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琢心法

    速度过快,在银面大侠怀里几个晃荡,还没看清周遭景物,夜小鱼已被带至地下。

    地下别有洞天,烛火通明,也不知从哪采来的自然风,挑得烛火闪动,在地下绕过长道,进得一石室,陈设极尽奢华,那白玉雕砌的可是泳池?水波潋滟,清可见底。

    池边一翡绿玉床幽幽闪着绿光,寒气逼人,夜小鱼被丟至床上,体温瞬间下降,浑身鸡皮疙瘩。

    这披着人皮的大色狼,不会对满脸麻子的自己也感兴趣吧?夜小鱼痛恨点穴,要是她能动,她定手执逐月剑,一剑挑飞他。

    银面大侠倾身上前,檀香入鼻,夜小鱼念及这厮曾扒光自己,心下怒火在眼中嚯嚯燃烧。

    不忍直视她的麻子脸,银面人抚到她脖颈下方,手一挑,撕掉了她的易容面皮,随手扔进浴池。

    七窍冒火,眼珠子快要射出剑来,夜小鱼羞愤,腰间逐月剑颤动,似乎想跃起,银面人一记冷光,剑瞬间安静。

    “祛除那胎记,果然是倾城之姿,和奇丑的我正好是一对,这剑不错,不枉我将它赠予你。”

    纳尼,这剑是他所赠?怪不得臭剑秒怂。

    “怎么如此仇视我?以前你不是最喜欢看我吗?再说了你全身上下,有哪个地方我没看过?”

    看不见他的神色,只觉他双眼闪着色狼特有的亮光。

    银面人和原身到底是什么关系?

    难不成他们是王八看绿豆,两丑人早对上眼,抱团取暖了?

    泪光浮现,夜小鱼深感悲催,穿到被追杀的丑女身上,居然还早和他人有过情事,她的清白啊!

    银面人似乎被她的泪光震住,随手解开她的穴道,坐了起来。

    重获自由的夜小鱼,直接一脚飞踹过去,却被抓住脚裸:“难不成我什么没做,你不满意了?”

    “胆小鬼,王八蛋!我要废了你!”

    夜小鱼猛把脚抽回,伸手拔剑,剑却纹丝不动,不肯出鞘。

    “我在,它不敢放肆!若不想被欺,即刻坐好,随我运功。”

    银面人话风一转,两腿一盘,已如老僧入定:“气沉丹田,将全身气流糅合一处……”

    虽对他极之不满,她仍旧迅速打坐,随他教导运气,待她感觉掌心之气欲爆发,挥掌击向浴池,池中水流蹿起一丈高,如电力喷泉飞溅,好一会才恢复平静。

    惊喜翻看双掌,逐月剑导给自己的内力居然如此厉害!都怪那心机大师,毫无文采,写的心法拗口难明,若他写通俗易懂点,她早将百里冥那王八蛋拍飞了!

    “在寒玉床打坐,将心机大师《心法》琢磨个遍,方可离开。”

    银面人丢下此言,踪迹已无处寻,独留夜小鱼一人气结。

    “我要能看懂那心法,我早将你拍飞,何须再受欺辱!”

    夜小鱼下床自寻出路,却发觉石室之门压根无法打开,几番推踢,她只得回到寒玉床,继续打坐,在脑海盘旋《心经》,尝试琢磨。

    却说千无痕为铁十七疗完伤,看得诸葛寒买药回来,并不见夜小鱼,交待他将铁十七带走,逐自出门寻找。

    客栈,茶楼,胭脂商铺找个遍,繁星满天,灯笼高挂,依旧不见她踪影,千无痕心急如焚,不知爱惹事的她,此番到底在哪里,可安然无恙?

    “千公子,怎如此失魂?”

    看到一向沉稳的千无痕,满脸焦急在街上奔走,司徒五星伸手拦住了他。

    千无痕抬眼看向他身边的百里冥,眼睛一亮,上前抱拳:“玄王,你与城主相交甚好,可否请城主出动护城卫士,帮忙寻找我那顽劣徒儿?”

    “她既顽劣,寻她做什么?她玩累了自然会回来。”

    百里冥满脸不悦,甩袖向前离开。

    “我那徒儿内伤刚愈,和我呕气出走,我怕她又惹出什么事端,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