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天玄镜

    “求你,回去救救那个蓝衣蒙面人。”

    风声把夜小鱼的声音撕成了碎片,银面大侠只顾在空中飞跃。

    夜小鱼手紧紧抓着他的衣襟,黑绸布被风刮飞,嘴角的血迹已风干,她双眼盈满泪水。

    银面大侠漆黑的眼眸如一汪深潭,抱着她一言不发,飞落在一架普通的马车上。

    “你怎么如此冰冷薄情?你明明有能力去救他,你为什么不去?”

    夜小鱼挣脱他的怀抱,坐到车厢一角,泪珠悄然而落,眼里有说不出的失望。

    “你为他哭?”

    沉闷冷冽的声音,狭长的眼眸眯起,看向她的目光满是探究。

    “你薄情寡义,欺世盗名,你既不去救他,我不要跟你说话。”

    盘腿打坐,想着运功疗伤,却觉气血翻涌,“噗”,一口瘀黑的血喷溅而出。

    银面大侠心一颤,手一捞,把她抱在怀里,抓起她莹白的手,为她把脉。

    脉搏强劲,她体内有股新生的灵力在窜动。

    “你吃了什么?”

    银面大侠深邃的眼神变得凌厉。

    “一个红果子和五个圣女果,他们说的宝贝不会是毒药吧?啊……”

    霎时,全身经脉似乎在重新连接,从头到脚,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在裂开再重新修复。

    疼!

    凤凰磐涅般撕心裂肺,难以承受!

    车轮吱呀转动前进,她的叫声瘆人,银面大侠只得用手捂住她的嘴巴。

    疼痛让夜小鱼失去了理智,双手抓住什么就用力抠什么,似乎这样才能缓解她烈火焚烧般的痛。

    好一番折腾,疼痛消失,夜小鱼如获新生,浑身散发着力量。

    银面大侠松开她,满是嫌弃地坐到马车另一边,不再看她一眼。

    全身汗淋淋,夹带着毛孔渗出的黑色杂质,新生婴儿出生那一刻也没她脏!

    有了逐月剑为她洗髓经验,夜小鱼很淡定地重新盘腿打坐练心法,很快她凝聚的神气隐现着粉红色的光环。

    “恭喜你获取了红灵果的仙力,跳过地玄镜,到了天玄镜。”

    银面大侠暗哑的声音冷漠疏离,似乎对她很不满。

    “闭嘴,见死不救的丑八怪!”

    继续凝气修炼,夜小鱼嫌他聒噪。

    银面大侠双眼半眯紧盯着她,放出危险的光,良久,他轻哼一声,扭头不再看她。

    “吁……”

    车夫一声长吁,马车停了下来。

    银面大侠忽然出手点住夜小鱼的睡穴,抱起她跃上了房顶,没多久,便到了地下石室。

    再说云家逐宝楼,因宝被洗劫一空,客人纷纷扫兴离去。

    云家今日之后,在玄广大陆的地位将摇摇欲坠。

    千无痕在追星撞墙坠落时,被碎屑击伤,疼痛让他醒了过来。

    他还没站起来,就看到一道蓝影从暗门闪入,飞速抱起追星又闪了出去。

    站起来,他想飞出去救夜小鱼,却见玄衣飞扬,夜小鱼已落入银面大侠的怀里。

    “千公子,找到你太好了,还请你救救我家二弟。”

    云澄从砖屑瓦砾上踏过,走到千无痕身边。

    “云家二爷已是神玄镜,千某何能可以救他?”

    千无痕望着上空,眼神迷离。

    “云隼乃是中了噬心针毒,还请千公子替他解毒。”

    云澄双手作揖,半躬着腰,活脱脱一个爱弟情深的好大哥模样。

    “千某暂且过去看看,但此毒罕见,千某不敢保证能解。”

    在一厢房内,千无痕看到了被点穴,神情依旧扭曲,双眼似是隐着莫大痛苦的云隼。

    他伸手为之探脉,取一银针从他心口处,扎了进去。

    抽出银针,针头腥黑,千无痕眉头深锁,眼里却闪过一丝狠戾。

    “千公子,云隼他中的毒可有解?”

    云啸风强撑着受伤的身体,走过来。

    云家后辈中,云澄一直停滞在王玄镜,多年不曾有突破。

    云若风更是个不学无术的浑小子,云隼之子方才六岁,现自己深受重伤,云家的希望都在云隼身上了。

    “此毒千某未曾见过,现在没有解药,不过……”

    千无痕当然有解药,可云啸风这老家伙伤了自己的徒弟,他是绝不可能为云隼解毒的,可做得太绝,云家必然起疑。

    “不过什么?千公子但讲无妨,只要你说得出,云家必然全力配合。”

    云澄也继续扮演着好兄长。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