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酥五斤 作品

36、第36章

    苏虞也不知道眼前的室友小脑瓜里到底装着的是什么, 就刚才那架势,原本就该在哪儿乖乖等着自己的,哪怕是指名道姓也得让人男生知道究竟是谁要的微信号, 可眼下这操作估计又得无疾而终了。

    见着周瑶这副可怜巴巴的懊恼模样,她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你啊,下次就算让我去帮你要,你也得人站那儿啊, 不然给人误会了怎么办?”

    周瑶抿了抿嘴后又咬嘴下唇, 似乎被戳中了:“我怕啊,虞虞。”

    “你都敢要联系方式了,怕啥?”

    “我又不是你, 人见人爱。”周瑶越说越委屈,呜咽了声,视线又在手机屏幕上瞟, 依旧是没有任何的回复。

    最后化为一声叹息:“估计这男生肯定有女朋友了。”

    想了想又嘀咕了句:“还是说,他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啊?”

    苏虞都快翻白眼了, 伸手指戳了戳周瑶那小脑瓜子:“你啊,下次直接自己上吧!”

    “也是, 长那么好看, 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呢?”陷入自己情绪的周瑶, 就跟清晨散在草地里嘀嘀咕咕的小麻雀似的。

    自言自语。

    “喂周瑶, 我说得你听去了吗?”

    “唉····”叹完气, 才晃着眼盯着苏虞:“听进去了。”眼里就跟少了光似的, 打不起任何精神,萎靡不振。

    而这时候期待已久的微信终于回复了。

    【辰时:时琛】

    “他回我了!”周瑶说着快要跳起来了,眼中瞬间注入神采,拉着苏虞就开始嘀咕:“他说他叫时琛。”

    “嗯, 我知道了。”被快被晃晕的苏虞,脸上全都是无奈,且也只能由着眼前人惊喜尖叫,面前的周瑶又像是如梦初醒般:

    “虞虞,咱们赶紧去问考研班怎么报。”

    “啊?”她都快被她弄懵了,这样太莽撞了,可是人周瑶自有一套处事的法则,冲动得不行赶忙止住住。

    “你也要考研?”

    这句话给周瑶问住了,盯着苏虞眨巴了下眼睛,稍微有了丝清醒:“我不考,但你考啊。”说着脸上的笑意开了花。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苏虞问。

    “哎呀,虞虞。”

    “你别冲动,你先跟人了解,别光想一出是一出。”说到这里苏虞就忍不住头大,相处三年周瑶在追星方面表现得像跟个疯魔似的,现在追男人方面也不差一二。

    “你说的对,但你不是还要试听吗?”周瑶说完这话,赶忙拉着她直接再上去,盯着人销售笑眯眯从远处迎了过来,说了两句就带着两人去上小班的课。

    周瑶拉着她坐在后排,扫了眼没曾想坐在不远处的还真有时琛,两人对视一眼后,误打误撞了。

    “你看,缘分。”周瑶道。

    “你说得对。”

    “你别敷衍我啊。”不依不饶,心里就跟没底气似的,说着还从兜里拿出了小镜子往脸上晃了晃,是夏天容易出汗脱妆,周瑶赶忙掏出补妆的往脸上补了补。

    “怎么样?”问得小心翼翼,摆动着脸颊又冲着离近了些。

    “好看。”

    此时讲课的老师已经开始了,苏虞回复的很小声,视线一刻不离黑板,很是认真,周瑶则是捣鼓着自己的脸,又摆弄了下手机。

    最后鼓起勇气给人时琛发了句。

    【周瑶:好巧哦,我坐在你后排哦。】

    奈何人时琛聚精会神专心致志的听课,根本就不看手机哪儿一眼,一节课也就四十分钟,老师在讲台上讲得是滔滔不绝,水平是有的,苏虞听得还算不错,就不知晓教师的资历如何,心想着等会一定得问清楚,弄明白再下决定。

    等着时间一到,铃声一响。

    时琛才拿起手机看了眼,原本已经准备离席的苏虞,硬是被拉住多在位置上坐了会儿,而肇事者的视线一直搁在不远处男人的身上,心里默念!

    往回看,快后面看啊!

    终于在她的暗中施法下,时琛微微转身,离着距离不过五米远,苏虞长相气质又是那样的扎眼,一眼就望见了,而周瑶也不知道哪儿来得勇气,就跟吃了熊心豹子胆似的冲着人挥手。

    时琛见状,也明白了这当事人是谁,嘴角扯出了丝礼貌的微笑后,随即转回了身子。

    “走吧。”苏虞见状及时开口?

    周瑶虽然是恋恋不舍,但还算没有沉溺在美色中不能自拔,被苏虞拉着就出了教室,对接的销售见两人出来了立刻迎了过来,连忙问:“怎么样?同学你们还满意吗?”

    “老师讲得不错,但是资历这方面如何呢?”

    “我们所有的教师都是有资格证的,而且从事十几年教育工作,都拿过各类大奖的,这点您放心。”

    “价钱方面,我可能还需要考虑,能先加个联系方式吗?”苏虞说着,掏出了手机。

    “当然可以。”人销售乐见其成直接报了号码后,两人加了微信。

    最后人销售全程微笑着目送着离开。

    走出了培训班,周瑶就有点克制不住了:“帅吧?”

    “嗯。”这是真话,与谢景润的长相

    是截然不同的,温润如玉书卷气很重,就光是她刚才社死给人要微信的那一茬子,足以见得这个时琛挺有涵养的,不让人难堪。

    “虞虞你报班吧?这样我每天来等你放学,我就能近水楼台先得月了。”

    “你这借口找得不错,就不怕人喜欢上我?”说着还笑了,小鹿眼转溜了圈,分明是不怀好意的捉弄,这玩弄人的心思也不知道给谁学得。

    这个问题,倒是给人周瑶难住了。

    想了想嘀咕了句:“你有男朋友怕啥?让孟主席来接你一次,男人们全都得死心。”

    “好啊,你这都算计上了啊。”说着,苏虞硬是给人打量了圈,一副不可置信,这小脑瓜子还会想出如此聪明的算计,大为吃惊。

    “我也是正儿八经考上沪大的。”

    “我考虑考虑。”苏虞说得很认真,刚才也看了报个班的开销都是好几万,再外加些乱七八糟的教辅资料,全都是花钱的重灾区。

    她是穷惯了,对于钱的精打细算难免会犹豫不决

    “考虑啥啊,钱不够我借你。”周瑶哪是拍着胸脯开始承诺,她家里条件还可以小城市的中产,独生女,爸妈在钱方面很惯着。

    而她从小就痴迷追星,连着考沪大都是因为各路明星经常在沪上做活动,才定下来的,那可是费了老大力气才考上的。

    “要不你也考研?”苏虞抱手挑眉。

    周瑶连忙晃脑袋,摆手决绝:“别了,我不想再经受学校的毒打了,我考个沪大都够费劲心力了,除非能保研。”

    “保研?你?”她保研拿到都很艰辛,更别说周瑶了。

    最后叹了口气:“我真要认真考虑下的,毕竟还早。”

    至于周瑶为什么痴迷男色,还不是因为人时琛长在她的审美点上,那种温润如玉的气质就跟仙侠剧男主似的,清冷而温润,还专一。

    再者马上就大四了,大学四年都没轰轰烈烈谈个恋爱。

    多亏啊!

    就连虞虞这万年铁树都给开花了,她还不抓紧谈个大学黄昏恋,辜负青春啊!

    苏虞自然是不知道眼前的室友小脑瓜子里装着的小九九,后知后觉方才知晓周瑶是给她谈恋爱这事儿给刺激到的。

    等着两人回到寝室里,周瑶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才逐渐恢复清醒,那上头的场景在脑中回荡,简直是历历在目,此时已经埋进被子里,暗骂自己像有个大病。

    刚才那兴冲冲朝着人招手,还发微信的节奏,简直是丢死人了,周瑶扭捏之余探出了头冲着正在给人谢景润写汇报作业的苏虞问了句:

    “虞虞,我刚才是不是很丢脸啊?”

    苏虞一听,明白了这姑娘总算是冷静下来了,转过身子似笑非笑:“你终于明白过来了啊?”

    猛地的一下,一个枕头就被扔了过来,下意识接住后又起身走到了周瑶床边,哄道:“没关系的,年轻人嘛。”

    “那你说,孟主席怎么追你的?”说着就翻身起来,大有严刑逼供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