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困 作品

第61章 第 61 章

    隔了许多年,再一次有小格兰斯的动态,尤其是照片还是包扎的场景,顿时引起了诸多讨论。

    【怪不得,,那么多年就那么一个小宝贝,用脚指头想也不会放过罪魁祸首,克莱帝国高层前几天跑路被拦截也是因为这个吧?】

    【不知道伤势重不重啊,看着好像还行,不知道小殿下长大了会不会像陛下那样强势,这辈只有他一个,没有陛下那样的实力会很辛苦啊。】

    叶夫人也看到了这些,她第一时间给叶默打来了通讯。

    &a;ot;小默,你受伤了?&a;ot;

    叶默拿着终端,立刻紧张起来,他在叶夫人面前撒不了慌,没一会儿就支支吾吾的交代了,他隐约听到叶夫人在那边抽泣的声音,开始拙劣的安慰叶夫人,&a;ot;妈妈一点都不疼的,只是个意外。&a;ot;

    最后叶默安静地听着叶夫人的勉力想要保持正常的声音,有点难过,&a;ot;对不起,妈妈……&a;ot;

    叶夫人那边似乎抹了一下眼泪, 她对着叶默道,&a;ot;小默没有做错什么,道歉妈妈会难过的。&a;ot;

    叶默下意识又想说对不起,但最后咬了一下唇,忍住了,他听着叶夫人在那边唠唠叨叨说了一堆,时不时答应一声。

    最后要结束通讯了,叶夫人才道,&a;ot;小默是妈妈的孩子,跟哥哥们一样的。&a;ot;

    叶默那边没有答话,叶夫人等了一会儿,才听到叶默很轻很轻地回应,他说,&a;ot;妈妈,我有点想你了。&a;ot;

    叶夫人心都要碎了,她的小默从来都很害羞,不会主动说这些事情,除非真的很难过,很害怕才会忍不住撒娇。

    &a;ot;妈妈也想小默的,妈妈也想小默回来。&a;ot;

    &a;ot;但爸爸妈妈现在保护不了你,所以让另外的爸爸来保护小默,爸爸也是为了小默好,等小默长大了,什么都不怕了,不用爸爸妈妈保护了,那时候小默再回来一段时间,待在妈妈身边好不好?到时候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a;ot;

    叶夫人隔着通讯听见叶默乖乖的嗯了一声。

    已经有人从各种信息推测列出了诺顿的行动轨迹,按照推测,如果没有出这件事,诺顿早在几天前就离开帝都前往,现在本该已经核查完所有的指挥点,并前往预计中虫潮最严重地方,组成最坚实的防线,但诺顿现在还滞留在帝都。

    防线迟迟没有拉起来。

    格兰斯也迟迟没有正面回应,论坛上已经开始人心惶惶了,他们将矛头对准了克莱帝国 ,要求他们给出一个交代。

    但现在克莱帝国自己就已经自顾不暇了。

    格兰斯的军队在短短一天内就已经推进到了克莱帝国境内。

    克菜帝国,老国王在宫殿的公务厅里,他刚刚结束了会议,将事情暂时拖了下去,还没来得及回到安全的地方,就着急地的拨通了通讯。

    对面传来一个欢快的声音,明显是一个年轻男性。

    【您好,请问有什么能帮您的吗?】

    &a;ot;你们说过,你们会在五十年内断绝格兰斯的血脉,会处理好一切,会扫尾,会不留破绽,会将&a;ot;

    对面打断了他的话,【我们做到了哦,您如果能活到那个时候,就会发现格兰斯的小殿下不久之后也会被我们的陛下解决掉,而且——】

    对面拖长了声音,【我们扫尾了啊,您看,格兰斯有找上我们吗?就连这次通话您也留不下任何痕迹,我们一直在注视着您呢。】

    &a;ot;你!&a;ot;

    老国王目眦欲裂,他之前跟他们合作过很多次。

    对面接着道,【我们也很遗憾,我们花了很多精力才将您送上克莱帝国的王座,这对我们来说也是非常大的一项损失,但这要怪您太没用了,您没发现吗?最近您对这个国家掌控力下降了很多,我说了,我们一直注视着你,替我们向陛下问好。】

    说完,对面挂掉了通讯。

    老国王再拨过去的时候,能听到的就只有发起失败的提示音,他额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颤抖着手打开终端,却发现自己的通话记录还有之前保存下来的录音都被删除了。

    会议室的门再次被打开,全副武装的军队涌了进来。

    那并非他的军队,波尔走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

    老国王认得对方,那是自己妻子的弟弟,他浑浊的眼,扫视过人群,最后停留在自己的幼子身上,他颤颤巍巍地举起手,&a;ot;我认输。&a;ot;

    立刻有人上前,将老国王拷上镣铐,押了下去,波尔突然开口。&a;ot;父亲,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喊你父亲,在最后你有什么可说的吗?&a;ot;

    老国王佝偻着腰,手被镣铐扣在身后,他在波尔开口的时候浑身抖了一下,但没有回头,他开口的时候声音有点颤,但还是强装镇定,&a;ot;我当初就不该对你心软,留下你这个祸害,应该把你跟你大哥一起流放。&a;ot;

    波尔没有什么表情,示意将老国王带下去,&a;ot;舅舅,这个蠢货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大麻烦。&a;ot;

    男人站在他身后,说话不紧不慢,&a;ot;没有他犯蠢去招惹格兰斯,我们也不会有这次机会,克莱不想听从他的命令再继续无谓的牺牲了。&a;ot;

    老国王上位以来,他们的势力就不断被打压 ,否则波尔也不会在这里那么难过,好几次都差点没了性命。

    波尔依旧绷着一张脸,&a;ot;格兰斯的怒火没有人可以承受得起,他们比那个老蠢货更难对付。&a;ot;