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逐宝大会4

    夜小鱼和追星对视一眼,同时踹开房门,追星挥掌往门楣一击,数十支银针飞射出去。

    趁着侍卫躲避之际,追星手揽着夜小鱼的腰,运功飞跃上屋顶。

    “不好,赶紧下去!”

    夜小鱼惊呼声未完,屋顶四周箭雨密集直射向他们,追星挥剑盈起灵力护体,在空中几个旋转,毫发未损落在地面。

    云家侍卫迅速将二人包围起来,一位四十左右,身躯凛凛,相貌堂堂的黑衣男子持剑睥睨着他们,此人正是云家二爷云隼。

    “二叔,爷爷说了要抓活的。”

    一位十八九岁,身穿冰蓝衣袍,羊脂玉发簪绾发的艳丽公子走了过来。

    “若风,二叔自有分寸,刀剑无眼,你先下去吧。”

    云隼宛若盛气凌人的孤鹰,阴鸷直视夜小鱼和追星。

    “此人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你打得过吗?”夜小鱼感觉那二叔气场很强大。

    “此人应是君玄镜即将晋升神玄镜,一对一能打败他,可加上这些侍卫,没把握。”

    追星现在最担心的是云家城主云啸风,此人早已是神王镜,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

    “速战速决,你对付那二叔,侍卫交给我。”

    夜小鱼说着就飞跃而起,追星持剑直奔云隼。

    云隼眯眼看向散发白色光晕,持剑飞袭而来的追星,心知此人不在自己之下,逐旋起云家绝学八卦霹雳碎心掌。

    追星但觉冲天气势袭来,自己被碎心掌风罩住,只能全力防御,不敢稍动半分。

    佯装攻击侍卫的夜小鱼见二人全力拼修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对准云隼,按下手镯黄金机关。

    眼看数枚微针向自己射来,云隼忙全力挥袖闪避,追星双眼一亮,凝气助其中一枚毒针攻入云隼心口处。

    毒针没入肌肤,云隼忙运力想将它逼出。

    “噗!”

    一口鲜血随之喷出,云隼不敢再运功。

    “云家碎心掌甚是毒辣,这噬心针正好让你感受一下运功则万蚁噬心的感觉。”

    追星看到侍卫没了主心骨,持着剑乱了方寸,揽起夜小鱼,再次疼凌空而起。

    “把东西和解药交出来!”

    浑厚的呵斥声响起,黑衣拂过,迫人淡绿色光波袭来,夜小鱼和追星承受不了重压,自空中跌落。

    “这黑老头太强了,看来今天是逃不掉了。”

    夜小鱼虽运力护体,可坠地时还是被摔得七荤八素的,之前匆忙围系起来的蒙面布也在空中掉落。

    “爷爷,这丫头长得好,给我留着。”

    云若风看到夜小鱼的真容,不觉神魂颠倒,看痴了眼。

    此女子只应天上有,人间唯一人,美玉莹光,双眸闪烁如星,不施粉黛却媚色如春。

    此时云澄带着逐宝密室没被药倒的大伙,不知从哪里绕路赶了过来,追星迅速将黑色绸布吸起,给夜小鱼把面蒙住。

    云啸风看见夜小鱼的相貌,心底也不觉惊艳,此女子眉眼总让他有股熟悉的感觉。

    “我想办法拦住云老头,你想办法逃。”追星在她耳边轻语。

    “可是你明显不是他的对手,你很有可能会死的。”夜小鱼对于能否逃脱,表示很怀疑。

    “这是我的职责。”

    追星说完,凝气于剑,足踏黄色光环,直奔云啸风。

    云啸风凝气于掌,直劈向追星,凌厉掌风劲力奇大,追星堪堪避过,黄色光环也被击散,明显处于下风。

    夜小鱼糅合神气,聚成红光掠至站在一旁观战的云若风身边,盈盈美目寒光一闪,指尖刮向他的脸。

    “美人,如此迫不及待吗?”

    轻挑话语刚落,眼里闪着惊疑,云若风已浑身无力,众侍卫围攻过来,夜小鱼旋身至一侍卫身边,飞手夺过他手中之剑,飞腿将之踹开十余米远。

    糅合神力护体,挥剑以近身格斗之术,直抹他们咽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