,居然饶了一个麻子!

    千无痕扶着再次陷入昏迷的夜小鱼,长吁一口气,拭去额上虛汗。

    抱着昏迷的她回到房中,给她撕掉易容人皮,白皙的脸上几处淤青很是明显。

    探脉,脉如游丝?千无痕心无来由慌乱,把脉的手竟颤颤微抖。他赶紧从怀里掏出一碧绿玉瓶,倒出一颗红褐色药丸,扶起她来,把药喂了下去。

    拿来玉露膏,给她轻拭脸上淤青,蓦地,他脑里浮出一张和她很是相像的脸,可很快,他又掐掉了荒唐的想法。

    “海叔,去找个姑娘过来帮她更衣擦药。”千无痕替她掖好被子。

    “是。”海大叔把那一两银的玉镯子递给他,打开了院门。

    “客官,我给你们送茶水来了。”门外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提着一壶冒着热气的茶水,站在门外。

    “姑娘,你来得正好,我们小姐受伤了,你能不能帮她沐浴更衣擦药?”

    海大叔把她带到了次卧。

    其时,千无痕已经重给夜小鱼贴上了人皮面膜。

    “千公子,请放心,银心会照顾好这位小姐的。”

    很快,银心就在洗漱室备好洗澡水,千无痕把夜小鱼抱进去,留下玉露膏:“沐浴更衣后给她擦上,谢了。”

    瞥到夜小鱼那张满是麻子的脸,再看千无痕脸上浮现的担忧,银心眼睛瞪大了几分,这千公子居然喜欢一个麻子?

    待银心给夜小鱼沐浴更衣完,千无痕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