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逐宝大会1

    旭日东升,晨光绚丽,今天是个好日子,玄广大陆三国上至皇室,下至小门小派,皆派人前往云家逐宝楼。

    “云澄,这个机关铁盒今天绝不许出意外。”

    云家机关重重的逐宝楼密室里,须发全白的黑袍老头云啸风,从墙上暗格取出一个巴掌大黑漆铁盒。

    蓝白绣纹衣袍,略显富态的中年男子,小心翼翼接过铁盒,沉吟片刻开口道:“爹,为何不用赝品替代,这太冒险了。”

    “我们云家百年声誉可担不起任何风险,这事你若是办好了,家主之位定是你的,可若是出了差错,你二弟随时可替代你。”

    黑色宽大衣袖一甩,云啸风按下开关,走出了密室。

    云澄把铁盒放在桌上,从桌下拿出一个和它一模一样的铁盒,不细看,看不出盒底凹陷处细微条纹差异。

    蹙眉良久,长叹一声,云澄将后取之盒放进袖袋,拿着铁盒也走出了密室。

    翟家客栈的清晨异常喧闹,门前不少华丽马车候着。

    “师父,我准备好了。”

    夜小鱼今天可不敢赖床,早早收拾妥当,背着她的粗布背包在客厅等着。

    “好好待在为师身边,不许惹事,不许乱跑。”

    一身素白的千无痕,皱眉看看心情雀跃的她,再三叮嘱。

    “师父,给点一步倒好不?”

    千无痕止步,看向她腰间,这丫头居然没带剑,他再次皱起眉头,递给她一白玉瓶:“可记得使用方法?”

    “师父,你放心,我可是学过变戏法的,速度绝对够快。”

    喜滋滋接过瓶子,上辈子苦练变魔术,现在可派上用场了,一步倒在手,百里冥这厮如囊中之物,任由自己操控。

    “麻子,笑得如此猥琐,该不是又憋了什么坏吧?”

    司徒五星从他们身边经过,看着她唇角勾起,两颗大白牙露出大半,不由出言相讥。

    这毒舌男,下次制出痒痒粉,第一个就拿他试验,夜小鱼恼怒瞪着他,快步上前几步,伸出了腿。

    “司徒公子,小心!”

    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女娇娃跑过来惊呼,夜小鱼抬眼看去,只见她一袭蓝色翠烟裙,头发简单绾个飞仙髻,脸上肌肤如雪染胭脂。

    看她年纪不大,长得好看,夜小鱼很大方没和她计较,挽着千无痕的手,若无其事地迅速把脚收回。

    司徒五星听得惊呼,往下看,正好看到夜小鱼把脚收回去,他停下转身,啧啧摇头:“麻子,没想到你人丑,心还黑,唉,千公子,你师门不幸呀。”

    “你哪只狗眼看到我心黑了?左还是右?”

    夜小鱼松开手就想上前揍他,奈何被千无痕拉住,还被他用凌厉的眼神警告,想到逐宝大会,她只得按下揍人的冲动。

    “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你伸出脚想绊倒司徒公子。”

    女娇娃走过来,很是气愤。

    “小美女,看你长得不错,提醒你,此人毒舌要不得!”

    司徒五星这厮居然还有如此漂亮的小姑娘喜欢,真替小美女不值,夜小鱼很是真心地提醒她。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

    “铁小小,你跟一麻子置什么气,她定是妒忌你长得好看。”

    司徒五星的安慰,铁小小很是受用,她扬起头,斜睨夜小鱼一眼,哼一声,转头冲他一笑:“司徒公子,你可以带我去逐宝大会吗?”

    “小小,过来!”

    明显中气不足,略带病音的男声传来。

    “手下败将,没想到你还有如此娇俏的妹妹,看在你妹妹份上,我和你的恩怨就一笔勾销吧。”

    铁十七苍白的脸如大病初愈,此刻却因她的话恼怒生出了红色:“丑八怪,休想打小小的主意,不然铁家军定将你碎尸万段!”

    “我又不是百合,我可是直的,纯粹的欣赏让你给歪解成什么了,没文化真可怕!”

    夜小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