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和亲2

    云家会客大厅,云清推开阻拦门卫,强闯了进去。

    客厅里,云啸风和轩辕狐坐在主位上,下方两旁坐的分别是东旭议亲使者和云家主事者,云隼因中毒未曾参加。

    “爷爷!”

    “荒唐!云澄,看你管教的好女儿,礼数都不懂!这岂是她能来的地方!”

    云啸风漠视云清眼里盈满的泪光,转向云澄呵斥。

    “爷爷,你不用怪责父亲,我来就是想告诉你们,我死也不会嫁给东旭老皇帝的!”

    云清直视云啸天,眼里的泪珠滚落,满是不甘和决然。

    “云澄,还不带她下去,好生准备嫁衣,还让她在这胡言乱语,成何体统!”

    云啸风自始至终就没认真看云清一眼,眼里有的只是对她闯入的愤怒。

    云清看着无奈的父亲,瞟到依旧一身红衣的轩辕狐,嘴角正勾起嘲讽的弧度,蔑视着自己。

    银面大侠,为什么你要救那名女盗贼?

    若她知道那名女贼是谁,她定当将她千刀万剐!

    是她毁了自己的姻缘!

    是她逼得自己要嫁给老皇帝,成为家族的牺牲品。

    是她,所有的一切都怪她!

    走出议事大厅那一刻,云清眼里划过魔鬼般的阴戾!

    此时,翟家客栈天字一号房前,云家老夫人拄着拐杖笔直地站着。

    她一袭烟笼梅花百水裙,外罩品月缎绣披衣,几乎全白发丝用一支金色珠钗盘起,零散缀上几个小珠饰,显得高贵典雅。

    她来之前,云澄曾携礼前来拜求玄王,谁知守卫直接推说玄王因逐宝失败,心情郁闷喝醉了,不宜见客。

    云隼被心噬针折磨得钻心嘶嗷,即使点穴昏睡过去,依旧面露痛色。

    无奈,云家老夫人,天玄国前郡主,只得亲自过来。

    太阳西斜,落日余晖映照在云老夫人身上,她虽依旧稳站如松,可眼里却隐上了怒色。

    “玄王还没醒吗?”

    凌厉双眼直射守门侍卫,语气隐含着薄怒。

    “玄王不曾传唤,小的不敢打扰,还望云老夫人见谅。”

    蓝衣侍卫腰姿挺拔,目无斜视,不卑不亢。

    云老夫人气结,却也奈何不了他,谁让自家有求于人。

    “今儿百里冥又摆什么款?”

    正奉师父之命前来送药的夜小鱼,走到院门前,看着云老夫人和她的侍从,随口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