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奇丑

    “士可杀不可辱!你我虽不曾立生死状,你若想辱我,我宁可一死!”

    被人以剑抵住,铁十七恼羞红脸,愤然转身,全然不管脖颈上的剑尖。

    “谁稀罕要你的命?我只是告诉你,别动不动拔剑欺人,手下败将!”

    夜小鱼在他转身一刹那,持剑倒退几步,斜拉唇角,冷言相讥。

    铁十七在天玄少年成名封将,为皇家护卫队统领,哪曾受过如此讽刺?他再次旋风起剑,空中跃步,径直击向麻子脸。

    逐月剑动,手臂传来气流,唤醒体内强流,夜小鱼感觉浑身是劲,一跃而起,踏着他的剑身,躲过剑风,挥剑回扫,铁十七招架不住,跌落在地,嘴角流出血来。

    夜小鱼被自己震飞倒地,诸葛寒以为她并无内功,如今再看,她的内力非一般人所能比。

    惊愕过后,诸葛寒上前扶起已陷入昏迷的铁十七,他看向一身玄色,身材瘦削,持剑眉眼飞扬的少年,蹙眉沉声提醒:“鱼兄,铁少将军不能有事,不然你将会有大麻烦。”

    夜小鱼正暗自得意,宝剑在手,横扫全场,狠挫欺她之人,听得诸葛寒提醒,忙过来察看伤情。

    “他不会死吧?”

    刚还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如今脸色苍白,嘴角依旧在渗血,似将死之人。

    “千无痕在客栈,赶紧带他去求医。”

    诸葛寒背起铁十七,借助轻功,飞步赶回翟家客栈,夜小鱼在背后狂追。

    “千公子,求你救救铁少将军。”

    在客栈门口,正遇上要外出的千无痕,诸葛寒放下铁十七,向他求救。

    “前面左转就是济世堂,那里有坐堂大夫。”千无痕神色焦急,越过他们,就要离开。

    “他受了内伤,只有你可以救他,拜托你了。”诸葛寒上前拦着他。

    “云翟城每一个受伤的都来找我,我岂不是很忙?况且他可是奉天凤公主之命,一直追捕我的人!”

    千无痕看到前方跑过来的玄色身影,神色一松,转身走回了客栈。

    “师父!等一下!”

    夜小鱼跑到前无痕跟前,一手叉着腰,一手搭在他肩上,气喘吁吁。

    “又被人追杀了?”

    千无痕抓起她手,探得她脉象平稳,逐又板起脸来。

    “师父,快救救铁十七,不然我麻烦就大了。”

    把千无痕拉到铁十七面前,夜小鱼眨巴着眼,全然不觉自己的小手正拉着他的大手。

    千无痕看着他们相握的手,压下心中的悸动,瞥她一眼:“你又惹什么事了?”

    “师父,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赶紧救他吧。”

    夜小鱼摇着他的手,娇嗔撒痴,当然,忽略她那满脸的麻子,倒是让人不忍拒绝。

    “把他扶进去吧。”

    千无痕甩开她的手,转身走入客栈,不想再看她那满脸的麻子。

    诸葛寒满是探究的目光在她身上打了几个转,背着铁十七跟上千无痕。

    “他是你伤的?”

    把过脉,铁十七乃是被深厚内力伤及内脏,千无痕给他喂下护心丹,抬眼看向夜小鱼。

    咽下嘴里的桃花酥,再抿一口茶,夜小鱼拍拍小手,跑到软榻前,看着依旧昏迷的铁十七,哼哼道:“要不是我伤的,我才不救他!”

    “混账,你……你赶紧背书反省去!”

    惹祸仍不自知,千无痕扶额,感觉自己要被她气出内伤,只得厉声让她去背书。

    “师父,要不是我厉害,今儿我就要被他一剑夺命了,你还凶我,早知道刚才就不叫你救他,让他死了才好。”

    夜小鱼满脸不服气,怒瞪着铁十七。

    “要是他死了,我们医隐门就要受你所累,被铁家军荡平!”千无痕感觉头绷得疼。

    “那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