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酥五斤 作品

35、第35章

    往沪大的东校门, 栽着一排的老槐树,沿着路就是沪大的小吃街,这里吃喝玩乐一应俱全, 周瑶拉着她就钻进了家常去的夏日小龙虾店。

    点了麻辣,蒜香,油闷三种口味。

    外加两杯暴打青柠汁,简直是绝配。

    两人舒舒服服的吹着空调, 喝着饮料, 手里剥着小龙虾,小龙虾裸露出新鲜的虾肉后再蘸一蘸汁水,一吸, 一嚼,绝了。

    周瑶边吃边说道:“对了,这顿你请, 但你家孟主席多久请我们吃饭啊?”

    按约定俗成的规矩,就光脱单这事儿就值得请寝室里的室友们吃一顿, 虽说她们寝室搬出去了个许芮嘉,外出交换因为疫情被困在法国的王梦雨, 现在也就剩个她。

    可这顿必然也是要宰的, 她周瑶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拐走虞虞的男人!

    “他啊, 还没跟他说过这事儿, 我问问?”苏虞剥了壳, 尝了口虾肉后, 迅速脱掉一次性手套。

    说着就拿起手机准备给孟黔舟发个微信,偏巧看见朋友圈更新那处顶着谢景润的头像,这是少之又少的动态。

    好奇之余,点进去一看。

    【谢景润:朋友圈有没有搞定小额追债的, 金额一百万,确保安全性的前提下追债方式不限,做得好后续还有合作。】

    苏虞人傻了,一百万这是在暗指她那事儿。

    想了想心里一哆嗦,连忙在底下评论了句。

    【苏虞:?????】

    想都不想,就赶忙点开了谢景润的头像,随即将剩下的那笔钱全都转了回去,过了会儿,谢景润回了个信息。

    【谢景润:蠢。】

    随即把钱点了返还。

    蠢?看来不是指名道姓对她,不过她还是头大,原本安静乖巧的表相都维持不住。

    但毕竟钱的数目动辄一百万的节奏,难免让人将这事合在一起看。

    似乎又觉得自己语气不太好,谢景润皱了皱眉,脑中闪过了不少与苏虞相关的记忆碎片,或有伶牙俐齿,或有可怜巴巴,想了想心还是软了。

    【谢景润:不是你们的事儿,是之前借了六七笔的借款和投资型的钱,一直收不到帐,问下朋友圈的人有没有好的办法而已。】

    见他给自己解释了,苏虞暗自松了口气,眼底燃起了一丝好奇。

    【苏虞:原来如此,可以找一下专门的催债公司啊,不过这些多半涉及到那个方面。】

    【谢景润:所以,我说了实在确保安全性的情况下。】

    谢景润说着,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盯了眼不远处正躺在沙发上玩手柄游戏的孟黔舟:“你跟人苏虞说了我啥坏话?”

    就这段时间的接触来看,虽说是变现的落落大方,有时候也有些出格的面,但总体而言对他,苏虞变现得隐隐的畏惧感。

    “咋啦?我就说过你喜怒无常,睚眦必报而已。”孟黔舟说完从沙发上直起了身子,看了眼手机,随手也刷了下朋友圈。

    这才恍然大悟:“你这朋友圈发的,可不把我家虞虞吓坏了吗?”

    “刚给她解释了。”谢景润道。

    却又在感叹,自己平日里作风也没有那么可怕,偏偏遇到这些损友,在外诋毁自己的名声,想了想给人孟黔舟递了个眼刀子。

    只可惜人沉浸在手机屏幕上,收不到这危险的讯号。

    【苏虞:但这钱,我是真不能拿。】

    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是不是有一根筋,明明都被谢景润退还好几回了,嘴里还得端着一副好女孩儿不收男人钱的架势。

    就好像这笔钱不要,人真能高看自己一眼似的。

    苏虞心里虽然知道自己在这点上确实做得不够狠,但自己也确实没有任何的实操经验。

    语言的单薄让她揣测不了此刻在屏幕对面的谢景润,究竟是以什么样的心思来看待她的所作所为。

    不敢深想,只得告诫自己切勿因为蝇头小利断送了未来的图谋。

    【谢景润:这钱是黔舟转你的,与我无关。】

    他还真没见过这么拧巴的女生,不就是收了点钱嘛,至于这来来回回折腾好几次不要,为此不免有些烦躁。

    而这头苏虞也给男友发了消息。

    【苏虞:黔舟,瑶瑶问你那天请她吃饭啊?】

    【孟黔舟:我随时都可以,你安排时间吧。】

    【苏虞:好。】

    处理好吃饭的事情后,苏虞放下了手机,看了眼全程目光就没从她身上挪开的周瑶,挤出一抹笑意,又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是我脸上有什么吗?”

    周瑶摇了摇头,嘶了口气说:“我刚才看到,你的脸色很纠结,怎么?孟主席不愿意?”

    这话听得下意识一惊,什么时候居然会轻易曝露自己的情绪,思前想后都觉得是自己最近都进展的太顺利了,导致有些得意忘形了,露出了狐狸尾巴。

    暗自叮嘱自己,小心才驶得万年船。

    赶忙换了副平日里温温柔柔的面孔,细声细语的解释道:

    “没有啦,他说随时都可以,我在纠结请你吃什么而已。”

    “哦,这样啊?那肯定咱得狠狠地宰一笔,虞虞你没意见吧?”周瑶说着端起了暴打青柠汁,吸了一大口,眨巴了眼睛,笑得像只小狐狸似的。

    “当然,你快吃吧。”苏虞说着,又伸手给周瑶剥了好几个虾,放在盘子里后,取下一次性手套又看了眼手机上的信息。

    尤其是谢景润明晃晃的那句,还有那笔退还的钱,让她不禁开始思考起来。

    做坏女人,不就是让男人心甘情愿花钱嘛。

    再者谢景润也不差这点小钱,既然他都退还就好几次了,未来也不会有把钱要回去的可能性。

    那就收!

    终于纠结出了答案,不过谢景润那头的信息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回复,只得搁置在哪儿,就当事情过去了。

    饭后,周瑶拉着苏虞就往槐树荫下钻,借着路灯的光影,周遭的一切都热闹非凡,夏日的晚风也呼呼吹来,小吃街的二楼,开了很多家书店,自习室,考研机构等等···

    “虞虞,你打算报个班考研不?这些机构的资料什么的很齐全,而且基本上包过。”周瑶说着就要拉着她往上走,上了楼梯就见着考研机构里已经有不少人了。

    大多数都是大四留校,准备考研的。

    一瞬间还真有些回到了小时候补习班的时候,再者沪大所处的地儿又类似于大学城,附近有好几所在沪兴办的大学,其实复大老校区离这儿也不是很远。

    这些培训机构,自然就能做大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