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惹众怒

    “却说银面大侠以枝叶为器,迸发旋风掌,手上枝叶皆如利箭飞射,西苍国士兵瞬间倒下一片……”

    楼下说书人似乎亲自围观了那场战事,说得煞有其事,活灵活现,引得茶楼里叫好声阵阵。

    “这说书人在说谎,那银面大侠要真牛掰,三国早抢着请他回去,当佛供着,他哪还用做什么游侠,花钱请说书人捧高自己,分明是沽名钓誉的胆小鬼!”

    夜小鱼话音刚落,顿感寒芒刺背,四下张望,周围不少人对她怒目而视,特别是一旁的铁十七,目光如刃,恨不得在她身上剜两个洞。

    “她还小,刚从山里出来,对外面事一无所知,请大家多多包涵。”

    诸葛寒赶紧站起,双手作揖,半躬向众人赔罪。

    “长得丑就别出来晃悠!”

    “那满脸麻子,也不知她爹娘如何看得下去!”

    “丑八怪就该滚回深山去!”

    ……

    对她怒目的人纷纷用言语攻击,要不是诸葛寒捂紧她嘴,夜小鱼早已破口开骂。

    “鱼兄,众怒不可犯,慎言。”

    诸葛寒在她耳边劝导,见她扑棱双眼,似已知错,方放开她坐下。

    “诸葛寒,结交此人,小心引祸上身。”

    铁十七蔑视的眼光扫过来,夜小鱼想起他被扒之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丑人多作怪,诸葛寒,以后不许你再带此人来我云家天书楼。”

    云大小姐一步一生莲走了过来,冷声警示着。

    “看你长得丰姿绰约,怎也如此肤浅?你对银面大侠芳心暗许,你可见过他真容,了解他真性情?”

    夜小鱼小声嘀咕,眼里满是不屑。

    “他侠义事天下皆知,云清岂容你在这诋毁?”

    云大小姐忽地挥掌劈向她后背,诸葛寒见状一把拉开她站了起来。

    掌力击落,桌子四分五裂,茶水,花生散落一地,夜小鱼他们瞬间成为茶楼注目中心。

    “你一大家闺秀,怎可为尚未谋面之人如此暴躁,小心嫁不出去!”

    诸葛寒来不及捂嘴,夜小鱼已气呼呼出言讽刺。

    云清闻得此言,恼羞成怒,再次挥掌击来,诸葛寒但觉掌风凌厉,知她已用全力,唯有旋身挡在夜小鱼前面,运功接下。

    双方皆倒退几步方才立稳,云清俏脸因怒而红:“诸葛寒,你要为此麻子脸与我云家为敌?”

    “云大小姐请息怒,这位小兄弟是诸葛带来的,他的安危诸葛自然得担着,可否卖诸葛一个面子,我代他向你致歉,此事就此作罢?”

    诸葛寒躬腰致歉,夜小鱼从他身后站出来,因感念他相护,也躬腰道歉:“是我胡言乱语,还请云大小姐莫怪,饶了在下。”

    “饶你也行,你在此下跪叩首,向银面大侠请罪。”

    云清拂袖坐在一旁,似乎她就是那银面大侠。

    铁十七也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坐等好戏,诸葛寒一脸担忧地看着眼睛半眯的夜小鱼,生怕下一秒她又做出惊天举动。

    手捏着腰间的逐月剑,夜小鱼真想抽剑挥向那花痴云大小姐,奈何她惜命,不敢冒险。

    “我见过银面大侠,和他同骑过一匹马。”

    她不能跪着生,但她也不想死,既然云清爱慕银面大侠,她就用胆小鬼为诱。

    果然,云清迅速站起,掠至她面前,双眼发亮,压低声音:“快说说他长什么样,你可知他在哪?”

    “他不允我说。”夜小鱼故意为难地瞟向一旁引颈探听的茶友,凑近她耳旁:“你到翟家客栈天字五号房找我。”

    云清抬眼,茶楼鸦雀无声,众人皆注视着他们,此处确实不适宜,她清清嗓子,朗声道:“你既已知错,暂且先回去吧,今后请记得不可再对银面大侠无礼。”

    “云大小姐心善,这麻子走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