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探底

    “想要钱?我一两银子也没有!”

    披着纱幔,瞟一眼那耍酷的可恶之人,夜小鱼径直往门外走。

    “这就想走?”

    百里冥瞬间落在她面前,伸手捏起她下巴,桃花眼里眯着危险的光。

    他方才救她,那定是不会杀她,装模作样吓唬人,夜小鱼挺直脖子,抬起眼眸:“要钱没有,要命你拿走!”

    “是吗?”

    百里冥勾起唇角,大手掐住她的脖子,用力一捏,眼里闪过嗜杀。

    这神经病,不依常理,他不会真的要掐死她吧?脖子快被他掐断,无法呼吸,大脑严重缺氧。

    “咳咳……”

    百里冥终于松开他的魔爪,夜小鱼跌坐在地,大口呼吸。

    “有本事你就掐死我,与其被你欺负,倒不如死!”

    站起来,恼怒将他一推,夜小鱼飞跑出门。

    这个女人果真不怕死?百里冥蹙起眉,倒也不再为难她。

    “师父!”

    角落里千无痕一动也不能不动,心里恼怒,看到夜小鱼出来,眼睛闪闪亮,心头顿觉轻松,只是这丫头怎么扑他怀里来了?

    夜小鱼环腰抱着他,好一会才觉不对劲,她松开手,蹙着眉在他身上东戳戳,西戳戳。

    “师父,是哪个王八蛋点了你?你怎么不下毒毒死他?”

    追星在屋顶上一个趔趄,几乎没摔下来,这女人居然想毒死他,太狠了!

    他凝起一股气流,将千无痕的穴道解开,隐身退了下去。

    “师父,你能动了!原来解穴如此简单啊!”

    翻看自己的芊芊玉指,夜小鱼眉眼带笑,没留意到身上缠着的纱幔松散滑落。

    紫衣闪过,在纱幔落地前一瞬间,用纱帐重将她裹好。

    “师父,快救我,这混蛋刚才差点就掐死我了。”

    千无痕看到她脖子深深的瘀痕,指尖飞动,极速软筋散已沾上百里冥唇鼻,趁他一滞,伸手夺过夜小鱼就往门外走。

    “师父,他都中毒了,着什么急?”

    夜小鱼挣脱他的手,跑回百里冥跟前,伸手拍拍他白皙光滑的俊脸,勾起嘲讽的弧度:“一摸就知道是雌性激素过多,最多你也只是个受,整天装酷欺负人,找抽!”

    “赶紧走!”

    千无痕对她的行为很是无奈,只得回头拉她离开。

    “师父,等一下,我要踹死这个混蛋。”

    被拉扯离开,夜小鱼也依旧不忘抬起腿狠踹过去,在紫色衣袍上留下一个明显的脚印。

    百里冥浑身无力,强撑着没让自己倒下去,被她一脚踹过来,身体摇晃,眼看就要扑倒在地。

    “王爷,要不要把他们抓回来?”

    追星以箭般速度扶住他,掏出银白小瓶放在他鼻前。

    “她背部伤势不轻,暂饶她几日,你去探明日拍卖清单,势必寻到红灵果和火狐灵丹。”

    追星看着他衣袍上的脚印,眼里闪着疑惑,却也没再说什么,很快消失在翟家客栈。

    “玄王,刚进门看到那麻子骂骂咧咧离开,好像在说你吃她豆腐。”

    司徒五星跨进来,眼里冒着八卦之光,试探地讲述着。

    “什么是雌性激素?什么是受?”

    百里冥在软榻上坐下,抬眼看向叭叭说个不停的他。

    “敢情我刚才讲的你压根没听?你问的这些是什么?我闻所未闻。”

    斜躺在太师椅,睨到他紫衣上的脚印,司徒五星倏地站起来,拍额摇头,看来玄王真要栽在麻子手上了。

    “雌性激素虽无法理解,这受……”

    以博古通今成名的司徒五星不知晓这两个词义,百里冥唯有自己思索。

    “估计这受是指短袖之人。”

    爱混风月场所,常出入青楼,司徒五星倒也不负虚名,很快帮他得出结论。

    百里冥脸瞬间冰封,眼里冒出怒火,衣袖一甩,他转身走入主卧,嘭地合上双门。

    “完了完了,百里冥真被麻子迷惑了!我可怜的天凤公主啊!”

    司徒五星摇头叹气,准备去找麻子探探底。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