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酥五斤 作品

37、第37章

    苏虞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下午四点, 清醒的时候都懵了,视线随着神志放空拉扯回来变得清晰,桌上放得是迷糊糊回应周瑶带的午餐, 挣扎着起床后。

    熬夜的后遗症显露无疑。

    连着站在地板上都有些不稳,深呼吸几下后才稳了稳心神,去了卫生间洗漱,盯着镜子里自己浮肿的脸蛋, 突兀的黑眼圈忍不住皱眉。

    赶忙洗了澡, 做了全套的护肤程序。

    最后又盯着桌上早就冷透的饭菜,硬是塞了些,生怕晚一会儿出去玩, 肚子会发出奇奇怪怪的声音,惹人耻笑。

    苏虞收拾好残羹剩饭后,迅速给自己上了妆, 这次稍微浓了些,遮住了脸上的瑕疵, 为了提气色上了些裸色的腮红。

    将睫毛刷得根根分明后,她扫了下轮廓消浮肿, 最后抹了些蜜桃色的唇釉, 将头发卷成了波浪大卷, 穿了身黑色长裙, 配了双粗跟凉鞋。

    在从外面回来的周瑶的啧啧称奇下, 喷了点柏林少女。

    “虞虞, 你这是?”

    “你啊,也快收拾,黔舟请我们吃饭。”

    “用得了这么隆重吗?”周瑶边说边欣赏美色,与以往清雅的风格截然不同, 此刻的苏虞美又纯又美艳,勾得人心痒痒的。

    “要,都好久没见了。”

    “小别胜新婚,我这是舔着脸去干嘛啊!”周瑶捶胸顿足,越想越觉得这顿饭一定要给人孟主席吃穷。

    说完就赶忙化妆收拾,周瑶的风格偏甜美。

    白色的泡泡裙,头发扎成丸子头,耳鬓的碎发下妆容也很甜,最后拉着苏虞出了寝室了门,两人打了车往外滩去。

    车停在了定好的餐厅门口。

    在服务生的引导下,两人往定好的包厢去,路上周瑶看着眼前低奢的装修都吃了惊,小声嘀咕了句:“虞虞,你家孟黔舟下重本了。”

    “那你别浪费。”

    说着就推开了包厢门,落入眼前的是巨大的落地窗,将全沪上最好的夜景收在了眼里,视线收近些,孟黔舟都迎了上来。

    “来了呀,周瑶坐。”

    一旁的谢景润则是坐在长椅沙发上也没有任何的话语,俨然自己是隐形人,周瑶却瞪大了眼睛,视线往人身上偷瞄了好几眼。

    苏虞跟周瑶坐在两人对面。

    “周瑶介绍一下,这是我好兄弟谢景润。”

    “你好。”被提及姓名的男人,总算是将目光从远处的夜景挪到了眼前人身上,这间包厢的灯光微醺,光晕在人脸上。

    凭添了几分诱惑的厮磨感。

    尤其是目光落在苏虞身上,卷发浓密,肌肤似雪,唇红齿白,眉眼间的精致忍不住是惊艳的,还是头一回见这样的打扮,孟黔舟亦是如此。

    “啊,你好啊,我叫周瑶,是虞虞的室友。”周瑶还是头一次见到气质如此绝的男人,穿得也就是身简单的白色体恤,黑色工装长裤,整个人却看起来矜贵优雅。

    脸部的线条,优越的比她追的那些男明星还精致了不少。

    为此忍不住往人谢景润脸上多看了眼,硬是让苏虞赶忙小动作示意了后,才收回了灼人的目光,装着傻笑来掩盖刚才的冒失。

    “上菜吧。”开口的是孟黔舟。

    前菜,主菜,饭后甜品。

    还开了瓶昂贵的红酒,只可惜谢景润可乐当酒也算是保持一致了。

    “孟主席,你这得多喝几杯,别以为请顿好的就能骗走我家虞虞。”周瑶向来是自来熟,外加跟人孟黔舟也是见过好几面的,早前一直念着人抢了她的好闺蜜,非得刁难下才高兴。

    “我喝。”孟黔舟对这事儿上很是爽快,整杯闷,哪有什么喝红酒的优雅感。

    “服务员再开两瓶。”说话的是,谢景润。

    显然是不嫌事大。

    提前将红酒醒了放在一旁,孟黔舟连着闷了一瓶后,周瑶早就兴奋了:“孟主席好酒量,我敬你一杯。”

    说着就端起自己的红酒,喝了半杯。

    苏虞看着这架势,真觉得这两人哪儿来的江湖社会人,只得耐着性子劝说道:“你们别喝太急,酒喝着急了容易醉人。”

    “虞虞,你不懂。”周瑶说着,红酒又满了半杯。

    说完这句,主场就跟是她的一样,端起酒杯就开始交代起孟黔舟:“孟主席,我家虞虞性格温柔,你要是敢让她受委屈,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性格温柔?谢景润眉宇间微挑。

    视线挪到了斜对面,苏虞全程微笑,表情的转换间确实很温柔的模样,要不是牙尖嘴利跟他斗过,他还能信其一二。

    女人啊,都是善变的生物。

    “当然不会的,我敢保证。”孟黔舟拍着胸口就承诺,说着又深怕人苏虞不相信,赶忙端了酒杯一饮而尽。

    连着直接喝掉了两瓶红酒,俊朗的脸上都上了红,兴致却很高,酒逢知己千杯少,撞上周瑶这自来熟,还真是热闹。

    “好啦,别喝那么急。”苏虞忍不住又提醒了句。

    说着又扯了扯了周瑶的袖子,示意人差不多就得了,别真给人灌醉了。

    “没关系,我还没碰到过喝酒如此爽快的女生。”这是谢黔舟宽慰的话。

    “你看,虞虞,你家孟主席这是欣赏我。”周瑶这喝了好几杯,自己也有点上了头,

    说出来的话都略带着洋洋得意。

    心知劝不住的苏虞,赶忙给谢景润递了个哀求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