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战利品】

    在湮天珠被扔出去的那一刻,洛鸣体内的灵力,也是猛然一空。

    顿时乏力地跌落马下。

    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再站起来时,眼前已经是一片白色的废墟。

    而废墟的尽头,一枚白色的珠子,已经消耗完了所有的灵力,正安静地正悬浮在半空中,等着主人去收它。

    这时,就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也从那个方向传来。

    就见一个没了双腿,只剩一只手的身影,正躺在地上,剧烈地扭动着身体,嘴里是不住的发出惨叫声。

    听到这里的动静,洛鸣却没有急着看他的情况,而是抬头警惕地望向空中。

    刚才,他分明感应到了一股强大无匹的灵力自天上传来。

    但是此刻,天上却一个人影都没有。

    虽然只有一瞬间。

    但洛鸣敢肯定,那绝对不是错觉。

    可那人,为什么转眼就不见了?莫非对方只是路过?

    地面上这么大的动静,对方要是能当做没看到地路过,怎么想都不可能。

    无论对方是谁,既然他看到了湮天珠这恐怖的威力,那他肯定多少会对湮天珠产生想法的。

    想着,洛鸣赶紧拖着虚弱的身体,跑到白色废墟尽头,将湮天珠取下,拿在手中。随后继续警惕地环顾四周。

    身边,一个浑身好似被白漆染白的男人,躺在地上一边疯狂扭动,一边惨叫着。

    洛鸣瞄了他一眼。

    发现他那仅存的一只手,此时也是血肉模糊,有一部分血肉,已经变成白色。

    红白的血液流了出来,甚是恶心。

    他的脸上也是一片白色,眼睛也是瞎掉了一般,只有眼白。只有一口大金牙,能分辨出他的身份。

    此时的他,肯定痛苦万分。

    不然也不会一直惨叫了。

    虽然是自己亲手把他弄成这样的,但洛鸣还是有些于心不忍。成了这幅样子,恐怕就连活着都是一种痛苦吧。

    想着,洛鸣再次环顾了一遍四周。

    发现确实没有人的身影后,才弯腰去捡起地上的石头,随后道了句:“都是你们先动的手,可怨不得我。就让我送你最后一程吧......”

    说完,洛鸣咬了咬牙,便举起石头,对着他的脑袋狠狠砸了下去。

    “啪嗒!”

    白红色的血溅了一地。

    那人仅存的手,也在这一刻,松垮了下去。

    就见他的手掌之中,似乎还握着什么。

    洛鸣俯下身来,将他的后掰开。

    发现他手中握着的,是一个储物袋。

    不愧是盗墓贼,真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都这般惨状了,还惦记着自己的储物袋。

    想着,洛鸣毫不客气地将储物袋收入囊中。

    毕竟对方本来就是来杀自己的,自己可没必要装什么拾金不昧的圣人。

    想着,洛鸣看了一眼远处的四个炼气境盗墓贼的尸体。

    其他的盗墓贼尸体,已经被湮天珠绞成了粉碎。

    但这四个,是被洛鸣夺魂的,他们的尸体,倒是完美的保存了下来。

    洛鸣一不做二不休,也一并拿了他们的储物袋。

    做完一系列动作,洛鸣再次环顾四周,还是没有看到任何人,也没有感应到任何气息。

    甚至连之前那个幸存的马夫,也是逃之夭夭了。

    自己的独角马,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想着,天色已经由红转黑。

    洛鸣取出地图,确认了自己的位置后,便向着桃源镇的方向奔去。

    狂奔过程中,洛鸣也时刻警惕着四周的情况。

    他总觉得,刚才自己感应到的那个气息,肯定就躲在某处,监视着自己。

    可松懈不得。

    不过,很快,洛鸣便发现,那个人或许不是最大的问题。

    野外那此起彼伏的异兽嘶吼声,才是真正的难题。

    到了野外,野外的异兽异常活跃。

    洛鸣此时又没有一点灵力,万一遇上异兽,自己的魂力都不知道能不能派上用场。

    想着,洛鸣只好寻了一处山洞,暂时躲了进去。

    从戒指中取出恢复灵力的丹药,连吞了三粒入口,随即打坐,进入修炼状态。

    这一夜,鬼哭狼嚎,不绝于耳。

    好在那些异兽倒是没有发现这处山洞。

    一晚上的时间,洛鸣的灵力才恢复了三分之一不到。

    这还是在服下三枚辅助恢复灵力的丹药的情况下,毕竟晚上到卯时之前,是天地灵气最为稀薄的时候。

    不过,这也够了。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