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困 作品

第35章 第 35 章

    官网上一点一滴的变动都能引来星网上的大肆讨论,哪怕是宫殿里的工作人员名单变动了一个人,他们都可

    以从各种细微的细节分析出八千字的小论文。

    只有多年前在王后还在的时候最幸福,王后经常会在星网社交平台上发一下自己几个孩子还有生活的日常,那也是格兰斯出现在公众视野最多的一段时间。

    几乎整个帝国都在看着小格兰斯们长大,粉丝们甚至可以做到通过照片上机甲训练场上留下的痕迹来推测出下午到底是哪两个小格兰斯把训练场祸害成这样。

    自从多年前格兰斯内部的惨案发生之后,帝国很久以来都对这个话题讳莫如深,这并不单纯只是格兰斯的伤痛,格兰斯之间开始的自相残杀对于帝国来说也是一记重创。

    王后的死则是最后的导火索,从那时候起格兰斯愈加疯狂,帝国内外都开始动荡不安,周边的国家也开始蠢蠢欲动,虎视眈眈的盯着帝国这块肥肉,可惜算盘打错了,格兰斯们今天掐完架,明天就能带着伤去上战场,仔细算算,在那种时候领地竟然还扩张了不少。

    格兰斯依旧强大,但外界都能看出他们之间的不对劲,帝国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逐渐分崩离析,仿佛从王后死后开始,事态就无法被控制了。

    最后格兰斯仅存一位诺顿·格兰斯,这个结果其实一直有所预兆,诺顿·格兰斯在格兰斯中都是最出类拔萃的那个,通过王后的动态明显可以看出来,诺顿才是群狼的头狼。

    他也是唯一一位从未做过出格事情的格兰斯,在他的父亲以及兄弟姐妹相继陷入疯狂,开始闹出各种骇人听闻的事情又因为高武力值无法被制止的时候,诺顿·格兰斯一直都是站出来处理的那一个。

    帝国的民众希望他成长之后能继承帝国,中止格兰斯无休止的纷争。

    后来,诺顿·格兰斯就将父亲刺死在了王座上,将其余兄弟姐妹尽数结果,宣布格兰斯将在他这里终结,震惊了整个帝国。

    在格兰斯仅存一人的时候,很多国家以为他们又有机会了,然后帝国的版图又开始扩张。

    从那件事到现在已经过去很久了,久到帝国内外都以为,诺顿·格兰斯将会是最后的格兰斯。

    新出现的格兰斯犹如一颗被投到无波水面的石子。

    要不是他们一个个都签了秘密协议,现在军校论坛还有各种平台早就开始热烈的讨论了,他敢拿老头子的头发打赌,现在跟老头子混在一起的那群人肯定也在悄悄讨论,他们的信息来源更多,说不定都见过小格兰斯好几次了。

    奥格斯特咬着勺子,自言自语道,“小格兰斯还需要精神力抚慰,应该还没有完全成熟,不知道需不需要挑选玩伴,我还没有毕业,正好合适啊……”

    这时候凯文的大女儿格莱希·格林顿正好从楼上下来了,她作为继承人每天都有很多行程,昨晚很晚才睡,“什么玩伴?我好像还听到了格兰斯。”

    奥格斯特坐直了身体,“不好意思,无可奉告,我签了保密协议。”

    她转向凯文·格林顿,凯文也摊了摊手,她也没有追问的意思,“说起来,我做过格兰斯们的玩伴。”

    奥格斯特立刻用热烈的目光看向她,谴责道,“你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这件事,快,跟我讲一下什么感觉?你认识他们吗?”

    “刚开始很兴奋,当了一半的时候就回来了,怎么说,非常让人挫败但也非常不错的体验。”

    “为什么回来,是爸爸让你回来当继承人吗?”

    格莱希·格林顿切割着自己盘子里的食物,看起来很平静,“我当然不会因为这个放弃这个机会,是因为我们跟不上,完全跟不上他们的脚步,虽然格兰斯们那时候比我们还要小几岁。”

    天之骄子们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与他们之间的差距是如此的难以跨越。

    ……

    “叶默的事情交给你处理。”

    “陛下。”

    林秘书长直接道,“您希望我怎么处理呢?阿诺大人已经找过我打探过几次了,我该将小殿下的名字,加入星网上格兰斯的成员名单吗?”

    王室的所有成员都会被清清楚楚的列入到星网专门的官网上,林秘书长这是在问要不要公布叶默的存在,是要让叶默生活在黑暗里,还是承认叶默,让他以一个格兰斯的身份,正大光明的出现在公众视野里。

    林回轩摸不清陛下的态度,有时候他甚至觉得,一向杀伐果决的陛下,自己也在动摇犹豫。

    诺顿·格兰斯确实在犹豫,他不知道应该把那个孩子摆到哪个位置上。

    这是不同于父母与兄弟姐妹的另一种存在,是他的孩子,意味着全然的责任,原本在他规划的未来里,不应该有的存在。

    他一直认为,包括现在依旧那么认为,让叶默的生命终结在他未触及到真相的那一刻才是仁慈,也答应过父亲,终结格兰斯的血脉,给予他们以安息。

    但诺顿下意识的忽略了这个选项,阿诺已经用军功换来他的存活,他已经答应了阿诺。

    就算如此,诺顿依旧不抱期望,叶默终究会走上所有格兰斯的终端,甚至于叶默可能要比阿诺更快的走上那条路。

    “先优先安排好他的生活,对外……”

    “暂时不要走漏风声。”

    这就是不打算承认叶默的存在,要让叶默生活在秘密之中的意思了。

    林秘书长鞠了一躬,刚要离开,书房门就被打开了。

    阿诺站在门外,他手里还握着什么东西,他这些天一直状态很好,心情也很好,现在却冷着脸,明显在发脾气。

    林秘书长朝他点了一下头,就要离开,阿诺突然出声,“等等。”

    阿诺大步走进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