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困 作品

第35章 第 35 章

    第 35 章

    阿诺原本一直盯着抱着叶夫人不放的叶默, 听到叶知远向他道谢才注意到旁边的叶知远还有叶贺跟叶云,他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转向对他道谢的叶知远微微弯腰,但言语间并不温和。

    他在外面依旧只依靠脖子上的仪器来辅助发声。

    “不必, 叶军团长, 我并没有做什么, 你该庆幸你并没有做多余的事情。”

    他继续道, “多年前在混乱中窃取格兰斯基因的真正凶手现在已经被逮捕, 叶军团长, 你只是摆脱了窃取格兰斯血脉的罪名,之后依旧需要为自己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军队内部的处分很快就会下来了。”

    叶知远点了下头,他显然也明白事情并不像阿诺说的那样轻描淡写,相比起来军队的处分实在是不痛不痒, 不如说,这根本就是在暗示, 这次处分过后,这件事就算翻篇了, 给出的信号就是叶家还能继续在军队内发展。

    叶默抱了叶夫人好一会儿,才终于放开,他低着头, 努力把自己脸上的眼泪快速抹去。

    叶夫人用手揽住他,叶默才看见叶贺跟叶云站在他旁边, 乖乖喊了一声大哥还有二哥,最后看向跟阿诺站在一起的叶知远, 喊了一声,“爸爸。”

    叶默很少喊叶知远爸爸, 都是比较正式生疏的父亲。

    阿诺侧过头,移开了视线,看着旁边的墙壁。

    叶夫人摸摸叶默的头,“我们回家了,都瘦了好多。”

    阿诺动了,直接走到了叶默身边,开口还是机械的电子合成音,“非常抱歉,夫人,叶默需要住在格兰斯皇宫。”

    他接着转向叶默,“我们最好在晚饭前回去。”

    现在就已经是傍晚了。

    叶夫人看了看阿诺又去看叶默,一副很着急的样子,还没来得及开口,叶默就先安慰起了她,“没事的,妈妈,已经很好了。”

    他甚至笑了一下,眼里仿佛有星光璀璨,“没事的,我还能见到妈妈就很高兴了,我以后还能再见到妈妈的。”

    他们又一路走到门口,叶默挨个拥抱家人,叶云明显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但拥抱的时候倒是很认真,还没有等叶默完全站稳就抱了上去。“可不要被欺负了。”

    阿诺站在一旁,脖子间的仪器闪了一下,最后又熄灭了。

    等到叶默拥抱到叶贺的时候,叶默听到他在自己耳边轻轻说道,“对不起。”

    叶默放开后,讶异的看着他,叶贺倒是神色不变,很坦然,“为了我的不成熟道歉。”

    叶知远接着上前,拥抱了叶默,他一向寡言少语,也很少表露自己的真实情绪,现在却难得轻轻拍了拍叶默的背,嘱咐道,“好好的,照顾好自己。”

    叶默回抱了叶知远,他还记得那天晚上,被叶知远抱在怀里的安心感,作为一个父亲,他给了自己跟叶贺还有叶云同样多的关注,甚至还要多很多。

    叶默还不知道真相,他对所有事情都一知半解,但他能感

    知到,他的家人们都很爱他。

    结束会面之后,在阿诺的提醒下,叶默跟叶家人依依不舍的告别后,才坐上了悬浮车,叶默还一直隔着玻璃,扭头朝后看,一直到什么都看不到了,还在看。

    坐在他旁边的阿诺本来想说什么,比如让叶默放心,他在格兰斯宫殿才不会受欺负之类,但他看到叶默还带着点湿润的眼睛的时候,就把话又都咽了回去。

    一路无话

    叶默似乎是为了自己的哭泣感到不好意思,吃完晚饭就早早地回了房间。

    阿诺还在楼下,阿德莱德为阿诺送来了一盘水果,放在他手边。

    阿诺突然问道,“阿德莱德,你有没有记得,我们几个有谁在母亲怀里哭过吗?或者你见过,会哭的格兰斯吗?”

    阿德莱德笑容不变:“不好意思,我再确认一下,您是在问,您跟您的兄弟姐妹有在母亲怀里哭过吗?”

    阿诺点了点头。

    阿德莱德想也不想就很坚定地摇了摇头:“不,虽然我老了,但我对此毫无印象,我只记得几位殿下曾经跟随着陛下进入虫窟,因为其中一位殿下被王虫咬断了手臂还拿着回家了被王后看到后,吓坏了也气哭了王后。”

    阿诺显然也记得,被咬断手臂的就是他,“那是因为他们都怕被弄脏衣服,不愿意替自己的小弟弟拿一下手臂。”

    他辩驳完就接着跟阿德莱德接上了刚刚的话题。

    “你不知道我看见了什么,我今天看到了会哭的格兰斯,我应该拿终端拍下来的给哥哥看看的,对了,那里应该有监控,我要去调出来,你要不要看?等会儿给哥哥也看一看。”

    ……

    奥格斯特已经缠了凯文·格林顿好几天了。

    “你当时肯定在现场,爸爸告诉我吧,我们是家人,除了陛下另外的那个格兰斯到底是谁?或者你可以稍微暗示一下我,我们是不是要有新的格兰斯了?”

    “不,我拒绝,我签订了保密协议,绝对不会对外透露哪怕一个字。”

    奥格斯特手握成拳在桌上锤了一下,表情阴沉,“可恶的老头子。”

    从爸爸降级为老头子的凯文·格林顿丝毫不为所动,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自己没有得到满足就开始发脾气的小儿子。

    格兰斯应该是全世界最受关注也最低调的王室了,格兰斯们仿佛都对镜头不耐烦,只有在必要的官方场合才会出现,还不一定会允许媒体拍照,不像其他王室,不仅官网更新的勤快还有各种对外的账号都有一打,并且有专门的团队来经营。

    但格兰斯官网上次更新还是几年前了。

    帝国的民众们都只能在出使国外或者重要会议的时候从其他国家的媒体照片里找自己家的陛下。

    毫不夸张的说,整个帝国都对从那种地狱开局都能一手缔造出一个超级帝国的格兰斯异常狂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