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酥五斤 作品

93、第93章

    端详了半天后, 他倒是得出个结论,也许是自己平时太傲了,还是得收敛点脾气, 于是给苏虞回了消息。

    【谢景润:本来打算今晚再带你去参加饭局的。】

    饭局?苏虞深吸口气, 绝对是抓到了她的软肋, 她迫切的需要优质的向上社交, 况且还是谢景润给她的资源, 根据就没有办法拒绝。

    【苏虞:我晚上是有空的。】

    有空?谢景润勾了勾嘴角。

    【谢景润:那我过来接你?】

    看到这个消息后,苏虞立马跟周子恺小朋友说:“恺恺, 今天姐姐可能不能陪你吃完饭了哦,这边有重要的饭局。”

    贺远乔挑眉道:“没关系,需要送你过去吗?”

    周子恺不太高兴的拉着她手臂嘟囔道:“姐姐不能带我一起去吗?”

    “重要的饭局,又不是聚餐周子恺你别起哄。”贺远乔的态度还是比较严苛的,毕竟工作事业为先, 能陪周子恺出来玩已经很不错了, 更多的自然也不能强求。

    而她则立马蹲下与其平时,揉了揉小肉脸说:“不可以哦,但是下周姐姐再带你出去玩好吗?”

    “那, 姐姐下周带我去漫展吧?这一次是火影系列!还有海贼王!”越说越兴奋, 恨不得明天就是下周六。

    “好, 我答应你好吗?”苏虞笑了笑说, 顺势揉了揉恺恺柔软的头发,甚至欺负到了肉脸上, 当事人乐呵的像个小傻子。

    吧唧,又是一口亲到了苏虞的脸颊上,甚至害羞地眨巴了眼睛下:“姐姐,今天没有亲我哦。”

    “那等咱们分别的时候, 姐姐亲你好吗?”温柔细语间,迷得周子恺小朋友神魂颠倒的,像只小松鼠似的晃了晃脑袋。

    见着被安抚好后,才对上了贺远乔的视线微笑着说:“那就麻烦贺先生了。”

    “不麻烦。”他只道。

    接着苏虞立马给谢景润发去了信息。

    【苏虞:谢总你把地址给我,我待会自己过去就好。】

    不用他去接?神色间渲染出一丝不悦,连回复消息的手指力度都重了些。

    【谢景润:好,七点见。宝格丽餐厅。】

    发完消息,还将具体地址给发过去了,等到下午六点过后,贺远乔才开车将苏虞送到了餐厅门口,此时天色已晚,黑夜里布满了灯光,星星点缀格外迷人。

    苏虞下了车之前将穿着的学院袍脱了下来放进了购物袋里,顺势整理了下仪容,抹了点口红,看起来比较在意这次的宴会。

    恺恺则嘴里抹蜜:“姐姐不化妆都是最好看的。”

    “你啊,人小鬼大。”说完后,对上了后视镜的那双眼,接着感激道:“谢谢贺先生了,你开车小心点,我就先走一步了。”

    “好,你也是回家的时候注意安全。”

    说完话后,苏虞立马下了车,而此时谢景润已经餐厅门口等候多时,也收到了苏虞给他发来的信息,立马将视野挪到了不远处,直到锁定目标后,大步朝着她走来。

    而此时周子恺也看到了此景,利索的推开了车门,冲进苏虞的怀里,嘟囔道:“姐姐,你要想我哦。”

    她下意识就抱起了小朋友,笑眯眯道:“放心我会的。”

    贺远乔见状也从车上下来,准备把那搞事的小外甥给提溜上车,而此时谢景润已走到了三人跟前,他视线扫了圈,与之前的记忆重叠了起来,甚至喊出了声:“恺恺?”

    周子恺惊讶极了,下意识对上了苏虞的视线:“姐姐他是谁啊?”

    苏虞笑了笑说:“之前你视频见过的哥..叔叔呀。”转而觉得要是称之为哥哥,岂不是要比贺远乔矮了个辈分,谢总估计会不高兴。

    “哦,是你朋友啊。”周子恺很是配合的下了定义,接着若无其事的嘟囔道:“姐姐,你还没有给我亲亲。”

    亲亲?谢景润眼神一暗,回忆起了之前的事情。

    苏虞顿时觉得当着俩大男人的面,亲个小朋友这事儿有些不还意思,只得主动过滤掉这句话,可周子恺小朋友却不管不顾,只想要宣布主权,吧唧一口就在众目睽睽之下亲上了苏虞的脸颊,眼珠子转悠了好几圈憋出了句话:“姐姐说话不算话。”

    尴尬的贺远乔想把这小子提溜走了。

    而她只能拿小家伙没办法,说:“好,姐姐说到做到。”

    吧唧一口落在了肉脸上,看得谢景润直皱眉,忍不住开口:“苏虞,时间差不多了。”

    而贺远乔总算是出面,伸出了手道:“小虞,我来抱恺恺吧。”声线略带着些许的温柔,周子恺秒懂,想不到小小舅舅背地里比他还会搞事,这才满意的伸出了手任由其将自己抱走。

    小虞?叫得那么亲热。

    谢景润忽而有些不明白了,眼瞧着这孩子那么粘苏虞,莫不是想做个助攻,于是乎才正眼瞧了下贺远乔,不输于他的气场,长相方便温润儒雅,眉眼间都是温柔,确实是招女孩喜欢的类型。

    上前朝人开口说了句:“辛苦你,将虞虞送回来了。”

    说完后直接拉过苏虞的手,甚至握得有些紧,下意识就看向了他的侧颜,瘦削的脸颊上,嘴角紧紧抿,眉头并不舒张,显然有些不悦。

    莫非吃醋了?

    贺远乔也看出

    了端倪,含笑说了句:“不客气,小虞下周见咯。”

    周子恺小朋友也是狼狈为奸道:“姐姐,下周见,拜拜咯!”说完后就折腾钻进了副驾驶座,贺远乔也回到了应该在的位置,驱车离开。

    路上周子恺嘟囔道:“小舅舅你好坏啊。”

    贺远乔反问了句:“坏吗?”

    周子恺哈哈哈大笑,连连点头道:“真的很坏,你绝对是故意的。”

    目送这辆黑色的迈巴赫远去后,苏虞才回过神将目光放在了谢景润身上。

    “我们进去吧。”

    谢景润没说话,却抓着她的手往前走,过了好一会儿才松开,有些阴阳怪气的讽刺了句:“新欢?”

    直接给她整懵了。

    “不是啊,朋友而已。”不敢犹豫立马回答。

    而他这才回过头对上她的眼眸,神色冷傲:“你跟黔舟才分多久?”

    暗暗指责她把孟黔舟忘得太快了?阴阳怪气的话显然不像是谢景润能说出口的,可说话的人就是他,丝毫不给她怀疑的机会。

    也许是语气过重了些,苏虞脸色一变,躲开了他的目光,喃声道:“这又跟你有什么联系。”

    说出这话倒像是在赌气,可眼前的谢景润已然是听不出这话的意味,脱口而出了句:“不自重。”

    硬生生把苏虞的眼泪都气出来了,深吸了口气后说:“你自己去参加吧,我回家了。”

    说完立马打开手机app打车。

    谢景润看着顷刻间通红的眼,一时间失了分寸,也明白自己刚才的话说重了,他究竟是怎么呢?试图想解释下:“我不是那个意思。”

    而她的眼泪啪嗒啪嗒地流了下来,也没吭声。

    伸手擦了擦,通红着眼,连带着肌肤都泛红,委屈的像个小兔子,谢景润心立马就软了,更是放柔了语气:“苏虞,我真不是那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